第一章 殷果
青成小四2018-10-25 01:251,232

  “殷果,上菜给我麻利点儿,别吃了饭光养膘!得罪了客人,看我不收拾你!”尖锐刺耳的女人声音自前堂传来,如后厨这般嘈杂纷乱一样听得很真切,每每听到,殷果单薄的小身板儿总会情不自禁的一震。

  “我就两只手,两条腿,菜要一样一样的上,要是打翻了,老板娘你岂不是更亏?”殷果扯着嗓子回道,约莫觉着她说得有理,前堂的妇人没再说话。

  殷果正值及笄,少女初成,眉眼清秀隽永,生得粉红娇俏,引来不少狂蜂浪蝶的追逐,只是这些蜂蝶还未及近其身,就被她的雇主兼表嫂无情的拍死在了客栈的门栏上。她这个年纪本应绕膝双亲殷殷孺慕,如今每日却在酒楼后厨里忙得脚不沾地,为何会这样?皆因身世坎坷,她娘亲生她时突发血崩撒手去了,她父亲思念亡妻,整日郁郁,终于在妻子去世三年后因积郁成疾,药石罔效,年纪轻轻的便驾鹤西游了,如此一来照顾殷果的重任就落在了她爷爷殷秀才的肩上,家中没有壮劳力,爷孙两过得愈发艰辛,殷秀才靠着为镇上私塾修订书本来维持生计,日子虽清贫殷秀才确是尽了全力给孙女最好的生活,殷果也很孝顺,知道爷爷拉扯自己不容易,即使再羡慕邻居家的孩子有零嘴吃有头花带,她也从不会要求爷爷为自己买。

  这样简单的幸福一直维持到去年隆冬,年迈体弱的殷秀才在严寒和病痛的双重折磨下已尽油枯,殷秀才在镇上有个开酒楼的远房表弟,表弟成亲已久,却无子嗣,故此殷秀才早有打算,在自己临终前要将殷果托付给他,表弟一家殷实,殷果过去也能过点好日子,这也是自己能为孙女做的最后的事情。但他亦了解表弟一家虽然衣食无忧,但为人悭吝刻薄的秉性,果不其然,此刻他们竟在一个将死之人面前哭穷,说什么都不愿接收殷果,殷秀才只得将省吃俭用,本是攒下作殷果嫁妆的十两银子并一对玉镯子一并托付了,对方才勉强答应了照顾殷果。然则此照顾非彼照顾,表亲一家虽没什么文化,但家训还是有的,家训曰:凡事要锱铢必较,财积于扣。鉴于有此一训殷果便成了后厨里的小杂工,没有工钱,有的只是勉强能果腹的三餐以及后厨旁的一间栖身破茅屋。

  已是春末初夏,西荒蜀地的天气已经显露出燥热的势头,殷果只穿了件短打的粗布衣衫,头上裹着汗巾,袖口卷起漏出半截瓷白肌肤,额间眼梢处布满汗珠子,眼下正一手一个托盘,娴熟的穿梭在后厨狭窄通道里传菜,忽然一滴汗自鼻尖落下,她果断伸出舌头接住了下坠的汗滴,正要偏头吐了,只听一人讥诮道:“殷果,你口味倒是很重。”

  “王掌厨谬赞了,要说口味谁重得过您啊,日前见您将鸽子屎一口吃了,末了还品出个醍醐的味儿来,至今想起仍旧叹为观止!”说起这事儿殷果心里就很爽,这个王掌厨长得脑满肠肥,仗着自己深得老板器重,在后厨横行霸道也不是一日两日了,还经常对她动手动脚,殷果虽寄人篱下,但也不是个软柿子,见讨不了好,王掌厨又是个爱面子的,怕她把事情弄大,只好悻悻作罢,岂料他色心不死,转而对殷果的小伙伴阿珍打起了主意,阿珍性格软弱,被他占了不少便宜,实在被欺辱得没办法了,偷偷的将事情告诉了殷果,殷果气极,遂决定为阿珍出一口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莲心半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莲心半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