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老板娘的“恻隐”
青成小四2018-10-25 01:251,058

  “苍华?苍华咋的了?你说完再咳,啊!”老板娘这次啊得颇具雄风,老板又抖了抖。

  说话间,莫空的身体渐渐变得透明,见此情况,老板夫妇再次被惊呆了,在本能的驱使下,他二人再次想要爬开,这个办法用了两次都失败了,这次自然也不会有奇迹发生,莫空拼尽全力扯住老板娘的裙摆,老板娘拼尽全力抱住老板的熊腰,只听莫空气促道:“要,要想活命,就一定要将她送,送,送……”送了许久始终未能送出个所以然,茅屋内忽然光晕乍起,莹莹蓝光映了四壁,莫空化作细碎的光点自敞开的屋顶飘散而出,与漫天星子融为一体。倘若他不在命不久矣之时感慨蜀山前途,殷果的命运也许会有所不同,可这些都是废话,何谓命数,即是如此,由不得倘若。

  翌日,殷果是被热醒的,盛夏时节,茅草屋里又闷又热,迷蒙中她伸手抹了把不断淌下的汗珠,心想今天的太阳真是毒辣,居然可以透过茅草晒得自己皮肤生疼!用力睁开眼,明晃晃的阳光照得眼睛很不舒服,待适应了光线,殷果被眼前的景象吓得腾一下坐了起来,“屋,屋顶呢!?”来不及想屋顶的问题,透过头顶的窟窿,可见一轮火辣辣的太阳正值中天,自己居然睡到了午时!比起担心屋顶去哪儿了,不如担心下表嫂!只是一瞬的凌乱,她便恢复了淡定,跟昨天自己一手制造的毛血旺事件比起来,睡过头这种小事,倒也无所谓,让她不解的是表嫂居然出奇的安静,这真是比太阳西升东落更为教人匪夷所思些。

  想着反正都晚了,现在出去是死,等表嫂找来也是死,既然都是死,她绝不选择送上门去找死,来这里两年多了,从来未能睡过一次饱觉,不知为何今天感觉特别累,浑身乏力,索性倒床继续睡,倘若这是暴风雨前夕的宁静,那么就好好享受罢。

  殷果正做梦吃鸡腿,突然地动山摇,大地裂开一个口子,殷果站立不稳,一时不慎,手中的盐焗鸡腿便滑落到了口子里,杳无音讯。她正懊恼,忽闻有人叫她,那是一个特别温柔的女人声音,这让她想起了从未谋面的亲娘,眼前出现个模糊的身影,殷果立马抱住,眼泪鼻涕一把下,嘴里还不断喊着娘亲。

  “乖,我是你表嫂啊。”

  表嫂?表嫂?表、表嫂?!殷果这次是被吓醒的。

  见老板娘手上端了只硕大流油的盐焗鸡腿,殷果警惕的看着她,老板娘反而笑得和颜悦色,柔声道:“这几日想必你是累坏了,表嫂特意叫厨房为你做了你最爱吃的盐焗鸡腿。”说着便将手中鸡腿递了过去。

  “你确定是给我的?”

  “当然。”

  虽然不知道老板娘这般抽疯是为何故,但美食当前没理由拒绝,就像菜市口被砍头的人,临行前都会给碗饱饭吃,这样到了地府才有力气诉说冤情,殷果想通此理后,接过了鸡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莲心半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莲心半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