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常婉
江中月影2018-10-25 01:231,578

  二十七日是海神娘娘诞辰,龙宫里人来人往热闹非凡,姒七仍旧寻了大蚌壳去躲清静,开宴时她在宴厅中碰到了阎君,阎君见到她很诧异,问道:“小公主如何还没下界?”

  一旁的药仙人口里塞得满满的,含糊不清道:“不是明日才下界吗?”

  阎君大惊失色:“诏书上是十八日下界,小公主莫不是看错时间了?”

  姒七与药仙人打趣道:“阎君这是忙昏了脑袋了,我那诏书明明写的是二十八日。”

  她掐了个诀将诏书变出来,展开道:“明明写的二十八日,阎君如何说……”

  她忽然顿住了,因为诏书上写的明明是“一十八日”。

  她啪的合上诏书,慌张道:“完了,错过了。”

  阎君道:“十八那日,我在地府左等也不来,右等也不来,还当小公主已经下界了,没想到今日还没走。”

  姒七寿宴也顾不上吃了,吩咐药仙人帮她去找那已投胎的魂魄,自己收了诏书便赶往人间,此时正值人间夜半时分,她慌慌张张入了宋昭的梦,他长身静立在庭院之中,脸上含着温柔的笑。

  “策予君,怎么办怎么办?我把时间弄错了。”

  这一年他已十八,不是那对情爱不懂的小孩子了。

  他柔声问道:“仙子怎么了?”

  她慌张的说道:“策予君,你没投错胎,不知道谁改了诏书,把我投胎的一十八日给改成了二十八日,要不是那阎君跑来问我,我都不知道诏书被改了。我这下投不成胎了,只能封住记忆去附那原主的身。”

  宋昭心想:这真是个迷糊的仙子,连下凡的时间都能弄错。

  他问道:“这不是和投胎一样吗?”

  她蹙着眉坐在地上,说道:“不一样,原本我是封印在她的魂魄里,可如今不行了,如今被封印的是她,我得代替她过日子。”

  她顿了顿,又道:“我看过那常婉的命格,是个无子的命。这下可完了,她家境又不好,若是以后还无子,少不得要被她的夫家欺凌了。”

  “别怕,”他说道,“有我。”

  他虽是第二次见她,却仿佛早已对她情根深种。

  她呆愣着抬头看他,忽的开心起来了。

  “哎呀,策予君,我怎么忘了你了呢?”

  她说着又仿佛有些不好意思起来:“策予君,你说我们俩在天上有婚约,这下了凡,我俩还是要绑一起,这种缘分真是……”

  她捂了捂脸:“妙不可言啊……”

  她眼眸含羞,艳光四射的容颜看得他心跳慢了一拍。

  他微微一笑,没有答话。

  她从地上站起身来,说道:“策予君,你可不能反悔哦!我一会儿就要去投胎了,记住了,苏州同安里的常家,夫妻两个,带着一男一女两个孩子。大的男孩叫常寒,和你一样大,十八岁了,小的女孩叫常婉,今年十岁。”

  她想了想,嘀咕道:“常婉和你差了八岁,好像有些多……”

  他道:“没事,我可以等你。”

  她惊喜的点头,说道:“那可说定了,策予君,你一定要对我好,要是对我不好的话,等我回了天上我就跟你解除婚约。”

  他想,这应该算是个很严厉的惩罚了吧!

  他笑道:“我尽我所能对你好。”

  她有些害羞的低下头,说道:“策予君,那可说定了,你不能反悔。”

  她掐指算了算时间,突然又慌张的说道:“哎呀,时辰要到了,策予君,我要走了,记得一定要来找我!”

  他点点头,看着她招来祥云,方登上云头,她又慌忙的跳了下来,摘下脖子上一块白玉递给他:“策予君,我忘了这是你梦里了,你恐怕会以为是一场梦,这个白玉你拿着,醒来你就知道这梦是真的了。”

  那白玉还是温热的,她的体温还残留在上面。

  白玉细腻如脂,他紧紧攥在手里,想象着自己在牵着她的手。

  她乘着云头走了,身后飘逸的丝带送来一阵香风,他醒了。

  他躺在床榻上,心想这真是个奇怪的梦,翻了个身准备继续睡,却感觉自己压到了一块硬硬的东西。

  他吩咐下人掌灯,这才发现是梦里那块白玉。

  白玉还是温温的,洁白如雪、细腻如脂,上面还有非常精美的龙纹,他攥在手里,一种异样的甜意涌上心头。

  他想,原来这不是一场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美人赠我相思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美人赠我相思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