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 和尚凶猛(一)
晨小瑜2018-10-25 01:221,601

  我抖的更厉害了些,又恨又怕,这该死的和尚哟,要吃就吃,哪来这么多废话!平白让我受些惊吓,如此这般,真不如死在虎妖腹中。

  惶恐中,和尚又道:“一路跟你来了河边,却见你发善心救人于危困,想来不是恶妖。我并非不分是非黑白之人,你不作恶,我断不会伤你,只想好心劝诫,莫在人世流连,红尘障重,于修行百害而无一益。”

  我惶惶的揣摩一番他话里的意味,想来是真没做了吃我的打算,可仍是忐忑,又小心问句:“你当真不会吃我?”

  和尚浅笑着摇头:“当真不吃。”

  我悄悄抬头去望他的眼,他的眼神清澈又透亮,毫不忌讳的与我对视,显得十分坦荡。

  我轻吁口气,心头一松,脚下便软的更厉害了些,抬手扶额,抹下一层冷汗。低声道:“既然你不吃我,那我便走了。”

  话说完,踉跄几步,飞快的跑远。

  真是凶险!跑了许久,心依旧咚咚着跳的厉害,粗鄙又可怕的人间哟,真真是让人心寒。

  我再没心思去等媚儿,恨不能马上飞回玉山,却又怕她担忧,寻思着该在茶馆留个记号,可经那和尚一吓,茶馆在哪早已忘的干净。

  左右瞧了一下,有心想开口问路,又觉那些粗鄙的凡人实在讨厌,开不了口。

  只得一路走,一路寻。

  哪想走过一条街,竟又见白孝。那白孝铺的甚是夸张,一座高大的宅院整个被些白布笼罩,时不时进出的人也都披了白衣。

  我暗暗皱眉,真是晦气,上次见个书生带孝,便遇到个凶猛可怕的和尚,这回来更不知要生出何事。

  提着十二分的小心悄悄凑近两个正在低语的大婶,竖着耳朵凝神细听。

  粗矮些的那个表情甚是夸张,将眼睛瞪的大如铜铃:“瞧瞧,这个程将军的命有多硬,又克死一个!”

  高壮些的撇撇嘴,将声音压的神神秘秘:“你哪里知道,那将军才不是命硬,是在战场上杀人太多,引的冤魂缠身呀!那些冤鬼不敢害他,就只能拿他的夫人开刀,这是要逼他断子绝孙哟!”一边说着,一边又“啧啧”的摇头:“这婉夫人已经是第三个了,以后还有哪家的姑娘敢嫁哟!”

  我一边听,一边暗暗琢磨,总觉这一幕十分熟悉,思来想去,想到了那两个为桃花吟诗的男子。

  唤作长卿的让将军节哀顺变。

  将军又说:“当初婉儿便曾为桃花做赋。”

  莫非,那那将军便是程将军,那婉儿便是婉夫人?

  这般想来,我与那将军还算是有缘,因着他们吟诗,才引来了长风,又因着拔了长风的参须才增长许多法力。

  想到这里又忍不住兴起,我想看看那将军的相貌呀!

  当时在林里躲的严实,只听到了他声音,声音清清朗朗,虽是有些伤情,却也不像阴郁之人,怎会一连克死三个夫人?

  越想越是难耐,悄悄隐了身形,爬上那高宅的屋顶,顺着记忆里清朗的气息一直寻到了后园。

  园里并不见花草,只整齐的栽了一园桃树,那克妻的将军正笔挺的立在桃林之中,许是立的时间已久,肩头已停落片片粉红。

  我深吸口气,飞身跃上他面前一棵桃树的枝桠,清清楚楚的瞅清了他的面容。

  他身材极好,高大且笔挺,胸脯横阔。相貌也堂堂正正,浓眉俊眼,脸型坚毅,甚有股子英雄气概。只眼神有些伤情,虚飘的瞅着桃花,不知在想些什么。

  我疑惑的望他,一遍又一遍的打量,一遍又一遍的琢磨,依旧想不通他怎么能克死三个夫人。他又没生了三头六臂,不过个孔武有力的凡人而已!

  疑惑间,又听他轻轻低喃:“世间女子果真都薄情如斯。”

  说完轻叹一声,笔挺的迈步离去。

  我望着他的背影呆怔了许久,一边赞叹他身姿挺拔,行走间都翩浮出些硬朗朗的气度,一边又惋惜他实在不慧,美人死了便是薄情,这算哪门子道理!又不是她自己想的,该去怨老天呀!

  叹了口气,正欲离开,却没想一扭头又看到了那可怕的和尚!

  我猛然受惊,身形晃了两下,直直的栽倒下地。

  该死的!低声咒骂几句,狼狈的爬起,心中又是惊惧,又是愤怒。

  这出尔反尔的和尚!他一定是后悔刚才没将我生吞活剥,所以一路悄悄跟到这里!粗鄙的人类哟,你怎么能这样无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佛患相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佛患相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