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 初入凡尘(一)
晨小瑜2018-10-25 01:221,108

  媚儿却不管不顾,只拉着我停到驾马车跟前,借着车身掩护现出身形,又将我往一旁的茶馆里推。

  我有些困惑,皱眉望她:“你怎么了?”

  媚儿一双细长的桃花眼里满是焦急:“小九乖些,在这里听听书喝喝茶,我有事情要做。”

  我有些不悦,嘟了嘴:“你还能有什么事做,无非是看中了哪个男子……”

  话音未落,媚儿已匆匆走远,不见了身影。

  霎时间,所有不悦都挥发成了委屈,这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天呀!可媚儿竟因个男子将我一人抛下,莫非这就是她说的姐妹情深吗?真让人心痛。

  强忍着一腔愤恨与委屈寻个角落坐了,往台上看,却是有个白胡子老头正在吐沫横飞的叨叨。

  我竖着耳朵细细听了片刻,老头讲的甚是无趣,说是有个勇猛的男子在林中狩猎,看见只小白兔,搭箭射出,却不想射中个女子,女子娇柔美丽,勇士对她一见倾心,结了良缘。

  唉,那老头的见识委实浅薄了些,像这样的良缘,媚儿每天都能上演几遍呢!我听的昏昏欲睡,可那些粗鄙的人类却觉十分新奇,总总能在我将要入睡的时候叫喝几声:“好!”

  好个头呀!我恨恨的望了一圈,却不敢去招惹,只无奈的起身离去。我要找个地方睡觉呀!

  一路走过,见些个穿的薄透的女子立在门前挥舞着丝帕吆喝:“客观来玩呀!”声音尖锐又刺耳,喊叫中一脸厚厚的白粉不断簌簌下落变成细小的颗粒随风飘扬。

  又有醉醺醺的浪子从那女人跟前迈过,轻佻的勾着指头与女人调笑:“下回来了爷找你。”说话间,一股隔夜的酒骚味伴着臭烘烘的口气四下散开。

  还有些围在菜摊子前挑挑拣拣的大婶,因着一个半个的银钱吐沫横飞的与卖菜人讨价还加,声音高亢,龇牙瞪眼,仿佛那卖菜的与她有着什么深仇大恨。

  多么粗鄙的人间!

  我脚步更快了些,在这嘈杂吵闹的人间,多呆一刻,都叫人无法忍受。

  行走到一处僻静的河边,寻了块大石,刚想靠上一靠,却又听到不远处有嘈嘈的人声。

  我皱眉,起身绕过河畔旁的几棵老槐树,寻到个茅屋前。

  茅屋前围了许许多多的人,有的交头接耳说些:“可怜见的。”有的巴巴的伸着脖子望圈里探。

  我撇撇嘴,捏个诀闪身挤进人群,见个清瘦的书生屈膝跪在地上,眉目低垂,跟前一块木板,工整的写着几个大字:“卖身葬父。”

  再往后瞧,一卷破席子里窝着个早已断气多时的死人。

  我捏了捏媚儿留给我的荷包,里面装着不少碎银,不知够不够买这书生了,若是能将他买下携去狐狸洞中欢好一番,也不算是白来。

  想着,便将荷包整个递到书生跟前,忐忑问道:“你看这些可够?”

  书生抬手接了荷包,哆嗦着将银子倒进手心,连声道:“够了够了。”一边说,一边抬头:“等小生安葬好了父亲,便跟恩人走,愿为恩人做牛做马偿还!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佛患相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佛患相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