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 姐妹相争(一)
晨小瑜2018-10-25 01:221,136

  哦,我心有如鹿撞,他说的负责,是为伤口负责,还是为我人负责?

  我微微闭眼,靠在他胸口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甜蜜又哀伤。

  甜蜜的是,还能与他继续相处。

  哀伤的是,他是媚儿心尖尖上的人呀!

  心儿团团乱乱,越理越乱。

  他拥我上马,一路将我环在胸前,我与他挨得更近,他温热的鼻息一点点由着我的耳尖颈侧蔓延,最后停到心口。

  我心被那温热浇灌,仿佛化成一泓柔软的水,水面微微荡漾着柔情的波痕,波痕里倒影着他美玉般的面容,星辰般的眼睛。

  到王府门前,还未下马,便出来许许多多的人恭迎。

  他在那许许多多的人面前毫不避讳的抱我下马,又将我一路抱紧府中一间宽阔的宅院。

  哦,那些立的恭恭敬敬的人呀!尽管他们眉目低垂,我却依旧能探到他们目光中的诧异,恭敬,羡慕……

  哦,我高贵的王,他以他的怀抱为我加冕,让我享受王妃一般的无上荣耀。

  他将我抱到房中,轻轻放到床上,仔细的盖了被,又掖了被角,笑的温柔又高贵:“你莫多想,好好养伤。”

  哦,他的温柔仿佛陈酿的烈酒,让我晕陶陶的有了醉意,醉意中,他已静静的抽身离去。

  我忽然有些想哭,心尖尖儿抽动着疼了一疼,也许,这便是爱情?

  哦,爱情果真美好的让人陶醉,可,爱人呀!他怎么已经有了她人?心疼的更厉害些,在疼痛中恍恍惚惚的入睡,梦里有一条泛着寒光的,无可逾越的银河,只河的两岸,不是牛郎与织女。

  第二日一早,睁眼便看见媚儿。

  媚儿美目盈泪,哀伤的望我:“小九,他有王妃,有无数姬妾,我只是心酸,可他昨日与我说要将你收房,我却是心痛,痛的要死掉,你怎能这么残忍?”

  哦,媚儿声音轻轻浅浅,却如滚雷一般将我从那些绚丽的柔情中劈醒。

  是呀,我怎能这么残忍!

  我与她一同流泪,哽咽道:“他不过救我一命,伤好后我马上离开。”

  媚儿的目光由哀伤变得尖锐,似乎想由眼睛一直望到我的心里。

  我猛然意识到,我都说了什么呀!我不过一只妖精,哪里会惧这些清浅的皮外之伤!

  而我那般说,许是因心底隐秘着那卑微的心愿——我想再与他相处几日呀!

  媚儿毫不留情的将我那卑微的秘密刺穿:“你计划让你的伤哪日痊愈?”

  我悲伤又羞愧,小心翼翼的祈求:“让我与他道别,道别后马上离开。”

  媚儿一言不发,只冷冷的将我望一望,便起身离去。

  她离去的背影稍有踉跄,我想她一定还在流泪。

  双手抚上胸口包裹的白纱,一点一点,一滴一滴,细细摸索个遍。哦,胸口的伤处已经愈合个七七八八,并不像昨天一样疼的厉害。我忽然痛恨这妖精强悍的恢复能力。

  微微闭眼,凝聚了八分灵力,咬牙拍到伤口。顷刻,血迹又将那白纱湿透。

  我虚弱的笑笑,真好,那疼又回来呀!

  没有你,以后便让这疼陪我度日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佛患相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佛患相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