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 姐妹相争(二)
晨小瑜2018-10-25 01:221,081

  门外有人轻声叩门。

  我掐着指尖想使出一个障眼法以遮盖白纱的血迹,可许是下手太狠,竟虚弱的聚不起一丝灵气。

  叩门声又响了几遍,还有世荣清朗的声音:“姑娘睡醒了吗?”

  我匆慌的披件外衣,又将棉被扯来盖在身上,低声道:“醒了,可以进来。”

  门应声而开,世荣大步迈近房内,见我裹着棉被,将眉头蹙的很紧:“冷吗?是不是伤势严重了?”

  哦,恼人的,我适才想起此时已至春末,哪有人在白日里裹着棉被!

  暗自咬牙,拼着元神受损,努力捏出个幻术,将沾染血迹的白纱与衣服都笼罩个严实,又揭了被,羞愧的垂头:“不是呢,刚睡醒呀,真是失礼。”

  世荣温和的笑笑:“你伤着了,本就应该多睡一些,刚才我教媚儿与你送的早膳可吃了?”

  我迟疑一下,低声道:“吃了。”

  世荣轻轻点头:“那药可喝了?”

  我望他浅笑:“喝了,莫担心我。”

  世荣犹豫片刻,又问:“那,媚儿可跟你说了我正在准备婚事?”

  我低头,心酸涩又疼痛:“说了。”

  世荣似是看出我的难过,惶惶的开口:“莫非姑娘不愿?”

  我将头垂的更低,不敢言语。

  世荣小心翼翼的追问:“是我鲁莽一些,都没先与姑娘商量,又只能给姑娘侧妃名分,难免委屈与辱没了姑娘。”

  哦,我他一席话让我摇摆不定的心终于坚硬。

  他不止有媚儿呀,他还有正妃侧妃与无数姬妾!而我一厢情愿的爱他便以为他也会同样深刻的爱我,真是荒唐!他许是爱着他的正妃,许是爱着媚儿,许是爱着他众多姬妾,他怎会爱我!即便爱了,也是将一颗心分了千千万万份,如同那漫天飘洒的雨露,我只能沾其几滴。

  哦,他真的配不上呀,他真的辱没我了呀!辱没了我一颗赤诚的心,辱没我一腔深沉的情!

  心又一阵阵抽动着疼,抬眼望他,目光哀伤又绝望:“小九出身山野,承不起王爷厚爱。”

  世荣清澈的眸里闪过一丝伤痛,伤痛逝了,又变得温柔高贵,轻轻挽我的手,认真道:“小九,你知道我不会嫌弃。”

  我将手抽离,努力让目光变得冰冷与强硬:“山野之人不敢妄攀高枝,只想要瓦全而非玉碎。”

  世荣错愕一下,清澈的眸又将那丝隐匿的伤痛寻回,一点点蔓延,由他的眼,蔓延进我的心。

  心感染那伤痛,似乎一片片无声碎裂,那无声的痛啊,痛的让人绝望,痛的让人疯狂。

  良久,他轻轻点头,声音嘶哑:“知道了,你安心养伤,莫胡思乱想,伤好后我让你送你出府。”说完起身离去,背影凄凉又悲怆。

  我颓然的躺倒床上,一遍遍劝慰自己,想开呀想开!

  那无力的劝慰如同将心的碎片一片片拾起拼凑。你有没有过摆弄过自己七零八碎的心?你知不知道那有多么的疼,多么绝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佛患相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佛患相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