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 一见钟情(三)
晨小瑜2018-10-25 14:321,094

  哦,似乎连那些疼痛都变得美妙无比。

  世荣,高贵的王呀!难怪媚儿会那般痴迷。

  高贵的王帐中十分简陋,甚至连床榻都未置。

  他抱我坐到帐中的一块大石上,轻声道:“委屈姑娘了。”

  我依旧窝怀里,虚弱的回:“没有。”

  没有呀没有呀,我不知多么感激!他的怀抱好过床榻太多,温热柔情的,结实有力的,哦,让我觉得安然又舒适的。再不会有什么地方,比他的怀抱更加美好。

  御医来的很快,并不像戏本子里说的胡子花白——不过个二十左右的青年。

  青年御医甚是谨慎,恭敬的与世荣行了礼,才惶恐起身以目光探向我的伤口。

  看着看着,脸色渐红,小心翼翼道:“箭头并未插入太深,伤势并不严重,只是要包扎的话,怕是有些不便,随行中并无女眷……”

  世荣点点头,沉稳的开口:“将药箱留下,你出去罢。”

  御医轻吁口气,仿佛是刚卸下了什么包袱,或者刚扔了一块烫手山芋,又恭敬的拜了一拜,才拘谨的退出门去。

  我望他远去,忽然有些忧伤,在山间野外都要这般拘谨守礼,更何况是那阴森严酷的王府!

  我有些心疼媚儿,她那般洒脱不羁的人,莫不是也要因这高贵的王而变得卑微?

  世荣并不知我为何忧愁,只软声安慰:“莫怕,不会太疼。”

  一边说着,一边摸索着去解我的衣衫,我心儿又砰砰乱跳,照着人间的规矩,见了女子的身体,便要负责将她娶了去呢!

  我抬头望他,想在他眼中看到一丝承诺或者一丝安慰,可发现,他竟然双眸紧闭。

  哦,我忽然有些失落。

  我高贵的王,你一定也知道这些道理,所以便将眼睛闭了,以逃避那不愿负的责任,不愿守的规矩?

  走神间,他已将我的衣衫全全褪去,又摸索着打开药瓶轻轻洒落,洒完又寻了白纱,一层层在我胸口围绕。

  他动作轻柔小心,我知他一定是在避免触碰我的肌肤。

  只,那白纱是要贴身缠裹呀,哪里避的开来!

  一次,又一次,他温热的指尖总会在无意中轻轻与我擦触。

  每每那时,我心都忍不住震颤。

  一种莫名的,朦胧的,暖暖的气息随着他游走的手不断弥漫。

  我小心翼翼的压抑着呼吸,怕将这美好的气息惊吓,哦,老天呀!再没有什么会比受伤更加美妙,假如能一直这样美好幸福,我愿永这样伤着,一生一世不愈。

  伤口包扎好,他又缓缓为我穿好衣衫。

  我莫名失落,微微叹息,猜想他一定会就此离去,继续与那将军比试箭术。

  在他怀中微挣,想下地自行离去。他却轻声安慰:“莫乱动,小心扯开伤口。”

  话说完抱我出账,又与门口守卫的士兵道:“传令,拔营回府。”

  士兵恭敬利索的行个礼,小跑着下去安排。

  我错愕的望他,却见他温润的笑:“莫担心,我会为你负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佛患相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佛患相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