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打劫天神
不飞鸟2018-10-25 01:211,662

  触角老头继续说书:“王姬回到东海龙宫时还带回了一个私生子,这私生子天赋异秉,似龙非龙,似人非人,龙王大怒,以王姬败坏族风为右将其贬到陵鱼国,三百年来,龙王姬将自己和人王的私生子独自抚养成人,孩子从小没父爱,长大后骄横跋扈成了海寇祸害乡里。”说到这里,触角老头叹了口气,“虽然贵为王姬之子却是个私生子,身份再高贵也被人看不起,所以性格扭曲这才成了海寇头子,唉,可恨之人也是有其可怜之处。”说罢又是一番长叹,“所以啊,各位有孩子的没孩子都要引以为戒,切勿让你们将来的孩子沦落如此啊!”突然,老头话锋一转,比说书还有兴致:“若是各位终日奔忙,无暇管教孩子,可考虑一下,送来小老儿所办育儿司,就在姑射国的东南街八十五号,小老儿保证将各位的孩子教育成上遵天道正议,下孝父母的好……”

  “我操,这回谁也不要拦我!”南海龙三王子听到此处暴跳而起举剑朝那以说书来打小广告的触角老头砍去。

  触角老头吓得变回一只大蜗牛逃到茶寮下面大海中。

  玉凌和琳琅被这一下子反转的情节惊得目瞪口呆,只有天泽,不以为然继续饮茶。

  “不许动,打劫!”此时从天而降一个身着红袍,手抡着大板斧的年轻男子。

  “啊,啊,海寇头子,你还敢出现!”南海龙三王子指着红衣男子吼道,却一步步往后退,看来他是怕这红衣海寇头子的。

  玉凌不敢置信地看着这不速之客,面容比天泽还俊俏,皮肤嫩得掐得出水来,说他是海寇头子,单以貌取人的话她是不信的。

  其余的海寇都是海妖幻化出的人形,一个个纷纷拿着兵器向茶寮围了过来。

  “青崖,收他们身,把值钱的都留下。”领头红衣男子对他身边面容柔和的一男子下令道,“至于这龙三包子,绑了他,我要把的龙鳞一片片拔下来,看他还敢对本大王不敬!”

  茶寮众人已全然被吓坏,纷纷交出自己的财物做缩鼠报头状,唯有天泽他们三人无动于终,天泽淡然地望着自己手中的茶杯,轻声道:“这真是个连神都敢打劫的年代,我到是看看你到底有多大的能耐!”说罢,只见茶杯轻轻一声落回桌上,天泽的身影已消失在长凳上。

  在坐的只有红衣男子看清了天泽的身形朝自己而来,他扛着大板斧一跃而起向天际飞去,转头见白衣身影一直尾随着,心中好不得意,那家伙小看自己兄弟们的实力,全然不知这是自己掉虎离山之计。

  虽然茶寮中众人有些是神,可是寡不敌众,又加上这些海寇毫无道义可言,竟然使用迷魂草这种下三烂的迷药,江湖经验少的玉凌和琳琅虽灵力高深但也中了招,闻了迷神草灵力全然被封,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随身携带的贺礼被劫走。

  追了好长一段,天泽突然醒悟,欲转身回去却被身后的红衣男子以红丝带缠住,“现在回去还不行,我的弟兄们还没撤完呢!”

  天泽手中化出长剑,他向来不轻易出剑,一出剑势必见血。

  绑着天泽的红丝带很轻易就斩断了,红衣男子也不气恼,依旧笑嘻嘻的:“不错啊,你比那个龙三包子耐打多了。”

  天泽对他的赞赏毫不动容,执剑汹汹朝他而去,红衣男子手中的大板斧像毫无重量般在他手中肆意挥舞抵挡着天泽的剑锋,交手几十个回合,天泽看出他的破绽,驭剑刺向他的左肩。

  红衣男子吃痛地捂着左肩,还好只是皮外伤,深知这人不好对付,丢弃双斧便取出法宝朝天泽一照。

  顿时一道强光照得天泽睁不开眼,这道光还带着灼热之感,天泽忙左手施法挡开光照。

  红衣男子见他已被自己的法宝照得无法分身对付自己,忙向海上逃去。

  光一下子没有了,红衣男子也消失得无影无踪,天泽隐了剑忙向茶寮赶去,却已晚了一步,玉凌和琳琅身上的贺礼已被海寇劫走,那个南海龙三王子也被海寇掳走了。

  “后天就是立储大典了,没了贺礼,这可怎么办啊?”琳琅焦急地看向天泽。

  “没了就没了,难不成姑射国王还在乎这点贺礼不成。”玉凌初到凡界就受如此大辱,心想的不是追回贺礼,而是找那红衣男子一雪前耻。

  天泽望着对面鸟语声环绕的岛屿,那是姑射国的王城,东南街八十五号,方才说书的老头虽然是在打小广告,可有一点他还真是说对了,那海寇头子果然与东海龙王姬有瓜葛,不然,他哪来的龙族玄鳞镜脱身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拐个天神当夫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拐个天神当夫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