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左手 第一节 祸不及家人
在下一刀流2018-09-08 19:232,790

  “妈,妈!爸爸!”我突然猛的刚刚从梦中惊醒,而且感觉这个梦,是那么的真实、那么的恐怖!

  “我这是在哪儿啊?怎么是……”

  “瑶瑶!瑶瑶!你终于醒了,你可吓死奶奶了,醒了就好!醒了就好啊!”正在我身边削苹果的奶奶见我醒了,连忙把苹果放到旁边的桌子上,一脸惊喜的问。

  我发现自己在医院,马上坐起来,突然想起了什么,连忙问:“奶奶,爸爸妈妈呢?他们怎么样了?”因为我害怕、担心那个噩梦,会成真……

  “瑶瑶啊,那个,既然醒了,就赶紧躺下好好的休息吧!我去通知护士。”说完便走出了病房,我突然间发现,奶奶的眼角湿润了……

  我躺在床上沉思,回忆刚刚那个梦,那个……噩梦!心想这个梦,好像是……真实的……

  医院的走廊传来了脚步声,隐隐约约有一段对话正在悄无声息的进入我的耳朵。

  “看她这情况,我估计过不了几天她应该就可以出院了吧?”

  “应该是吧?刚刚她奶奶说她醒了,应该是恢复意识了。”

  “多水灵一个姑娘啊!居然要遭这等罪 真是苦了她奶奶了,她奶奶为了这手术费东奔西走的……也真是不容易啊!”

  “那个肇事司机抓到了吗?这都一个多月了!竟敢还在逃,真的是太无法无天了!”

  “行了,别打抱不平了,赶紧进去看看怎么样了吧!”说完就直接进来了,因为刚才奶奶出去时忘记关门了。看到她们进来,我的情绪稍微有点激动,马上坐了起来,连忙问:“我的爸爸妈妈呢?他们还好吧?他们怎么样了?为什么和我不在一个病房?我刚才问我奶奶,她刚才没有告诉我。”

  “欧阳诗瑶,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好一点?那个……至于你父母,还是去问你的奶奶吧,我们不方便回答这个问题,对了,你的左边有一杯水,渴了的话自己喝。”我顺着她说的的这个方向看了过去,刚想动手,却发现我的左边似乎……

  “你干什么啊!瞧你干的这都什么事儿啊?”旁边一个护士好像察觉到了什么,连忙制止那个护士说下去,而那个护士也反应过来了,忙说:“我来我来,我帮你!”边说边向我这边走来。可是已经晚了,我已经发现了,我已经察觉了,我的左边的一条胳膊,没了!我的左手,没了!我似乎有点抓狂,下意识的用右手摸我的左边,好像……什么都……没有啊!我开始抽泣起来了,抽泣中混杂着我的愤怒,我的感伤。

  我的大脑一片空白!

  我炸了!我炸了!我彻底崩溃了!我多么希望这不是真的!希望这是一场梦,醒来之后还能……但是……我朝着这个部位乱摸着,好想摸到我想摸的,同时紧紧看着那杯水,本来近在咫尺,对我来说却是那么的遥不可及!

  “啊!!!我的左手呢?!!!我的左手呢!!!”我开始咆哮,开始痛哭,开始用右手狂打、狂摸。两位护士见我情绪激动,立马将我压倒在床,但是,我是绝对不会屈服!绝不!绝不!绝不!我还在反抗!还在挣扎!我还在床上翻滚(这个床有点小,只能够左右……额就像睡不着觉,翻来覆去那样),同时我也在怒吼:“放开我!松手!给我松手!两只手了不起吗?有本事一只手按我啊!放开我!!!把我松开!!!”但是显然,这是徒劳的,我似乎无法动弹,但是我还在咆哮还在反抗中,与此同时,我的眼泪,已经涌出来了。然后看到一名中年男子进来了,迅速走到了我的身旁,只感到大脑昏昏沉沉,然后……

  不知过了多久,我在朦朦胧胧的睡意中似乎听到了对话。

  “真的是不幸中的万幸啊!可是没想到,一个月前的那场车祸……还好还好,她的情况还算乐观。”

  “什么?!乐观?!那场车祸夺走了她的父母,我的儿子媳妇,这叫乐观?!!!还夺走了她的一条胳膊,这叫乐观?!!!还让她躺了一个多月,这叫乐观?又叫我和她奶奶担心了一个多月,这叫乐观?她虽然不是你的心头肉,但她是我的心头肉!而你,你却说出了‘乐观’一词!”

  “好吵啊,咦!爷爷!你怎么来了?”不知怎么我就醒了。我坐了起来,看到爷爷就在这里,真是太高兴了!然后爷爷说:“哎哟!瑶瑶啊!快躺下,快躺下!你怎么能在这个时候坐起来呢!”边说边帮我盖被子,我赶紧连忙制止,然后问:“爷爷,爸爸妈妈呢?他们怎么样了?现在是下午吗?我上午才问奶奶,奶奶没说,然后又问护士,护士也没说,你不会也不说吧?爷爷?”我无意中发现,就在爷爷的眼角边,有泪痕,我似乎又明白了什么。

  “瑶瑶,你记住,你一定要坚强,一定要振作,一定不要气馁!知道吗?还有就是,瑶瑶啊!你现在饿不饿?要不要爷爷去给你买点包子,那个,你耐心等等,爷爷马上就回来。对了,桌上有……”爷爷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便没有继续说下去。

  “你给我出来!!!”随后顺便将这个中年男子叫出去了。

  “你去哪儿了?瑶瑶醒了吗?”

  “行了,让她休息会儿吧!你和我去给她买几个包子去。”

  “那我就……”那个中年男子话说到一半便被我爷爷喝止了“该干嘛干嘛去!”于是中年男子就向下一个病房走去。

  爷爷出去后,我又感到了伤心难过,于是把身子侧向一边,又开始抽泣起来。

  “妈的!那群鳖孙下手可真是够狠的!敢把老子弄进医院,等老子出院了,非得把你们弄进地狱不可!妈的,真疼啊!!!”一个黄发少年坐了起来,他的耳垂处似乎挂着一个圆形铁环,手臂上还纹着一条蛇。这个黄发少年好像发现了我,便说:“喂!鼻涕虫,你哭什么?

  你看看我,被人打成这样,我都没哭!”

  “谁哭了?!!! ”我立马转身,边转身边说:“死黄毛!”

  “说什么呢?我不叫黄毛,不对,我不叫死黄毛!”

  “那我也不叫鼻涕虫,臭黄毛!”我现在已经背对他了,听到他反驳,我也就回击了。

  “你……”黄毛少年似乎还想反驳,但他好像发现了什么,说到一半便停了。

  “你什么你?”我仍然不耐烦的回击他。

  “你的左手,怎么……”

  “闭嘴!不准你说出来!”边说边转身看着他,顺手用右手扔了一个枕头过去,然后坐了起来。

  “哎!你怎么打人啊?嫌我伤的不够轻吗?你打我也没用啊!要打就打让你进医院的那个人啊!对了,你告诉我,等我出院,帮你报仇!”黄发少年接住了枕头又扔了过来。

  “没用的,你帮不了我,这个不是被人打的,而是因为一场车祸。我可不是你,你以为谁都像你吗?”

  “我被人打也是有原因的,那都是伸张正义啊!为了正义!不过‘正义’得加个引号,只是朋友之间的矛盾罢了!没想到他们就把我给弄进医院了,等我出院,我,我非得好好收拾他们一顿才行!对了,你这胳膊……”似乎是听见了我的抽噎声,便说:“不说也可以,能把你的名字告诉我吗?就当交个朋友,怎么样?我叫宋羽,你呢?”

  “欧阳诗瑶,臭黄毛,不要问我了,让我静静!”说完之后,听到黄毛少年“哦”了一声,然后我倒床沉思。

  似乎,我想起了什么。

  那天,我记得我刚好去聚才高中考试,考试结束后,我便打电话通知爸妈来接我,因为已经晚上了,我有点害怕,但是毕竟是一个女孩子,不敢走夜路。

  回家的途中,我们聊着天。

  ()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春少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