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人后人
知诃2018-10-02 15:242,672

  “也是,或许从十几年前我就知道,你是会回来的,而且绝对不是简单的回来,而是回来复仇的,只是没想到你的恨意如此之重。”平阳王依旧缓缓说道,言辞之中都是悔意,只是不知在悔过什么。

  萧阙词额头上的青筋已经下去了,萧阙词沉声道:“却是是的,十几年前的你是如何的睿智,那时的你是多么的锋芒毕露,对于我这样一个小子的心思岂有看不透之理。”

  “哎!”

  “自从当年因为你的缘故导致云霜的死,我就发誓有朝一日我会回到盛乐之中,见到所有当年之事中人,一个一个地都倒在自己建立的伟大成果之下,不知你是怎样想的?”说完之后。萧阙词就是盯着平阳王的回答。

  眼神之中或许有着期许,萧阙词也是希望平阳王可以与他站在一条线上的,这样或许萧阙词就是有了回馈自己内心得理由,也是对于云霜的一个交代。

  事实或许与理想不同。

  平阳王只是摇摇头,却是没有说任何话。

  萧阙词已经明白,眼神之中不免有些没落,如他所想,平阳王还是遵从了十几年前的他的那个决定,没有更改,萧阙词不禁要问那个所谓的名头就是如此的重要吗!萧阙词自己是懂得,但却是不愿懂,懂了就是放弃的结果,萧阙词不愿。

  萧阙词狰狞道:“你的这般结果不知曾经害过多少的人,其中有你最爱的人,也有你最信任的人,可是他们都已经在你的坚持之下死去,你就是没有半点怀疑当年的决定吗?十几年来,你就不觉得你自己做错了吗?”

  平阳王看着有些狰狞的萧阙词,缓缓地上前几步,看着那样的一幅图卷,慢慢说道:“当年先帝将这幅图卷交到我的手里之时,我就是已经知道了他的决定,所以我在那场血杀中帮助了刘璟,他后来的行为确实也是担得上一位合格的帝王。”

  “确实如此,刘璟是一位合格的帝王,当你就可以为此而毫无反抗,那么多的人都是死在你的这幅图卷之下,你也是这样心甘情愿的受着,可是不知有多少的人妻离子散,你就是不愧疚吗?”萧阙词终于最后问道。

  平阳王看着图卷,迟疑了片刻,最后还是说出“不愧疚”

  萧阙词终于是醒悟了,不再开始多说些无益的东西,冷笑道:“那位叫白依的姑娘,恐怕还是什么都不知道吧!不如我将之送的远远的,这样她也是不会发现自己的义父到底是一个什么的人。”

  平阳王听得这话,两眼之中放出精芒,走进萧阙词身旁,厉声道:“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她只是一个受害者而已,你没有不要对付她的。”

  “受害者?”萧阙词冷笑一声,继续道:“当年受害者多了去了,她的父亲就不是受害者,云霜不是受害者,梅姨就不是受害者,还是生于帝王家就该当是有这样的觉悟吗?”

  说道这里,平阳王词穷了,当年他也是忘不了的。

  “你现在知道愧疚了,若是你百年之后魂归地府,他们当是如何待你,你这一把好剑,不知在刘璟手上杀过多少人,有多少是无辜的存在,但是白依的父亲,那样的两位王爷,最后都是死在刘璟的阴谋之下,你现在想要弥补,我告诉你已经迟了。”

  最后的一句话一出,平阳王终于是抵不住了,脚下一个踉跄,辛亏是扶着身后的椅子,要不然便是倒在地上了。

  “你也害怕了,愧疚啦!不知来日云霜是否会认你这个曾经最尊敬的父亲,梅姨是否会认你这个曾经最爱的丈夫,白依的父亲是否会认你这个曾经把酒言欢的兄弟,我想是不会的。”

  终于,平阳王还是瘫在地上,没有起来的意思,也是没有说任何话的意思,萧阙词的话虽是不毒,但句句都是刺痛了平阳王的心。

  十几年前的事情发生了,可是平阳王却是没有怪罪刘璟,反而大力支持刘璟的地位,最后落得这样的下场。

  萧阙词弯下腰,看着平阳王,笑了笑,说道:“怎样?你自己好好想想吧!若是想通了,就在桃花树上绑上一条红色丝带吧!”

  说完最后一句,萧阙词也是不管平阳王到底如何反应,只是自己径直走了出去,推开门后,阳光倒是照在萧阙词的脸上,萧阙词却是丝毫没有害怕的意思。

  看着外面的人,萧阙词就是带着曲沉一步一步走了出去。

  刘尘御倒是一个箭步的冲进去,看着平阳王瘫坐在地上,连忙上前扶住平阳王的手臂,关心道:“父王,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将才那人到底是谁?”

  平阳王慢慢地由着刘尘御扶起,眼神之中竟是落寞之意,但是面上却是一脸死气,抛开刘尘御的手自己自顾自地走出去,嘴中呢喃着‘我真的错了吗?我的小霜,我的六弟,我是真的错了吗?’

  看着平阳王出去的样子,刘尘御脸上有着些关心,但是嘴角却是有着一抹笑意,脸上却也是有着不解,到底那个人到底是给平阳王说了什么,那个人到底是谁,会不会阻碍他的计划,这一系列的问题都浮现在刘尘御的心中。

  刘尘御连忙招呼出来一个人,对着那人的耳边说上了几句话,那个人就是说了一句遵命,就是拿着剑,消失在黑暗处。

  刘尘御呆在黑暗处,看着外面射进来的阳光,嘴角全是冷笑,最后慢慢出去之后,只是在出门那一刻,便是满脸的愁样,但却是那般的秀气少年。

  萧阙词与曲沉一路走出,不多时候就是走出平阳王府,毕竟曾经萧阙词没有少在平阳王府中走动的。

  刚是出门,萧阙词就是对着曲沉小声说道:“解决掉后面的人吧!”

  曲沉点了点头,就是消失在萧阙词身旁。

  萧阙词嘴角现了一抹冷笑,嘴中呢喃道:“你若是胆敢出手,我就是不顾云霜的面子,也是要将你打残才是。”

  萧阙词就是继续走着,准备去一趟东街羽楼,但是转念一想,心中这个念头就是消失了,暂时虽是有些疑惑,却是不宜现在说出,况且柳七书到底是何态度还不好说,何况羽楼实在不妙。

  准备回到萧府。

  一路走去,萧阙词倒是一个人有着散步的时间,也是慢慢走着,毕竟这样的时间都是少的,一路也是看着着一些稀罕玩意,有着不少都是西域来的玩意,便是长安都是少的。

  突然有着一匹马在大街上一路狂奔,却是没有主人坐在上面,萧阙词正是准备让开道路,让着那匹马走过,却是看见有着一个姑娘还未察觉烈马奔来。

  看着这样,萧阙词也是有着怜悯之心,也是不愿香消玉殒的,于是便是出手救下那个姑娘,救下之后才是觉得这位姑娘年纪还是小的很,怕是比曲沉小上四五岁的,不过二八年龄样子。

  那个姑娘也是准备向萧阙词道谢,也是没有人影了,萧阙词只是放下之后,就是走了,去追那匹马去了,以免在多伤人。

  突然一声口哨声起,一个背上背着剑的剑客从天而降,马匹自是朝着那位走去,萧阙词定睛一看,差不多与自己一般年龄,面上有着一抹笑意,倒是一副江湖闲散客的样子,头发披着,一头乌黑的头发,倒是为其脸上添了几分神采。

  那人落地之后,看着萧阙词一眼,对着萧阙词笑了笑,便是朝着萧阙词走来,萧阙词看清楚后,也是笑了笑,也朝着那人走去,两人相拥而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秦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秦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