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原是旧时相识
沐丹青2018-07-12 18:193,178

  微微狠狠瞪了一眼陶艺凡:自己这是典型的躺枪啊!

  “向暖哥哥,我回来了!”孟洛晨伸出双手,向向暖索抱。

  “欢迎回来!”向暖仅仅是礼节性地回应,孟洛晨没有得到想要的拥抱。

  “还是这样啊!”孟洛晨早已习惯了向暖的冷漠,也只有对向暖,她才能藏起自己的公主病。她将自己带给向暖的手表拿出来,向暖只是点点头,什么也没说。孟洛晨很失望,她看看时间,说:“向暖哥哥,我们去吃饭吧!”

  “我工作上还有事,你自己去吃吧!”向暖对孟洛晨只有兄妹之情,不想像大学那样走得太近引发谣言,以免带给她不切实际的希望,而且,心里竟然怕有人误会,所以直接拒绝了。

  孟洛晨第一反应就是陆向暖心里有人了,因为以前即使是拒绝,向暖也不会这么直接。

  孟洛晨表面不动声色,开开心心地给向暖说再见,然后出了门。可是一出办公室,脸立刻拉了下来。

  陶艺凡一看孟洛晨脸色不对,知道她吃了瘪,立刻识趣地躲开了。

  孟洛晨看到艾琳从办公室出来,一副骄傲的孔雀的样子,立刻气不到一处来:肯定是她,早就听陶伯母说过艾琳喜欢向暖,决不能让她得逞!

  孟洛晨气呼呼地看了一眼艾琳,故作和颜悦色地说:艾总监,您晚上有约吗?方便的话我想和你一起吃个饭!

  “好啊!”艾琳刚开始不知道孟洛晨来,发现自己和她走了对头,她是从向暖屋里出来的,而恍然一笑,她对陆向暖的所有情况一清二楚,眼前这个小公主自然也知道。不过对于这种不谙世事的女孩,艾琳可不看在眼里。因为和向暖一起工作,艾林知道向暖最讨厌这种娇滴滴的公主,不管是工作中,还是生活上。不如就借这个小公主的手,除掉自己的眼中钉。

  “好啊!”陶艺凡听到这里,大呼“谢天谢地”。

  六一快到了,微微在市场上精心采购了一大批文具玩具,还雇了小货车给拉到了孤儿院。就在微微招呼孩子们来搬玩具的时候,向暖也从院里出来,一声不吭地看着微微。

  微微酸酸地说:你怎么不陪自己的小女朋友啊,跑这里来跳房子?

  向暖一改往日的冷漠:“你吃醋了?”

  “才没有!”微微掩饰自己的表情,赶紧往前走去。向暖看到微微害羞,心里得意地笑了

  “有一次在街上,小叶子在路上偷东西,被人给抓到了,要送派出所。我看着他这么小,不忍心,就劝人家把他放了。后来我才知道,他爸爸妈妈都早逝了,跟着年迈的爷爷,爷爷身体不好,自己都顾不过来。所以就帮他找了这家孤儿院,他能吃饱穿暖,他的爷爷也不用担心孩子没人照顾了!”

  “那你怎么知道这家孤儿院的呢?”

  “我小的时候,有一次父母吵架,我实在受不了,就偷偷跑出来,警察要送我回去,我就是不说自己的家在哪里,父母是谁,没办法,警察就把我送到这里,呆了几天,后来还是爸爸妈妈报警才找到我,连我带回去的。”

  “是你!”原来,陆向暖到孤儿院住的那几天,微微正好来孤儿院。看到向暖孤零零地坐在门口看别的小孩玩,不说话也不动,眼神冰冷冷的,微微觉得他很可怜,所以专门出去用自己的零花钱买了一块蛋糕送给向暖。可是微微试图给向暖说话,向暖却没有出声。后来微微再回来,就发现向暖不见了,听成院长说,才知道向暖只是临时离家出走,现在已经回家了。

  “什么是我?你还记不记得我,我当时给你买了一块小蛋糕!”

  “是你!?”向暖也大吃一惊。

  “所以我们两个以前就认识?真的好有缘分啊!”微微现在才明白自己为什么第一眼看到向暖的照片的时候就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原来他们曾经有过一面之缘。

  “是吗?是有缘分吗?”向暖知道微微就是小时候自己寻找了好久的女孩,心里很惊喜。听到微微说两个人有缘分,又有些忍不住笑起来。随着他的笑容渐渐散开,眼神里的冰冷消失不见了。

  微微歪着头,看着向暖笑着的样子,竟然痴了。他暖暖的笑容,像光一样,照亮了四周,也照进了微微的心里,让微微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

  “微微姐姐怎么了?”

  “微微姐姐你流口水了?”

  “这就是花痴吗?”一群孩子围着微微笑闹着说。微微醒过神来,不好意思地跑进了屋子。向暖得意地看向微微,高兴地带着孩子们去玩老鹰捉小鸡了。

  “你还没告诉我,你怎么会经常来这里?”要回去的时候,坐在车上,向暖满脸爱意地看着微微,看到微微害羞地撩头发,手忍不住地想要去摸摸她有点婴儿肥的脸。

  “你知道吗,我小的时候就是在这里被养父母领走的。”

  “养父母?你不是他们亲生的?”

  “对啊,刚开始我也不知道,我也以为我的父母就是我的亲生父母。小的时候,我经常做一个梦,梦到我生活在一个很大的院子里,里面有很多小朋友。我一直很奇怪自己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可是梦里越想努力看清,越是看不清。直到我十二岁的时候,我父母才告诉我,我是他们从这个孤儿院领养的。我才知道,那不是梦,而是我真的真实经历。”微微低下头,泪水立刻盈满了眼眶。“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会抛弃我,所以从那以后,我每年都会抽时间来这里。刚开始是为了找线索,慢慢地,却是想尽自己所能的帮助这里的孩子。那时候遇见你,就是我又想起自己的身世,心里有些难过,跑这里来找线索的。”

  微微含着泪看向向暖,她想知道向暖听到这些会有什么表现。

  向暖看着含泪的微微,此时的微微,就像一个沐浴春雨的百合,清新、纯洁,他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怜惜和爱意,一点点地靠近微微。

  看着向暖歪着头,一点点凑近自己,微微感觉自己的心跳一点点加速,她看着向暖高挺的鼻梁和晶莹的眸子,心里阵阵悸动。她闭上眼睛,等待着、等待着,等待着那充满诱惑的唇覆上自己的唇。

  向暖情不自禁地靠近微微,此刻,他只想拥住她,给她温暖,给她自己的所有,其他的,他什么也不想。他双手捧住微微的脸颊,就在他们的唇要吻在一块的时候,突然有人敲车窗。

  两个人瞬间惊醒,不知所措地将头扭过去。向暖深吸一口气,摇下车窗。

  “这个给你,这个给你。”原来是小叶子,他拿来两个木头雕的笔筒,分别送给微微和向暖。

  回去的路上,微微一路上都又感动又好笑,因为小叶子将她和向暖各自都雕在了笔筒上,可是却很丑,像胖胖的村姑和村夫。

  “好搞笑哦,你说小叶子为什么把村姑给你,把村夫给我啊?”

  “那里是村姑村夫了,小叶子不是说了吗,是我们俩。”

  “你觉得像吗?”微微拿着刻着向暖的笔筒和向暖比较:“嗯嗯嗯,你的蛮像的,我的一点也不像!”说完,又忍不住捂着肚子笑起来。

  向暖无奈又宠溺地看着微微:“你能不能不笑了,这一路上你都没有停。”。

  “要不,等着我们送小叶子去学雕刻啊,他那么喜欢。”

  “我们?”向暖听了心里一暖。喜欢终究是藏不住躲不过的啊,既然逃不了,不如勇敢面对,至于结果和未来,就交给缘分。

  微微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低着头,一路无语。

  “向暖哥哥,这个笔筒好特别啊!”孟洛晨天天都到陆氏集团“打卡”,她对向暖的一切都很在乎,对他办公室的摆设也一样。她知道向暖是个讲究的人,一般不会往办公桌上摆放不合风格的东西。所以她发现向暖的办公桌上突然摆放了一个丑得不着调的笔筒感觉很意外。她拿起笔筒,想看看到底有什么特别,会让向暖“情有独钟”。

  “放下!”没曾想一直很冷漠的向暖竟然着急地把笔筒“抢”了回去。

  至于吗,不就是一个很丑的笔筒吗?孟洛晨郁闷地翻了个白眼。算了,今天来最主要的是找到自己的“情敌”,可不是和向暖哥哥生气。孟洛晨在各个办公室里转来转去,眼睛瞅着微微看个不停。

  “咦?她也有这个?”看到微微的办公桌上竟然有向暖哥哥同款笔筒,只不过上面刻的貌似是个男的。

  孟洛晨终于明白为何艾琳拐弯抹角说她自己不是孟洛晨追求向暖的绊脚石,原来她真的没有撒谎。

  火力十足?原本微微正在专心地打印文件,可是她突然感觉整个空气中都弥漫着硝烟的味道。办公室里的其他人看情况不对,都很识相地跑了出去。只剩微微和孟洛晨,还有紧张兮兮地陶艺凡。

继续阅读:第十一章 向暖宣示主权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微笑向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