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二 幼儿园
冷眼2020-07-08 10:342,495

  刘佳的儿子比阳阳大一岁,已经进了幼儿园,我想她对幼儿园应该比我了解的多。我给她打了一个电话,询问哪家幼儿园好一些,她说她家儿子吴凯上的小星星幼儿园就是全县最好的幼儿园,我随即说那让我家阳阳也上这家幼儿园好了。因为论刘佳家的经济条件,给儿子选的幼儿园一定是全县最好的。

  一周后,我和阳阳从乡下回到了城里的出租屋,第二天早上,我向单位请了半天假,带着阳阳来到了小星星幼儿园。一进幼儿园大门,阳阳就被园内各种各样的大型塑钢玩具吸引住了,在我的帮助和保护下,他先滑了几下滑梯,接着骑木马、坐转椅、荡秋千,等等,玩了足有半个小时,我才强行把他从玩具上抱下来,带到园长办公室里。

  “几岁了?”园长盯着阳阳问我。

  “两岁多一点儿。”我说。

  “两岁?不行,不够年龄,我们这里只收三岁以上的孩子。”没想到一进门就被园长拒绝了。

  “园长您就收下他吧,没人帮我看孩子,不把他送幼儿园里来,我都没办法上班了。”我恳求着。

  “不是我不收,是为孩子着想,这么小的孩子,既不会上厕所,也不会吃饭,更不会穿衣服,你把他送进幼儿园明摆着就是让孩子受罪。”园长解释了一下。

  “我中午来接他,下午再送来,这样就不存在吃饭穿衣的问题了。”我说。

  “那上厕所呢?他会脱裤子吗?他知道跟老师说吗?”园长又问。

  “我送他来前尽量让他上一下厕所,来了后,只要老师在下课时间领他上一下厕所就行了。”我还是不愿领阳阳离开,因为如果领回去,下午我怎么去上班呀?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这么小的孩子言语沟通能力和理解能力都太差,很难管理的,你还是领孩子回去吧,明年夏天过来还差不多。”园长说着站起了身,表达了不想再和我说下去的意思。

  “只要您收下孩子,不论出什么问题我绝对不怪幼儿园。”我信誓旦旦地说。

  “你现在说得好听,若你家孩子真出了事,搞不好还得和我们闹到法庭上,我做幼儿工作二十多年了,家长们的心理我很清楚。”园长说完这句话,借口有事走出了办公室,而我也不得不跟了出来。

  没办法,下午我只好带着阳阳上班去了!一到单位,我就抱着阳阳迅速钻进了我自己的办公室,并且把门关上,生怕被局长看见。

  “哇!把小宝贝带来了?来,让阿姨抱抱。”和我在同一个办公室的王姐看到阳阳兴奋地走过来抱起了他。

  “我上午送他到幼儿园去了,可园长不收,说年龄太小。”我愁眉苦脸地对王姐说。

  “两周岁确实不够年龄,你干么着急着要把孩子送幼儿园?”王姐的表情和园长一样,都是对我不解的神色。

  “没人看他嘛,我又不能整天把他带单位来。”我说。

  “他既有奶奶,又有姥姥,怎么就没人看呢?实在不行就请个保姆。”王姐说。

  “奶奶家是姑姑不喜欢,姥姥家是舅妈不喜欢,保姆是不负责任,你说不送幼儿园把他放那里?”我摆出了一副无计可施的样子。

  “我想不是他姑姑舅妈不喜欢他,是你和人家的关系没处好吧?”王姐认为是我本人出了问题。

  “天地良心,我确实没得罪过她们,事实就是这样的。”我颇感委屈地说。

  “你们家的事我就不说了,不过,你若真想把孩子送幼儿园的话,我倒是可以帮你找人说个情,保证帮你把孩子送进去,你想让孩子去那个幼儿园?”王姐突然改变了态度,坐下来把阳阳放到她腿上对我说。

  听到王姐有意帮我,我高兴地说:“小星星幼儿园,就去这家!”

  王姐听我说完立即给她在教育局当副局长的哥哥打了一个电话,不一会儿,她哥哥就回过电话来了,说明天就可以送阳阳去了。

  我再次带阳阳来到小星星幼儿园时,园长虽皱着个眉头,面无笑容,但没有再拒绝,叫来一个年轻幼儿老师带走了阳阳。我跟在幼儿老师身后,来到教室门外,亲眼看到阳阳和小朋友坐在一起高高兴兴地玩玩具时,我才放心离开。

  可中午我来幼儿园接阳阳时,发现阳阳眼睛红肿,满脸泪痕,衣服也脏兮兮的,裤子还尿湿半条腿,和早晨送来时判若两人。

  “妈妈,哇――!”阳阳一看见我就冲过来抱着我的双腿伤心地大声哭起来。

  “你可来了,你家孩子整整哭了一个上午!”还没等我说话老师就抢先说。

  “我走的时候见他很高兴呀?”我奇怪地问。

  “刚开始是新鲜,和小朋友玩了一会儿,就突然开始找妈妈了,找不到你,就哭,越哭劲越大,我一上午就只顾你们家孩子了。”老师说这话时都显出了疲态,看来阳阳确实是闹腾了一上午。

  “阳阳,和小朋友玩不好吗?你为什么要哭呢?”我蹲下身子一边掏出手绢为阳阳擦拭着眼泪一边问。

  “啊――呜――妈妈――”两岁的阳阳也说不清什么,只知道哭。

  我把阳阳接回家后,抱着阳阳思考了一中午:怎么会这样?我记得当初我大姐的女儿上幼儿园时,别提有多高兴了,是蹦跳着去,蹦跳着回,从来没哭过,而阳阳为什么会哭呢?是胆小吗?不是呀,阳阳平时表现得并不比别的小孩子胆小。是对我依赖性太强了?可把他放姥姥或奶奶家都可以的,也不哭喊着找妈妈。那大概是因为幼儿园对于他来说太陌生了吧,他毕竟才两岁多一点,还完全不懂幼儿园是个什么地方,早晨送去的那一会儿,他可能根本不知道我要把他一个人放下,后来找不到我,当然要哭了,他甚至会觉得我是不是把他扔掉不要了?想到这里,我决定再和局长请两天假,我陪阳阳上两天幼儿园,帮他适应一下环境。

  下午,我打电话和局长请了假后,又骑着自行车带着阳阳来到了幼儿园,刚到幼儿园大门口,阳阳就开始叫了:“不,不,不!”

  我把他从自行车后座上抱下来,可他直往后退,怎么也不肯进去,没办法,我只好强行抱他进去了。等来到教室里时,他已是脚蹬拳打,又喊又叫,把教室里的小朋友都吓呆了。

  “妈妈不走,妈妈和你在一起,好不好?”我安慰着阳阳。

  “你在不合适,就是要让他一个人适应,不然他永远也离不开你,再说幼儿园是不允许家长呆在教室里的。”幼儿老师却不同意我的做法。

  那怎么办?正在我进退两难时,幼儿老师一把抱走哭闹着的阳阳,对我说:“你赶快离开,让我来管他!”

  我只能听老师的,退了出去。当我走出幼儿园大门,推起自行车时,仍能远远地听到阳阳撕心裂肺的哭喊,我心头感到阵阵疼痛,泪水顷刻模糊了我的双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加油,宝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加油,宝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