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 动物园
冷眼2019-02-14 11:323,189

  我在乡下整整休养了两个月,待春节过去,冰雪融化,阳阳也能清楚地叫出每一位长辈的称呼时,我才恢复了上班。但没想到在我养病的两个月期间,单位的人事结构发生了重大变化:局长退居二线成局党委书记了,新来的局长是一个女的,只有三十多岁,另外,办公室主任升任副局长了,原来的一位副局长调走了,听说是到乡政府当乡长了,而和我在同一个科室的比我小五岁的小刘提拔为办公室主任了!看着别人挨个升迁,我很是羡慕,但我知道我是不会被组织上列为领导干部培养对象的,局长也不会推荐我的,一个工作成绩平平,常迟到的人,不受处分就够好的了。有时,我真怀疑自己是否适合做一个职业女性?

  许多职场上的女人都和我一样,又要工作,又要照顾孩子,不像好多外国女人一样,结婚前在职场,结婚后就回归家庭。职场家庭两头都顾的女人很难都做得好,照顾孩子多,必然在工作上难有长进,操心工作多,必然在家庭里难尽责。相比之下我是一个更注重家庭的人。我也想在事业上有收获,但我又做不到为工作而牺牲家庭。我可以接受业绩平平,升迁停滞,只做一个底层小职员现状,但我不能接受不是一个好母亲的评价。何况现在我的儿子就是我的全部,就是我的生命!

  日子就这样在酸酸楚楚中进行,我仍然是每天往返城里和乡下,骑自行车的速度更快了,技巧更娴熟了。

  陆涛第二次离开后,好长时间没回来。一开始,他还给我定期打电话,定期汇款,后来钱还是照常汇,但打给我的电话越来越少了。我的同学刘佳帮我分析了一下,结论是他在上海一定有人了!其实我也这样想,也难怪,上海那么大,满街都是美女,一个大男人掉进一个繁华都市,能不被诱惑吗?何况陆涛早已对我死心,他的内心是很容易再装进一个女人的。可他为什么不着急回来办离婚呢?难道他还不准备和那个女的结婚吗?我好多次都想把电话给他打过去问个究竟,可每次都是因为顾及到自己的自尊,强忍着没有打。

  这期间,我尊重陆涛的意愿,每个月都带阳阳去看他奶奶,婆婆每次见到阳阳都要落几滴泪,对我说话也比以前柔和了。

  但小姑子对我并不热情。她的女儿月月也学会跑了,没阳阳长得高,但比阳阳吃得胖,每次见了,我总开玩笑叫她小胖妞。小姑子不喜欢我这样叫她女儿,我知道,我若叫月月为小公主她一定高兴。可她见到他侄儿阳阳时却总是叫臭小子。就这样,我和小姑子每次见面,都要明争暗斗一番。

  有一次因为月月又把阳阳给打哭了,我批评了月月几句,小姑子却不干了,说我当长辈的欺负小孩子!我对她说孩子得教育,不能总是霸道不让人,她说她的孩子用不着我管,我说不用我管可以,但不要让你女儿碰我儿子,吵着吵着,我们俩竟然动手打了起来。当时我也感觉自己是奋力迎战来着,可等我回到乡下的娘家时,妈妈看到我脖子和脸上有好几条血道!

  “你怎被人家打成这样!”当时妈妈问我。

  “谁让你在我小的时候没教会我打架来着,你看,我现在开始受人欺负了吧!”我把怨气撒到了妈妈身上,因为从小,妈妈就常告诉我不要和人生气,不要和人打架,所以导致我现在连一个个子比我矮一头的小女子都打不过!

  原本陆涛离开后,我内心的感受是孤独寂寞的,可能是因为我对他还残存着一丝依赖吧,但被小姑子从婆家打出门后,我的孤独寂寞突然消失了,换来的是自由和解脱,我终于对陆家没有一点点留恋了!

  第二天回到城里后,我毫不犹豫地给陆涛打了电话,要他马上回来和我办离婚手续!电话那头的陆涛却说没时间,等过年才能回来。我说,好吧,我等你,到时若不回来,我就到法院起诉!

  我彻底放开了自己,一有空余时间就会朋友,逛商场,看电影,进歌厅,虽然还没离婚,但已经以单身的状态重新开始了我的社会交往。

  当然,我见的最多的还是刘佳,通常是我带着阳阳到她家玩,也有几次,我把她一家三口请到我的出租里,请他们吃我包的包子或我烧的烙饼。现在我已经学会做很多种饭和菜了,已经可以不慌不忙地在家里招待客人了。

  这个周六,我和阳阳跟着刘佳一家子去了太原动物园。

  太谷离太原只有一个半小时的车程,但活了二十八岁的我却很少上太原,至于太原动物园,我根本就没去过!因为我很少有去太原的理由。去太原做什么?去买衣服?太原大商场里的衣服太贵了,我就买太谷小商店里摆着的几十元的钱衣服穿就可以,在小县城里生活,也没必要穿得太好,不然就和我住的房子和我骑的自行车不协调了,就像一个农民穿一身笔挺的西装下地锄草一样别扭。那去玩?旅游?作为一个月收入只有三百元的普通老百姓,那有钱出去吃喝玩乐呀?被单位派出去参加学习培训?做梦吧,轮不上我!而我当年又是在天津上的大学,直接从太谷坐上火车就到天津了,完全不用去太原中转。算起来,我只去过太原三次:一次是上高中时,学校组织学生到太原郊区的晋祠春游,另一次是陪妈妈去太原看病,还有一次就是结婚前去太原买了一条婚礼上要穿的红裙子和一些结婚用品。

  所以,这次去太原算是第四次。比以往得意的是,这次我是坐着小车去的,不像前几次,不是在拥挤的火车车箱里站着,就是坐在公交汽车里呕吐!我有严重的晕车症。可我这回坐着吴天的小车一点都没觉得晕,可能是心情好的缘故吧。

  省城动物园里的动物还算齐全,狮子老虎黑熊、大像长颈鹿、孔雀熊猫、大蟒毒蛇等等,应有尽有。我像一个孩子一样,兴奋地从这个展区到那个展区,依次观赏着真真实实呈现在我眼前的各类野生动物。阳阳反而不如我兴奋,我抱着他指着每一个动物给他看,但他除了对孔雀多看了几眼外,对其他大型生猛动物都不感兴趣,甚至见到黑熊后竟然被吓得哭了。我们一行人刚游览了一半,阳阳就哭闹着要出去了。

  “孩子是不是饿了?咱们先去吃些东西吧。”看见阳阳哭闹,吴天提出先去吃饭。

  刘佳一家三口在前面走,我像一条尾巴一样抱着阳阳跟在他们身后。吴天抱着他的儿子凯凯,刘佳的身子紧贴着自己的老公,右手挽着老公的胳膊。看着这恩爱的一家三口,我感觉自己好可怜,竟然得不到一个男人的呵护,虽然和刘佳一样也嫁了人,也生了孩子。

  我们来到了一个面馆吃饭,我三下两除二地把自己碗中的刀削面扒拉进肚子里后,借口去洗手,把阳阳暂时交给刘佳照看着,我悄悄走到收银台前准备掏钱结账。我认为人家出了车出了汽油,我就应该把饭钱出了,不然总讨别人的便宜,不说自己心里不舒服,也会引人讨厌的。可当我刚从口袋里掏出几张十圆纸币时,吴天突然从我身后抓住了我的手腕,硬是把我的钱给塞回来了。最后还是他付了帐,并且还训了我,警告我以后不准再这样胡来!听着吴天朋友式的训话,我又感动又自卑,感动的是,我有这样两位好同学,总把我当兄弟姐妹看待,自卑的是,我被当成了施舍救济的对象!

  吃过饭,刘佳本来还准备去商场购物,但阳阳已经爬在我的肩膀上睡着了。

  “要不咱们回去吧,孩子睡着了容易感冒。”吴天看着熟睡的阳阳说。

  “不好意思,因为我你们没玩好,连商场也去不成了。”我满含歉意地说。

  “这有什么,我们过几天再来嘛。”刘佳笑着说。

  随后我们就启程了,在返回的路上,我的脑子里总是浮现着吴天那只紧紧地抓过我手腕的宽大温暖的手,想着想着,我感觉我的脸都有些发烧了,我赶紧把车窗玻璃摇下一小截,让车外的风吹到我的脸上,以消散我面部的温度和颜色。我好久没有感受过异性有力的手掌了,如果你被这样的手抓着,就有一种无法逃脱或安全无危的感觉,而这两种感觉都是女人们想体验的,前者刺激,后者温馨。直到有熟悉的画面从车窗两边掠过,我才从幻想中醒悟过来,太谷到了!

  “用你的衣服把孩子的脑袋盖住些,小心感冒!”

  “以后有事需要帮忙或想用车的时候,你就给我们打电话!”

  这是我下车后刘佳和她老公分别对我说的话,他们一直把我和阳阳送回到村里我娘家大门前!

  “好的。再见!”我说。

  回到家后,回想我路上的傻样很是讨厌,照顾阳阳睡下后,我还一直在心里骂自己:瞎想什么?没志气!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加油,宝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