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 陆涛出走
冷眼2018-10-04 22:073,446

  原以为小姑子陆帆回去和陆涛讲了吴天送我回家的事后,陆涛隔天就会找我来理论的,但事情过了好几天了,也没听陆涛提起这事。莫非陆帆没跟他说?或他已不在乎,彻底对我死心了?我认为是后者,那就是陆涛彻底对我死心了,因为他已经没心情和我吵架了。也好,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和他之间怨气消尽后,就可以平静地分手了,用不着像许多离婚的夫妻一样,互相用仇恨的目光看着对方。可我知道,我这样想纯属自我安慰,事实上是,陆涛越不作声,我心里越忐忑,不论离婚与否,总是不想让他误会吧。也许我对他的感情还没有完全泯灭,所以才在乎他对我的看法。

  而陆涛真的和变了一个人似的,不再找我的毛病了,也不再说那些让我生气的话了,每天来看阳阳时,都是笑脸对我,特别友好。从不做家务的陆涛,现在居然还时不时地帮我做些搬蜂窝煤、掏灰渣之类的体力活儿。他的这种友好,竟一时让我出现了幻想,幻想着我们又重归于好同床共枕了!有一天晚上,我都想开口留他过夜来着。我知道自己并不是完全不能接受陆涛这个人,而是认为他不够爱我,如果他能用心爱我,我是会选择和他继续过日子的,毕竟我们之间有孩子了。这也是我不着急着去办离婚手续的原因之一,似乎总在给自己或对方留着余地,以免一时冲动而后悔终身。所以,我每天把心思都放在阳阳身上,尽量不去想其它令我烦恼的事。

  一天,我终于看到阳阳开始走路了!当时他一个人坐在沙发前面的泡沫地板上玩,一个小球滚到了远处,在一旁洗衣服的我看见他扶着身旁的沙发站走来,然后摇摇晃晃地向前走了三五步,虽然最终是又坐在了地上,但我亲眼看到了他有生以来走出的第一步!此后,我每天都会带他练习走路,只用了两周,他就能在屋子里来去自由了。

  一个周六的中午,我带着阳阳在家里,陆涛带着一个大蛋糕来了。

  “这是我在蛋糕店定做的,你看,水果派的,不错吧?”他一进门就高兴地和我说。

  “谁过生日啊?”我好奇地问。

  “你这人真逗,当然是咱们的儿子阳阳过生日了!”他吃惊地看着我说。

  “阳阳过生日,你记错了吧,阳阳是十二月二十九号的生日,现在才十二月十八号!”

  “阳阳的生日是十一月初八,今天不是十一月初八吗?”

  “全世界的人都在过公历的生日,我们也给阳阳过公历生日好了。”

  “中国人过得都是农历的生日,你怎总和国人不一样呢?”

  唉,看来我和陆涛之间的分歧还是无处不在,就连给孩子过生日都记着不是同一个日子!要想让我儿子的农历生日和公历生日遇在同一天,那还得六十年,一个大轮回!也就是说,得等六十年,我和陆涛才会在同一天给儿子过生日,那时,我们是否还在人世?

  “好吧,既然你已经买了蛋糕,就在今天过吧。”我妥协了,看在他最近和我和平共处的份上。

  “回我家过吧,他奶奶已经包好饺子等着呢。”

  这时我才发现陆涛自打进屋,就一直站在门口,手里的蛋糕也一直提在手里没放下,原来他给儿子庆祝生日的地点不在我这儿!

  “我不去!”

  我拒绝了陆涛的邀请。我自搬出来住后,就没在婆家吃过饭,打心里已经觉得和婆家是两家人了,早已没有了亲热感。

  “你不去,难道让我妈妈干等着?她那么大年纪了,气出病来怎么办?”陆涛以商量的口气和我讲,这种耐性是他以前少有的。

  “要不你带阳阳去吧。”我也让了一步说。

  “儿子过生日你不在场合适吗?”

  “到十二月二十九号我再给他过个生日。”

  “那若阳阳将来长大看到他的生日照,问为什么爸爸妈妈不在一起,你如何回答?何况这是他的第一个生日。”

  “他迟早会这样问的,反正我们迟早会离婚的。”

  “离了婚我也会给阳阳过生日的,今后他的每一个生日我都会陪他度过的。”

  经陆涛这样一说,反而显得我这个当妈的不尽人情了。没办法,那就跟陆涛回他家去吧。

  当我抱着阳阳跟在陆涛身后回到婆家时,婆婆已经做好了一大桌菜,一见我回来,婆婆虽没有表现出多大的热情,但也是满脸喜色。小姑子一家子也在,见阳阳回来,小姑子立马上前来,从我怀里抱过了阳阳。

  “把他放地上玩吧,不用总抱着他。”我对小姑子说。

  “今天要抱抱这个小寿星,来,看看姐姐干么呢。”小姑子说着把阳阳和月月放到了一起。

  “月月会走路了吗?”我问小姑子。因为我还没见过月月走路呢。

  “还不会,女孩就是走路迟,但说话早。”小姑子说,“阳阳现在是不是连妈妈都不会叫呀?”小姑子说。

  “会叫妈妈了,只是叫谁也是妈妈。”我笑笑说。

  “唉,没办法,男孩子就是嘴笨啊。”

  “长大就和女孩子一样了。”

  “长大也不一样,你看学外语的大多是女生。”

  “那是因为女生爱下功背单词。”

  “不是爱下功,女孩的语言天份本来就比男孩子强。”

  “可男孩子的逻辑思维比女孩子强。”

  “你俩别争了,男孩女孩都一样,有女孩子研究数学的,也有男孩子当翻译的,只有智力不同,没有男女之分。”陆涛打断了我和小姑子的争论。

  “不,就是不一样!”我和小姑子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说。

  “好了,开饭了!”婆婆喊了开饭,我们就呼啦一下围坐在餐桌旁。

  吃饭以前,大伙教阳阳吹生日蜡烛,可几乎每个人都做了示范动作,阳阳就是学不会,然后在人们完全没有预料到的情况下,他用两只小手用力拍向了涂满奶油的蛋糕,接着又把他糊满奶油的小手捂到嘴上,一时间,阳阳的脸上、身上全是奶油!没办法,婆婆暂先把蛋糕撤下去了。我脱了阳阳的外套,又帮他洗了手和脸,小姑子则把餐桌重新擦了一遍。然后婆婆在桌子上放了一支笔,一个山药蛋,一个玩具手枪,和一顶帽子,示意阳阳从中抓一个。一开始,阳阳还是完全不予配合,指着放到一旁的蛋糕要吃,后来我们把蛋糕端离他的视线,哄着逗着才把他的注意力引到餐桌上来,而他看到面前的这几样东西,毫不犹豫地用两只小手抓起那个大山药蛋就往他的小嘴里塞。

  “看,小吃货,看来长大要当厨师。”小姑子认为先拿山药蛋是长大当厨师的预兆。

  “什么呀,山药蛋代表农民,看来长大是要种地了。”婆婆纠正了一下。

  “宝贝,你为什么不选一支钢笔,将来当科学家呢?”陆涛对阳阳的选择有些遗憾。

  “这些东西什么都不代表!”我冷冷地说。因为他们刚才的话我都不爱听,厨师、农民怎么了?我就是从农村出来的,也不比他们其中的任何一个人差!我不喜欢这种带有偏见的说话方式。

  也许是我的话惹婆家人不高兴了,尤其是小姑子,吃饭间她突然问了我这样一句话:

  “那天送你回家的那个人是龙兴玛钢厂的厂长吧?我认得他,他是我同学的表哥,同学的婚宴上,我和他在一张桌子上吃过饭。不错,人长得帅,又有能耐,只是我听说,他已经结婚了,并且还有一个儿子。”

  “是的。”虽然小姑子的话听起来有些刺耳,但我还是坦然地回答了她。

  “你现在和那个人在一起?”婆婆停下了手中的筷子,一脸严肃地问我。

  “你们什么意思?人家是我同学的老公,那天只是送送我,你们不要瞎猜疑好不好?”我有些生气了。

  “好了,别说这些事了,吃饭!”最后,陆涛结束了这场审讯。

  中午一点半多,阳阳的生日宴在不愉快的气氛中结束了。一吃过饭,我就让陆涛把我和阳阳送回了出租屋。

  “这是一千元钱,你先拿着用,以后我会每月把阳阳的生活费给你汇回来的。”陆涛临走前给我放了些钱,听他这样说,好像他要出门了。

  “你要走?”我问。

  “是的,我早就准备要去上海打工,后来又决定等阳阳过了生日再走,现在阳阳的生日也过了,我明天就要走了。不过你放心吧,以后阳阳的生活费还是由我来负担,你照顾好你自己就行了,只是我劝你不要和有妇之夫来往,没有好结果的。”

  “你认为我是那样的人吗?难道你一点点都不信任我?”我失望地看着陆涛问。

  “我没其它意思,只是出于关心才这样劝你的,不论咱俩将来如何,但你永远是我儿子的妈妈,在我的生命中,你永远是我最重要的人。”陆涛突然表现出了大爱无疆的样子来。

  “现在请你不要说我是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我只是一个你无法回避的人,因为不巧的是我们结婚了,且有了一个儿子,我给你填麻烦了。”我和陆涛一样,也学着客气起来了,客气得就像同事朋友一样。

  “怎么能这样说,你能为我生下儿子,是我一生要感谢你的,还好我们之间有一个儿子,不然的话我们结缘一场,最后将是一场空,毫无价值。”

  我们就这样说了一大堆电影台词,就差一个摄像机了,不然在这个不足二十平米的出租屋里,就要出品一部情感剧了。

  陆涛走了,我居然感觉心里空荡荡的,真好笑。

继续阅读:十八 受伤骨折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加油,宝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