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 再次分别
冷眼2018-11-12 17:282,479

  “你怎回来了?”我吃惊地问陆涛。

  “咋,你不希望我回来?”陆涛冷冷地说。

  “你这也太突然了吧?也不打个电话。”

  “打电话?我给你整整打了两个月的电话,你一直都不接,我听我妈妈说已经一个多月没见过阳阳了,我还以为你们出什么事了,才急慌慌地回来,不想你把阳阳藏这里了。”

  “你这是什么话,我光明正大地住在我娘家,怎么能叫作藏呢?”

  “那为什么不往我妈妈那里送阳阳了?”

  “让我妈妈照看阳阳不行吗?”

  “可以呀,那也不能不让阳阳见他奶奶吧?”

  “谁不让见了?”

  “那好吧,我今天带阳阳回一下我家,我妈妈想她孙子想得不行了。”陆涛说着就要过来抱阳阳。

  “今天不行,以后我带阳阳去看他奶奶吧。”我伸手拦住了。

  “为什么不行?”陆涛强行把熟睡中的阳阳抱了起来。

  这下我慌了,不顾肋部疼痛,强撑起身子揪住了阳阳的一只脚不放,同时,我想到我是抢不过陆涛的,尤其是在我骨折的情况下,我一着急大声叫喊起来:

  “救命啊!救命啊!”

  这一叫,令在厨房做菜的妈妈一下子就奔到屋子里来,手里还提着把菜刀。

  “陆涛,你想干什么?告诉你,在我家,你别想欺负我女儿!”妈妈铁着脸直视着陆涛厉声问道。

  “谁欺负他了,我要带阳阳去看他奶奶,雨燕不让。”陆涛告状似地说。

  “那小燕干么要叫喊?”妈妈继续审问着,手里的菜刀还下意识地晃了晃,那架势看起来无人敢近的样子,我还从没见过妈妈这样凶过。

  “妈,您别拿个菜刀在我面前晃好不好?怪吓人的。”陆涛说。

  听陆涛这样一说,妈妈才发现自己手中的菜刀,她立马把菜刀放到了旁边的桌子上,大概她也感觉拿把菜刀对人很不妥,但她并没有对陆涛让步,而是继续追问道:“那你说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燕不让我带阳阳去看他奶奶!”陆涛告状似地说。

  “不行,不行,除非带我一起去,不,还有我妈妈和爸爸,都去!”还没等我妈妈明白过来,我就又叫了起来。

  “你怕什么?不就是让孩子见一下奶奶吗?你以为我会把孩子卖掉?我可是他亲爹吔!”陆涛也开始大声叫起来了。

  “亲爹也不行,反正你不能单独带阳阳走!”我拽着阳阳的脚就是不撒手。

  “哇!――”阳阳被我们的大吵大闹和拉拉扯扯给惊醒了,张口大哭起来。

  “你就让他抱去嘛,人家自己的孩子怎么能不让人家带走呢?”此时,明白过事来的妈妈完全没有了刚才的凶相,口气软绵绵地说。

  “妈妈,你不知道,这是他的阴谋,他抱走阳阳就不给我了,我以后就见不到阳阳了。”我哭了。

  “你瞎想什么?我怎么会不让你见阳阳呢?”陆涛一边哄着阳阳,一边疑惑地问我。

  “是,你早就想拐走他,那样,你就可以和我离婚了。”我居然哭得泪如雨下,内心恐惧极了,我真的以为陆涛是来抢孩子的。

  “那好吧,你和我一起去,这样总行了吧?”陆涛说。

  “不行,她的两根肋骨还断着呢,医生让卧床休息。”妈妈摇摇头说。

  “肋骨断了?出什么事了?”这时,陆涛才知道我的病情,吃惊地问。

  “唉,骑车摔的,每天从城里往村里跑,当然不安全了。”妈妈叹息一声说。

  “你看,你若是还让我妈妈照看阳阳,在城里住,你怎么会摔倒呢?我真不知道你脑袋瓜里一天想什么!”前文就说过,陆涛只知道责怪别人,一句温暖的话都没有,现在对我这个骨折病人也是这样。

  “我更愿意让我妈妈看阳阳!”我直接了当地说。

  “我妈妈看得不好吗?”陆涛不解地问。

  我没有回答,脸扭向了窗外,不想再看这个我法律上的丈夫了,我的心又凉到冰点了。

  “我不知道你受伤了,怪不得我往你出租屋打电话没人接。”陆涛开始有些歉意了,把阳阳从怀里放到床上,坐了下来。

  我还是没说话,只是无声地流着眼泪。

  “那就等小燕好些了再送阳阳去见他奶奶吧,不然你看她着急的样子,就像疯了一样。”妈妈开始和陆涛商量了。

  “好吧。”看到我在哭泣,陆涛终于同意了,接着他又说“我明天就要返回上海了,只请了一天的假,不然会被老板开除的。这是两千元钱,你先用着,我以后挣了钱再给你汇回来。”说完,他把钱放到了我的床上。

  “以后你不用给我钱了,阳阳现在吃奶粉少了,主要是吃饭,所以也买不了太多的奶粉了。”我向外推了一下陆涛放下的纸币说。

  “你怎么能不让我养儿子呢?这可是我的权利。再说,要让小孩坚持吃牛奶,外国人终身都在喝牛奶,常喝牛奶的孩子长得壮,长得高。”

  陆涛把钱又给我推了回来,然后起身抱起阳阳,在阳阳的小脸上亲了一下,对阳阳说:“宝贝,爸爸要走了,叫一声爸爸好吗?来,叫爸爸!”

  阳阳完全不理他的意思,在他怀里不停地手推脚蹬,只想从中挣脱出来。

  “爸爸刚走了两个月你就不认识爸爸了?”陆涛看着他儿子说。

  可阳阳还是不想让他抱,挣不脱后,又“哇!”地哭起来了。

  “来,阳阳,叫一声爸爸,爸――爸!”妈妈见状,走过来从陆涛怀里抱来来阳阳,然后让他对着陆涛,教他喊爸爸。

  “妈――妈!”阳阳现在只会说这两个字。

  “叫爸――爸!”妈妈还不罢休,继续教着。

  “妈妈!”

  听着阳阳奶声奶气地冲着陆涛喊妈妈,噙着眼泪的我差点笑出来。

  “我是爸爸,不是妈妈,你真是一个小傻瓜!”陆涛拍拍阳阳的小脸说。

  “等他再长大些了就会叫了。”妈妈安慰着陆涛。

  “妈,我走了。”陆涛和妈妈道了别,又对着阳阳摆摆手说:“再见宝贝!”最后转向我说:“你好好养病,我走了。”

  我依旧没吱声。

  “吃了饭再走吧?”妈妈挽留着陆涛。

  “不用了,我妈妈还在家等我呢。”陆涛说完推门离去了。

  陆涛走后,我对妈妈说:“瞧!从上海回来,都没给孩子买个吃的。”

  “他慌里慌张的,那能顾得上。”妈妈居然为陆涛辩解开了。

  “反正他对谁都没感情!”我继续埋怨着。

  “他当初不是你非要找的?”

  我真找着挨骂呢,非逼妈妈再次说出这句话来不可!我还有什么可说的?没话了吧?睡觉吧!我拉过被子,蒙头身下了。

  “该吃饭了,还睡什么?”妈妈突然对我吼了一声,好像对我来气了,真是好笑!

继续阅读:二十 动物园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加油,宝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