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 月子(二)
冷眼2018-07-16 10:443,618

  在我日渐恍惚的时候,我妹妹小凤从大学里放寒假回来了,且一回来就被我妈妈派遣到我这里来照顾我,看来妈妈内心还是担心我的,虽然她没有亲自过来照顾我。妹妹可真是我的救星,自她来了以后,我晚上就不再做恶梦了,白天屋子里也有了笑声,那种死一般的寂静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我感觉自己好像突然从异界重回到了人间一样。妹妹每天煮鸡蛋给我吃,这是她唯一会做的一道“菜”,她陪我在的日子里,我每天要吃十多个鸡蛋!有一天,妹妹竟然还给我炖了一只鸡!因为她不知道放多少盐,也不懂得放什么调料,所以她索性什么调料也没放,就用白水把鸡煮了一下午。而即便是这样一只没有味道的鸡,我依然吃得很香。妹妹在的这些日子里,我和孩子都长肉了。并且,妹妹过来后,陆涛也可以腾出手来去打理他的生意了。

  可快乐的日子并不长,我算了一下只有十五天,第十六天头上,快乐被两个老太婆搅乱了,那就是我的妈妈和婆婆!本来她们俩是很少来看我的,但这一天她们同时来到了我这里!你要知道的是,她们这两个互看不顺眼的人遇一块绝不是什么好事情!我妈妈和婆婆的矛盾缘于我和陆涛的结合。前文提过,一开始,我妈妈是坚决反对我和陆涛在一起的,那时,婆婆就因为妈妈看不上她儿子而对我妈妈很有看法,也很不服气。所以,从娶我的那一天起,婆婆就开始报复我妈妈了,首先是婚礼简化程序,让我妈妈明显感觉到她也是不看重这个儿媳妇,即她女儿的。然后是我过门后,百般挑我的毛病,不出半年,就把我和陆涛分出去,让我们这两个完全不会做饭的人独产生活。婆婆要让我妈妈知道:你看不起我儿子,我同样也看不起你女儿!这一招当然很起作用,自我出嫁以来,妈妈常常为我叹息,也对我婆婆有了很深的成见。所以,当我看到她们俩一前一后走进我的房间时,我傻眼了,立马紧张起来。我紧盯着她们俩的一举一动和竖着耳朵听着她们俩的一言一词,生怕她们俩谁冒犯了谁,一有危险信号,我就赶紧在中间打圆场。但任凭我左按捺右调和,战争还是暴发了:

  我妈妈每次来都会给我送一碗羊汤面过来,而婆婆每次过来,都要给陆涛送来些干闷面吃。这一天,这两个冤家依然是一个人端着一盒羊汤面,一个人提着一桶干闷面。在她们两个分别和我寒暄过后,我想应该立马支走一个,不然一山怎能容二虎啊?!

  “妈妈,这里有小凤照顾我,你回去吧。”我先对亲妈妈下了逐客令,因为和亲妈说话深点浅点都不是个事,和婆婆说话就要注意了,要按礼节来。

  妈妈明白我的意思,可我没想到妈妈不愿让步,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偏不走了!当然,婆婆在妈妈面前更是霸气,两臂交叉在胸前,立在地当中,一直就没正眼瞧我妈妈,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

  “看你和孩子瘦成啥样了,是吃不饱吗?”

  听!妈妈的话明显带着火药味,像是对冷落她的婆婆宣战似的!坐在床上的我听妈妈这样说,心都跳到嗓子眼了,赶紧给妈妈使了一个眼色,示意她不要乱说话。可就这句话终于把婆婆点火了,站在地当中的婆婆突然来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府身面对着妈妈,极度不满地说:

  “啥意思?你是说我们家把你女儿饿着了?不放心你自己来伺候她呀?不要总是躲在一旁说风凉话!”

  “我说我女儿呢,你心虚什么?”妈妈白了婆婆一眼,然后站起身把她带来的羊汤面端到我面前,再次对我故意说道:“快趁热吃了吧,别总把自己饿着!”

  这时,被气得面部早已扭曲的婆婆,一个健步冲上来,从我妈妈手里夺过那盒羊汤面,对着我厉声问道:“陈雨燕,你今天说清楚,我们家不给你吃饭吗?”

  我本想继续当和事佬,劝解一下妈妈和婆婆的,但当婆婆怒视着我的时候,我突然改主意了,我决定要好好和婆婆说清楚:

  “您非要问的话,那我告诉您:我自坐了月子还真没吃过你们家一口饭!请问我生了孩子以后,你给过我一分钱?还是陆涛给过我一分钱?我每天吃的饭都是我自己的,没你们陆家一粒米!”

  我是盯着婆婆的脸,一字一顿地说出这些话的。自嫁过来,我是第一次这样表情严肃地和婆婆讲话,我不想再忍让了,这倒不是要帮我的妈妈,而是我心理确实有委屈。结婚后,陆涛一直借口做生意,不仅没往家里拿过钱,连我积攒的两千元钱也让他拿去进了货,所以这一年来,实际上是我在养着陆涛,而不是陆涛养着我!所以婆婆质问我是完全没有道理的!

  听我这样一说,妈妈更有理了,直接冲婆婆大声嚷道:“世上那有你们这种人家,娶了媳妇不管,生了孙子不也不管,让左右邻居评评,你们家这样做对吗?”

  “好!好!既然你们母女这样说,我们就坏人做到底吧,从现在开始我就彻底不管你的女儿了!”

  婆婆说完,把从我妈妈手里夺过去的那盒羊汤面用力地往桌子上一放,转身朝门外走去了。我的羊汤面被撒了一桌子!妈妈看到这情景,气坏了,她冲着婆婆的背影吼叫道:

  “有种你永远不要看你孙子!”

  听到妈妈的吼叫,已走到院子中央的婆婆像被子弹击中一样,突然停在原地不动了,定了一两秒后,她猛地转回身来,走到我妈妈面前,冷冷地说:“请你出去!我们家不欢迎你!”

  “这是我女儿家,你有什么权力赶我走?”妈妈毫不示弱地回应婆婆。

  两个人鼻子对鼻子,眼睛瞪眼睛,脸几乎碰一起了。

  “这房子是我的,又不是你女儿的,你赶紧给我滚出去!”婆婆也挥舞着手臂冲我妈妈吼叫着,像发了疯一样。

  我真没想到婆婆居然这样对待我的妈妈,我实在是忍不住了,气愤地对婆婆说:“有我在的地方,就有我妈妈的位置,否则你连我一起赶走算了!”

  “你想走就走呀?你不是早就想走吗?不是天天嚷着要离婚吗?”婆婆真的疯了,居然对我这个刚满月的产妇这样冷酷无情,也许是妈妈刚才的话激怒了她。

  “好,我现在就走!”事情到了这种地步,我不想再多说了,也没什么话可说了,下床开始收拾东西。

  “走?没那么容易!我女儿是你们家当初放着鞭炮开着汽车娶过来的,告诉你,请神容易送神难,你以为我们母女是两只绵羊,赶到那里也行?我们偏不走,你这房子我女儿住定了!”妈妈说完拉我一起坐了下来,并且把头扭向一边,阴着脸,决心要和婆婆战斗到底似的。

  婆婆真是和妈妈较上劲了,居然走过来揪住妈妈的衣袖,往外拖她!妈妈当然要发怒了,只见她手臂用力一甩,一下子把婆婆甩倒在地。可就在婆婆四脚朝天倒地的一刹那,陆涛回来了!

  “哇!――”婆婆一看到她儿子回来就开始了呼天呛地的喊冤表演,“我真是白养你了,你居然让你老婆和你丈母娘一起欺负我!啊!――啊――”

  见陆涛走进来,妈妈也慌了,赶紧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看得出,她还真不知道如何用几句话来解释眼前的情景。同样,我也不知该对陆涛说什么,只是吃惊地看着坐在地上的婆婆和立在门口的陆涛。而早就被吓傻了的小妹自始自终立在墙角不敢动。

  陆涛看到他倒在地上的母亲时,脸一下子就沉了下来,他走到我跟前,先低沉着声音问了我一句话:“你想怎样?”还没等我回答,接着就把单量调高,冲我大吼:“不想在就滚!”并且用一根手指指着门外。

  我看着陆涛青筋暴突的额角,我知道此刻说什么也没用,无奈,我只是淡淡地说了句:“好吧,我会在三分钟内离开这里的。”

  我穿上了外套,然后把我所有的人个物品打包起来,最后找了一个毛毯展在床上,准备把阳阳裹起来,抱着他一同离开这里。看到我把孩子放在毛毯里面,婆婆突然不哭了,她从地上站起来,拦住了我的手,说:

  “要走你一个人走吧,不能把我孙子带走!”

  “孩子是我生的,我一定要带走!”我语气决绝地说。

  “你生的也不行,孩子是我们陆家的血脉,由不得你!”

  “你看由得我由不得我!”

  我把阳阳包好后抱在怀里,不顾婆婆的拉拽,强行往门外走去。婆婆见状双手伸过来试图要从我怀里把阳阳夺回去,就在我们俩撕扯当中,陆涛把他妈妈拉开了,说:

  “妈,别拦她,让她带孩子走吧。”

  “我会替你把孩子带大的!”婆婆还是不甘心,向陆涛承诺着。

  “你们死了这条心吧,且不说这一个孩子,我就是生一大堆孩子也不会给你们留一个!”

  说完这句话,我抱着孩子出了家门,又回头喊妈妈和妹妹把我的包裹驼在妈妈当初给我买的那辆凤凰牌自行车后架上,连自行车一起推出来。

  我大步流星地走了,没有回头!

  “原来那房子不是你的?!”路上,妈妈又疑惑又失望地问了这样一句话。

  我没有回答妈妈的问话,只是低着头一声不响地朝前走着。结婚前,我骗妈妈说婆婆把这套房子赠给我和陆涛了,房产证上的户主姓名改成我的名字了,当时我想,这房子迟早会转到我的名下,所以才编故事来安慰妈妈。现在看来当初想得太简单太美好了,现在面对妈妈的问话,我无言以对,最终我还是得跟着妈妈回去。我居然把自己搞到了这种地步,被人家赶了出来!

  “唉!我真不明白当初你图了个啥,就是为了生一个孩子出来吗?离了陆涛你就嫁不出去了?就不能生孩子了?”妈妈看我不言语,一边往前走一边独自叹息道。

  来到大街上,我和妈妈打出租车回了乡下,妹妹则负责把我的自行车骑回来。

继续阅读:六 住娘家的日子(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加油,宝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