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 住娘家的日子(二)
冷眼2018-07-21 17:373,342

  寒假结束后,妹妹返回大学上学去了,这样房间就宽松起来,爸爸终于不用再睡沙发了。看到爸爸有床睡后,我晚上才可以睡得踏实,尽管依旧要起夜为阳阳喂奶或换尿布,但并不感觉劳累,也就是说,只要爸爸能休息好,我就能休息好。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地过,照顾阳阳和享受和他在一起的快乐成了我生活的全部内容。

  阳阳三个月时已经学会翻身了,但一开始他常常是翻过来,却翻不回去,他的小胳膊还很无力,不足以撑起他的上半身,待他挣扎累了哭喊着向我们求救时,笑够了的我们才会抱他起来。阳阳成了我生活的全部,他的一频一笑对我来说都是一个需要通告全家的大事,他的每一点变化都让我惊奇不已,每次凝视着他的小脸,我都感觉自己非常幸福,我所有的忧伤都被这个小家伙的笑容给溶化了。

  妈妈对阳阳的爱也一日深似一日,就连阳阳每天拉的巴巴,妈妈都要像一个学者一样对这堆黄黄的排泄物研究好一阵,察其色,闻其味,然后判断阳阳有没有受凉,或有没有消化不良,严然一个儿科专家。她不再说我不应该生下孩子之类的话了。爷爷更是除了吃睡就是和他的曾外孙呆在一起,已即将走完一生的他,好像对生命的起点很好奇和羡慕,好像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长大和变老的,想从阳阳身上得到答案似的。

  可上帝仿佛总是不想让一个人的快乐持续太久,总是要生出些变故来,不然人世间也不会有那么多纷繁复杂的故事。在春天已经来临,室内的炉子即将撤出去,我也早已忘记煤烟的危险时,我家出事了,爷爷被煤烟熏倒了!我对妈妈说,整个冬天炉子都没出什么事,为什么天暖和了却出事了呢?妈妈说,正因为是天暖和了,煤烟才容易把人熏倒。随着气温上升,人们会把炉子里的火苗用煤屑压住,让煤炉里的煤燃烧得慢些,散得热少些,而煤炭正是在不完全燃烧的情况下才会释放CO气体的,再加上用了一冬天的烟筒已有些堵塞,更糟糕的是春天的风大,顶着烟气出不了烟筒,而初春的天气,完全撤了炉火,家里还是显冷,总得到清明前后才能真正把炉子搬出屋子。这好几种因素加起来,初春反而成了煤烟熏人的高发期。

  幸好爷爷中毒不严重,送到医院只吸了一次氧就清醒康复了,也没留下什么后遗症。但这次可把我给吓坏了,我不敢再把儿子放在有煤炉的家了,当天就让妈妈把炉子撤出了屋子。三月初,没有取暖设备的屋子还是寒气袭人,温度过低,在冷屋子里只睡了一夜,阳阳就感冒了,打喷嚏,流清鼻涕,接着是咳嗽,最后我不得不抱着刚满百天的阳阳去了县城里的中医院。

  现在的医院,一进去就免不了输液,即使阳阳只有三个月,即使找得是中医师,医生也开出了两天的输液药量。一开始,护士用针头在阳阳的小胳膊上扎了三次,都没能找到阳阳的血管,反而把阳阳扎得哇哇大哭,我心疼得真想退药不输了,但又担心把阳阳抱回去延误了他的病,导致他高烧起来。这可怎么办好?看着哭闹不止的阳阳,我一时没了主意,而陪我一起到医院的妈妈也着急起来,居然对我说了一句:

  “要不叫陆涛来吧?”

  “叫他干么?”我不同意妈妈叫陆涛。

  “陆涛毕竟是阳阳的爸爸,阳阳病了,总该通知一下他吧?”妈妈没等我回答,径直走了出去,我知道他是去电话亭给陆涛打电话了。

  只用了十多分钟,陆涛就出现在了我和孩子面前。

  “怎么搞得?怎么能把孩子搞得生病了呢?刚三两个月大就开始输液,那长大了有了病怎么办?人们说输液多了人就有抗药性了,以后再输就不起作用了。”

  为什么我决计要和陆涛分开呢?就是因为我们总是话不投机!你听他说的这些话,分明是在责备我没有带好小孩,他这种不劳动的人反而有理了!

  “你什么意思?是来教训我来了?如果你是来骂人来了,那请你离开吧,这里不需要你。再说了,皇帝还要生病呢,小孩生个病有什么大不了的?难道我一个人照顾小孩反而有了罪了?”我强硬地驳回了陆涛的话。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对这么小的孩子要特别注意,孩子这么小就用抗生素对身体不好。”陆涛还在质疑我。

  “走开,我的孩子我自己带,不用你管!”我火了,朝陆涛吼道。

  “是你的孩子也是我的孩子呀,我怎么能不管呢?”

  “这孩子不是你的!”

  “什么?”

  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果然顶用,一下子就把陆涛给镇住了,只见他蹬着两只眼睛大张着嘴僵在那里一动不动了。我确实太生气了,他要么不来,一来就和我吵,完全体会不到我带孩子的辛苦。

  “孩子生病,你们却在吵架,那有你们这样当父母的?”妈妈在一旁说话了,明显是在批评陆涛。

  听了妈妈的训话,陆涛好像缓过神来了,他看看妈妈,又看看阳阳那张小脸,面部表情又回归了平静,因为阳阳长得越来越像他了,简直就是微型版的陆涛。

  “以后别乱说话,会引起别人误会的。”陆涛告诫我道。

  “谁会误会啊?你看孩子的这张脸是能让人误会的吗?要说阳阳不是小燕生的倒或许会有人相信的,没一点他妈妈的模样。”妈妈一把拉过陆涛,指着阳阳对他说。

  “其实我也不是怪你们没带好孩子,我不是看到孩子生病心里着急嘛。”陆涛解释道。

  “什么也不用说了,你走吧,这里不用你管。”我还在生气,一眼都不想看眼前这个我当初死活要嫁的男人。

  但陆涛不生气了,他和我商量道:“中医院条件差,咱们把孩子转到人民医院去吧?”

  “不要紧,孩子只是一个小感冒,在中医院就可以治好。”我没理他,妈妈回答了他的问题。

  “还在发烧吗?”陆涛又问。

  “一开始有些低烧,现在体温已经降下来了。”妈妈说。

  “只要不发烧,人就不紧张了,一开始把我给吓坏了。”听了妈妈的话,陆涛的脸上开始有了笑容。

  “这样吧,我回去做饭,让陆涛陪着你,一会儿我就给你们送饭过来了。”妈妈把我交给陆涛起身回家做饭去了。

  妈妈走后,我和陆涛长时间相对无言。陆涛为了排遣无聊,每隔一会儿,就凑过来用眼睛盯着输液管里的水滴看一阵,他在观察水滴滴落的速度是快还是慢,还不时地用手去转动一下输液管下端的调节旋纽,可经他一调节,液体不是滴得太快,就是卡住不流了,最后不得好几次叫护士来修正。

  “你能不能不要动?”

  我终于忍无可忍,向他提出了警告。接下来他老实了一阵子,没乱说话,也没有再乱动,不一会儿就躺在旁边的一个空床上睡着了!我真是后悔死了,我不知道要这样的男人有什么用?不是吵架就是睡觉,而抱着孩子输液的我腿都麻木了。

  第一步液体输完时,时间已过了两个小时,问题是还有两步,我预计还得四个多小时才能给阳阳输完今天的液体。阳阳躺在我的怀里也睡着了,我一动都不敢动,只怕惊醒他,因为如果他哭闹起来,这个液体就输不成了。不过我很喜欢受这份罪,能有机会为孩子累得腰酸腿困,是我的福气,这种操劳是一种享受,我感觉做母亲要比做人妻要荣耀的多,傲气得多,因为孩子就是我最大的成就,因为我终于成了一个有人需要且离不开的人,在这个世界上,我终于有了一个隆重的角色,那就是――母亲!

  妈妈送来晚饭的时候,陆涛还在沉睡,妈妈推了他好几下他才醒,看到妈妈递过来的饭,他端起就吃,没有一点不好意思,好像吃的是他亲妈送来的饭。

  等液体全部输完,已是晚上十点多了,陆涛送我们回了我乡下的娘家,可一进我娘家的门,陆涛就惊呼道:

  “这屋子好冷啊?怪不得孩子感冒了,为什么不生火炉呢?”

  “原本一直生着火炉,前两天小燕怕熏着孩子,把火炉给撤出去了。”妈妈赶紧解释道。

  “这可不行,孩子不能睡在这么冷的家里,我必须把孩子带回去,咱们家可是有暖气的!”

  陆涛对我命令似的说了句,就开始收拾孩子的衣物,看他那样子一晚都不想让孩子呆在这里,他的这一举动伤到了妈妈,妈妈眼睛含着泪对我说:

  “既然陆涛不放心孩子在这里,你就带孩子跟他回去吧,不然孩子再有个三长两短,我可负不起这个责任。”

  我本早已打定主意不再返回婆家,只等着拿离婚证的,但现在为了不让妈妈为难,也不想再让陆涛说出些让妈妈伤心的话,决定先跟陆涛回去。再说过一段时间,我的产假休完后,我就必须回县城上班了,到时若孩子在乡下,照料起来确实不方便,看来我不得不再回婆家生活一段时间了。不过,我并不打算回去住多长时间,我计划等我休完产假上班时,就雇个保姆来照看孩子,然后租个房子搬出去住,接下来就是把离婚事宜提上日程来,我不能借着孩子赖着不走吧?

继续阅读:八 保姆风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加油,宝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