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 保姆风波
冷眼2018-07-24 21:213,616

  城里的家确实舒适,暖融融的,有暖气的房子,没有煤烟,也不用担心把孩子冻着。我搬回来住后,见妈妈少了,但见婆婆多了,婆婆隔三岔五地抱着小姑子的孩子来我这里看阳阳,她喜欢把两个孩子放一起,比比身长,比比胖瘦,比比眼睛大小等。阳阳不仅越长越漂亮了,而且个子也长得快,四个月的时候,身长就已超过了比他大五十天的表姐。他的小手已经学会了抓握东西,但不论抓到什么,都往他嘴里塞,他正在用啃咬的方式来认识这个新奇的世界。此外,原本和我的婆婆一样不愿多理我的大姑子也来我这里多了,有时,她们母女会在中午留下来吃饭,当然,擅长烹饪的她们总是会炒一大桌美味给我和陆涛吃。渐渐地,婆婆和我的关系变得融洽些了,经常和我说说笑笑的,不像以往总是拉着一个脸指责我没把家打扫干净或没按时给陆涛做好饭等等。大家每天围着两个宝宝转,以前那些不愉快的事暂时让人忘记了,尤其是我和陆涛,竟一时忘记了我们的离婚约定。

  但快乐总好似梦幻一样,不知在什么时候,你就会冷不丁被人从美梦中惊醒,回到残酷的现实当中来。这次把我从美梦中惊醒的是妈妈。一天,妈妈提着一篮鸡蛋来看我,当时正在我这里的婆婆竟然没有招呼走进来的妈妈,而是无视妈妈的存在,抱着她的外孙女推门离去了。婆婆走后,妈妈落泪了,说以后不来看我了,说婆婆明显是不欢迎她来。妈妈走后,我当晚就和陆涛吵了起来,强烈表示了对他妈妈无礼我妈妈的不满。在吵架当中,我冷不丁说了一句:“我明天就搬走!”,而陆涛依旧是那种从不讨好我的态度,直接甩给我一句:“好,你想走就走吧,反正这种话你已说过无数遍了。”

  我不得不走了,因为陆涛完全没有给我台阶下。其实我也必须得有一个真正属于我自己的家,可以让我妈妈来去自由而不用看别人的脸色!后来我是在半个月后搬出去的,因为租房子和找保姆需要一个过程。尽管我走的时候婆婆和陆涛已放下了他们冷傲的姿态,劝我留下来,但我早已厌烦了他们母子对我忽冷忽热的态度,我没听他们的,决然离开了陆家!

  我搬出去后,陆涛虽然白天会来看我和孩子,但晚上就回去了。我们开始了正式分居的生活,并且商定好等孩子过了一周岁的生日,就去办离婚手续。

  一个月后,我休完了半年的产假恢复了正常上班。我上班后雇了保姆来照看孩子,可情况并不乐观,主要原因是总找不到合适的保姆,我竟然在两三个月内换了三个保姆!

  我一开始雇的保姆是一位农村来的六十多岁的老大妈。我原本认为老大妈照料婴儿的经验丰富,又有耐心,会照顾好孩子的。但后来发现这位大妈充分保留了她在农村不讲卫生的习惯,比如,给孩子喂完奶后,经常不洗奶瓶,重复使用,每次都是我发现时,她才拿奶瓶去水管子上简单冲一下,而懒得用开水消毒。又比如,孩子拉完后,不给孩子洗屁股,而只是简单地用卫生纸擦一下,且太用力,没几天,阳阳的小屁股就被擦得红红的,发炎了。至于她晚上上床睡觉经常不洗脚等问题我就不多说了。直到有一天,她给孩子吃了一口没洗过的苹果,导致孩子哑嗓发不出音来,我就不得不把她给辞退了。我带孩子去医院检查,医生说可能是果子上残留的农药致孩子嗓子哑的,好在情况不严重,半个月后孩子恢复了正常。

  我雇的第二位保姆是一个没嫁人的只有二十一岁的小姑娘。其实我本想雇一个三、四十岁的大嫂来照看孩子,但这个年龄段的保姆太难雇了,没办法,我只好把这个小姑娘领回家。小姑娘来家里后,我尽量在上班前把阳阳喂饱,因为小姑娘根本就不会给孩子喂奶。我也不会让小姑娘洗衣服,担心她洗不干净。当然,更不用小姑娘做饭了。小姑娘的任务就是看着孩子别摔了碰了。这样还不行吗?事实上就是不行。有一天,我请假回家,准备抱孩子去打预防针,可当我刚走到我租住的房子的门外时,就听到房内音响大开,鼓乐喧天,不知道的还以为屋内开舞会呢。我好奇地打开房门,走入屋内,发现我家的音响里正播放着舞曲,声音振耳,而小保姆则一个人在客厅中央踏着节奏舞动着身体,一副自我陶醉的样子,全然不知我已回来。我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一时竟不知所措,站在门口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然后赶紧一个箭步走过去,把录音机给关掉了。随着音乐的停止,小保姆像一个突然断电的机器人似的停下了舞步,待她扭身察看缘由时,才看到怒视着她的矗在墙角的我。

  “阳阳呢?”我强压着怒火责问小保姆。

  “睡觉。”小保姆答。

  “睡觉?”我完全不敢相信地看着小保姆反问道。

  “对。”小保姆倒显得很平静,好像她的工作根本没有问题,一副任由检查的样子。

  我感觉简直不可思议,莫非我儿子天生有神功,能在摇滚舞曲中睡着?我满腹狐疑地急急走进卧室,看到床上空空的,根本就没有阳阳的身影。

  “阳阳呢?”我急了,冲小保姆大吼。

  小保姆一开始是站在卧室门外的,当她看到我冲她怒吼时,才不解地从卧室门口探进半个身子向里张望,立时,空荡荡的床铺让她紧张了起来,她一边用眼睛在屋内来回搜索着,一边喃喃地问自己:“阳阳呢?”

  此时的我已顾不上和小保姆生气了,站在原地来了个三百六十度旋转,把整个卧室都察看了一遍,但仍旧不见阳阳的踪影,只看见阳阳的小被散落在地上。当我下意识地弯腰捡起小被子时,才猛然发现我的儿子正酣睡在地板上小被子下面。我赶忙把阳阳抱起来,放到床上,阳阳至始至终没有醒,翻了个身又睡去了。我把儿子全身上下检查了一遍,没发现有什么明显的外伤,只是看到阳阳的脸污浊不堪,好像哭过,有明显的泪痕,且鼻涕糊了一脸。我推测了一下:可能是阳阳醒来后,自己翻身连同小被子滚到了床下,然后就大哭,可外面客厅里伴着音乐跳舞的小保姆没听到阳阳的哭声,后来阳阳哭累了,就自己在地板上睡着了。

  人到了极度愤怒的时候反而不会发火了,因为已无话可说了,因为什么也没必要说了。我只是从包里掏出一百五十元钱递给小保姆,然后静静地对她说:“你走吧,明天不要再来了”

  接下来,我和单位请了三天假,先是带阳阳去医院做了一个全身检查,确认了他身体没问题,然后狠心以每月二百元的价格,雇用了一位四十多岁的大嫂给我看孩子。我的工资只有三百多一点,所以保姆费就占去了我一大半的工资,再加上房租费和生活开支,即使有陆涛负责买奶粉,我的工资也不够用。每月我都要向大姐借钱。

  一开始,我对雇来的这位大嫂很满意,她照看孩子的经验比我多,也爱干净,自从她来了以后,我的房子每天都是干干净净的,阳阳也渐渐胖起来了。已经九个月的阳阳学会了爬,开始像一只小老虎一样爬上爬下的,一刻都离不开人。大嫂从未让阳阳摔碰过,奶和水都喂得很规律,很让我放心。大嫂来后,我发现阳阳的饭量大增,一周一罐奶粉都不够他吃,后来每周两罐奶粉也见底了。我以夸耀的口吻和单位同事聊起阳阳的食量来,同事们都不敢相信,单位的薛姐说她妹妹的孩子和阳阳差不多大,一周吃一罐奶粉。但我不以为然,我坚信是我们家的小老虎太强壮太能吃了。直到有一天,大嫂回家时,不小心把包掉在地上,包里掉出一个塑料袋来,塑料袋里散出些白色粉末来,我不用凑近也能看清楚,那是奶粉!

  “你家的奶粉好,我拿了点回去给我的小外甥尝一尝。”大嫂快速从地上捡起包和那个装奶粉的塑料袋,尴尬地对我笑笑说。

  “可以,可以,你拿回去给孩子吃点儿吧。”

  我当时确实没当回事,我认为家在农村的大嫂家里困难,买不起好奶粉,拿阳阳的奶粉给她的小外甥尝一下也没什么,偶尔一两次,只要不是每天拿就行。不是每天拿?我突然起疑心了,每天我下午下班后,大嫂就回家去了,她该不会是每天带阳阳的奶粉回家给她外甥吃吧?想到这里,我打开奶粉罐,看到里面的奶粉并没有少多少,我又打开另一罐,里面也有半罐奶粉,不过我发现两罐里面的奶粉颜色有些差异,好像不是一种奶粉,我分别冲了些,味道也不大一样。再后来,当我发现我家垃圾桶里有一个廉价品牌奶粉的包装袋时,我破案了:大嫂不仅偷阳阳的奶粉,而且还把廉价奶粉调包给阳阳吃,也就是说,陆涛给阳阳买的优质奶粉大多都到别人家小孩的肚子里了。

  怎么办?如果把大嫂辞了,我再去那里找保姆?如果不辞,陆涛快买不起奶粉了。没想到正在我左右为难时,大嫂主动打来电话辞工了。我知道她是不好意思再来我家里来了。

  陆涛晚上过来看我们娘俩的时候,我正抱着一个空奶粉罐哭泣。

  “哭什么?吃完我再买嘛。”陆涛以为我心疼他买不起奶粉,“别的买不起,我儿子的奶粉就是砸锅卖铁也得买,你不用发愁,儿子的奶粉钱肯定不用你负担。”陆涛继续说。

  “明天我要把阳阳送回他姥姥家去了。”我抹掉眼泪说。

  “为什么?”陆涛不懂我的意思。

  “大嫂不来了。”

  “为什么?”

  “她偷阳阳的奶粉被我发现了。”

  “偷奶粉?”

  “对。”

  陆涛看着我好久没说话,这种事显然也是他想不到的,也是一下子明白不了的,他需要好好消化一下,年轻的他和我还远不知社会的复杂和生活的艰辛,我们的人生其实才刚刚开始,不论是从事业方面讲还是从家庭方面讲,都是这样。

继续阅读:九 何去何从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加油,宝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