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 两个小天使
冷眼2018-07-31 15:424,223

  第二天一大早,陆涛就过来把阳阳接走了。有了婆婆帮我照看孩子,中午我也可以安安静静地睡个午觉了,自从生了阳阳,我还没好好睡过一个午觉呢。

  一晃一个月就过去了,这期间,我没有去过婆婆那里,婆婆也没有来过我这里,陆涛是我们俩之间的使者,每天负责在我们俩之间传递着一个小天使――阳阳!每天,我把阳阳交给陆涛的时候,总要让陆涛捎给婆婆几句话,内容一般都是阳阳昨晚有无异常,睡得好坏,或今早我喂阳阳吃了什么食物等等有关阳阳近十几个小时的饮食情况和身体状况,这样做是为了让婆婆合理制定当天对阳阳的照料方案。而晚上,陆涛把阳阳送回我这里时,也会带一堆婆婆对我说的话,比如陆涛经常会这样转述:别再喂阳阳任何东西了,他白天吃了很多;或明天给孩子穿厚点,气温要降;或别喂凉食,阳阳拉稀了等等之类的话。就这样,我们每天交换着信息,生怕没有衔接好,让阳阳产生不适。

  当然,问题总会出现的,阳阳和其他孩子一样,咳嗽、流涕、便稀的事很难避免,何况现在是气温越来越冷的秋冬季,正是感冒的多发期。每当阳阳有什么不适时,我不由得会猜疑婆婆是否带阳阳到屋外时没给阳阳戴好帽子感冒了,或给阳阳吃得太多了等等,婆婆也一样,常认为我晚上没给阳阳盖好被子或给阳阳洗澡时水太凉了等等,每当遇上这种情况,陆涛不论是来我这里还是回他妈妈那边都要听一大堆唠叨,也就是说,我和婆婆在不见面不打电话的情况下也要时不时地拌嘴吵架,借着中间这个传话的人。

  所以,我倒觉得和婆婆不见面的感觉很好,不然,我们之间一定会因为陆涛或阳阳产生好多纠葛。可不见面是不可能的,没用多长时间,我就不得不去见婆婆了,因为陆涛给我打电话说他去省城进货晚上回来迟,让我自己去婆婆那里接阳阳。

  下午下班后,我怀着复杂且略显沉重的心情去见婆婆,一路上还模拟过好多种见到婆婆后的场景,也在内心练习过见到婆婆后我应该说的台词,我总担心和婆婆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虽然我现在并不怕这个“老佛爷”,但不知道为什么,在见她之前总是有一种莫名的紧张。见婆婆总不比见自己的亲妈,和亲妈即便是刚吵过一架,也可能会不假思索地掉头回到她身旁,甚至是索性往床上一躺,等亲妈做好饭来哄自己吃。在亲妈面前,我永远是孩子,可以撒娇,也可以耍赖。但在婆婆面前就不同了,我和婆婆之间好像隔了一座山,很难沟通的。

  其实婆婆早已退了外面租住的房子,带着公公搬回了我和陆涛结婚后住的那套房子里。这样,婆婆可以更好地照顾他的老公、儿子及孙子外孙了。再说因为我坚决不回去住,婆婆把房子收回我也无话可说。我知道婆婆很辛苦,照顾着一大家子,像个超级保姆。幸好不是我要求婆婆为我看孩子,而是婆婆主动要看,否则我心里会过意不去的。只是婆婆的强硬、霸道总是让我胆怯,在她面前,家里每个人的一举一动都得在她的监视之下,并且她时不时地要对谁进行一番指正和说教,她对我这个外来媳妇也这样,常常以命令和责备的口气和我说话,这让我很不习惯也不高兴。虽然后来我们分开住了,但婆婆对我和陆涛一点也没放松警惕,常常对我们进行远程摇控,让我感觉还是没有自由。公公则正好相反,一整天也很难听到他说一句话。也难怪,公公和婆婆这样强势的女人在一起过了几十年,当年的锐气早就被消磨光了,最终像一个士兵一样每天听从着老婆的指挥,尽管他在退休前曾是一位政府官员。至于陆家的子女们,和他们的父母一样,呈两极分化状,我的小姑子完全随了她妈妈,处处不示弱,而陆涛和他弟弟陆海则随了他们的父亲,整日沉默不语。

  婆家的住房是一个平房独院式的极休闲的住宅,院内还种着两个已覆盖房顶的大枣树,这种田园式院落是在农村长大的我最喜欢的。在炎热的夏天,全家人可以自由自在地坐在院子里的枣树下吃饭;一个人在的时候,都可以关了院门端一大盆热水在院子里洗个澡。不像我现在租住的大杂院,院内已被住户们用旧砖破瓦搭建的小厨房或小贮物间给挤得没多少空间了,只剩中间一条歪歪扭扭的走道了,一回家,就只能把自己关在那狭小的空间里。可世事难料,没想到,我在婆家这个独院里只住了一年多。

  我走进来的时候,两个宝宝和他们的爷爷坐在床上,婆婆和小姑子则围在床周,三个大人正乐呵呵地逗两个小鬼玩。

  “妈,我要带阳阳回去了。”

  我简单地和婆婆打了一声招呼,直接走到阳阳身边,准备为他穿衣戴帽,抱他离开。

  “等会儿,你刚从外边进来,身上都是冷气,会让孩子受凉的,你喝口热水等身上暖和了再抱孩子。”

  婆婆一把推住了我,让我在一旁缓几分钟再抱孩子。现在还不到冬天,我能带进多少冷气进来?无奈,我倒了一杯热水喝起来,这可是任务,不渴也得喝,不然婆婆不让接近阳阳,虽然阳阳是我生下来的。可阳阳一见我就张开两只小胳膊要我抱他,婆婆看到后塞给他一个橡皮狗让他玩,看到玩具他一下子被吸引住了,旋即忘记了我这个妈妈,开始研究起这只会叫的橡皮狗来。阳阳用小手使劲抓捏着橡皮狗,每捏一下,橡皮狗就吱地叫一声,声音把坐在他旁边的小表姐月月吸引过来了。比他大五十天的小表姐扭过身来,一看到阳阳手里的橡皮狗,立马就把她手里的那只布娃娃扔掉了,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从阳阳手里把橡皮狗夺去,以至于阳阳一时竟没反应过来,他先看了看自己两只空空的小手,又看了看周围每一个人的脸,发现没有人为他讨回公道,才决定自己爬过去和姐姐讨要。但阳阳显然是勇猛不足胆怯有余,他试着从姐姐手里抢了两下都没成功,姐姐抓得很紧,他一伸手,姐姐就把身子转过去,这样阳阳在床上追着姐姐转了一个圈也没能要回自己的东西。我原本以为阳阳会哭的,但令我惊讶的是,阳阳没有哭,而是轻易就放弃了讨要,随手拿起身边的一张扑克牌玩起来。

  “你就不能让着点儿弟弟吗?真是随了你妈了,一点都不讲理。”

  一旁观战的婆婆笑嘻嘻了批评了外孙女一句,很明显,这种批评实则是一种表扬,看得出婆婆对月月的强势更满意。

  “阳阳,上!和姐姐把狗狗抢回来。”小姑断定阳阳敌不过自己的女儿,故意把阳阳的小手拉向月月这边,鼓动他再次进攻,表现出极希望再次看到阳阳惨败的兴奋样。

  还好,阳阳没有听他姑姑的话,很满足地玩着画有图案的扑克牌。

  “我儿子多有修养,这么小就懂得礼让女士了。”暗自为儿子着急的我能做的只有为他说一两句辩护的话了,我做大人的,总不能参和进去,替他把玩具夺回来吧?

  原以为这声争夺战暂告一段落,不想,月月突然又扔掉了橡皮狗,猛地扑过来又把阳阳的扑克牌抢走了。阳阳的反应还是和刚才一样,没有生气,断续在他周围寻找着下一个玩物,但这一次他什么也没找到。这时他开始求助了,他仰起头看着我,用一只手指着姐姐,嘴里啊啊地乱说一通。我也不知道他是向我告姐姐的状呢还是要我帮他夺回他的玩具,但我没有回应他,我想看他下一步要怎么做,我知道我的儿子到底有多大的能耐,到底在和姐姐共处的世界里可以占据个什么位置。虽然现在看来,阳阳处于下风,但说不定一会儿他忍无可忍的时候会突然暴发,一举取得胜利!果然如我所料,阳阳面见争取不到外援,开始自己进攻了,他突然一只手揪住姐姐的衣袖,用另一手强行夺回了自己的东西,其速度和力度都是超乎周围所有人的想像。可要强的小月月显然是不能容忍阳阳造反,像一只发怒的小猫咪一样,张开五指,在众目睽睽之下,在阳阳脸上狠抓了一把,就在阳阳“哇!”的一声大哭起来的同时,周围观战的几个大人同时冲过来,我一下子把我的儿子抱在怀里,小姑子和婆婆则把那个小女魔头拉向另一边。

  阳阳的小脸上被恶姐姐抓出一道足有一厘米长的血痕,血就要渗出来了!阳阳痛得大哭不止,鼻涕泪水全流出来了。我真的生气了,为阳阳把脸擦干净后,抱起阳阳就往外走,一句话不说。

  “等一会儿,给孩子涂些紫药水再走,怕感染了!”婆婆拉住我要给阳阳上药。

  “不用了,我带他去诊所吧,这么小的孩子还不知道能不能用紫药水呢。”我执意要走。

  “平时两个孩子玩得可好了,今天是第一次打架。”身后的小姑子不好意思地对我解释着。

  “小孩子在一起,打架是免不了的。”

  听,婆婆一点歉意都没有,不能说小孩子错,至少照顾孩子的大人有失职吧,虽然小孩子打架是常事,但不是尽量阻止的好,伤到谁都不好。不过我多于生气的是惊讶,这么小的孩子,在没有任何大人影响的情况下,竟然表现出了这样完全不同的天性!为什么月月那么强势而阳阳这样温顺呢?不满周岁的他们,秉性竟然如此的不同。这说明婴儿也是有个性的!且这种与生俱来的个性在他的一生中都很难隐去,会伴随一生,并由些来与别人相区别。

  “照这样打下去,我明天就不敢送阳阳过来了。”我接住婆婆的话没好气地说了句。

  “看你说的,又不是每天打,因为孩子的事生气可不对!”婆婆开始训斥我了。

  “好了,我要走了。”我没再说什么,推门走出了院子。我不愿意和婆婆吵嘴,一个横子说,一个竖着说,能说清楚吗?

  “记着去卫生诊所给孩子上些药啊!”我走出去后,婆婆在我身后喊了句。

  我没再回应,头也不回地走了。

  给阳阳去诊所做了简单的消毒处理后,我带阳阳回到了家里,憋着一股气的我给陆涛和妈妈都打了电话,还带着点哭音,但陆涛和妈妈听了我的汇报,都说了和婆婆同样的话:“小孩子打架常有的事,别大惊小怪的!”

  看来我和阳阳一样,都是没有人帮。没办法,只有我们娘俩对话了:

  “阳阳,你就不能厉害些吗,一个男子汉怎么能让一个小女生打成这样?都挂彩了!”

  “啊、啊、啊、啊!”

  “你怕她什么?勇敢些不行吗?”

  “喔、喔、喔、喔!”

  “你听懂妈妈说的话了吗?”

  “哒、哒、哒、哒!”

  “你随你爸了?不对呀,你爸对妈妈脾气挺大的呀?”

  “叭、叭、叭、叭!”

  “好了,我们吃些奶睡吧!”

  我给阳阳喂了奶后,就和阳阳上床睡了,可刚犯迷糊,就听有人敲门,我问:

  “谁呀?”

  “我,陆涛!”

  “我睡下了,有事明天再说吧。”

  “我看看阳阳。”

  “明天再看吧,阳阳睡着了。”

  “让我进去看看嘛。”

  “去,别烦我!”

  我没让陆涛进来,我们还在分居,再说我现在心情不好,这么晚了让一个男性进来多不安全?!我一个人已经习惯了,不,有阳阳陪着我就够了,阳阳永远都不会背叛我的,永远都不会让我伤心的,我相信!我已经有小丈夫了,即使以后离了婚也不会再嫁人了,当你把你的一切都给了他的时候,他居然不稀罕!我已经有了儿子!我不会再孤独了!

继续阅读:十二 同学刘佳(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加油,宝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