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 离婚
冷眼2018-08-28 14:493,449

  天还没亮我就睡醒了,准确地说是被冻醒的,黑暗中我用手摸了一下,发现我半个身子露在被子外边,我什么时候把被子给踢掉了?我伸手抓起被子往自己身上拉,却怎么也拉不动!怎么回事?用手摸过去,猛然发现我身后有一个庞然大物!原来我是生生被这个庞然大物从被窝里给挤出来了!

  “喂,喂,喂!你怎到我床上来了?”

  我转过身子,使劲推搡着占了我大半个床和大半条被子的陆涛,可沉睡着的陆涛只是翻了个身,完全没有听到我说的话。

  “醒醒!醒醒!”我坐起身来,抓着陆涛的肩来回摇晃着。

  “你干什么,还让不让人睡了?”陆涛终于被我摇醒了,他火气冲天地大声呵斥着我。

  “睡?你看你在那里睡着呢?你都快把我挤到床下了。”

  听我这样说,陆涛似乎意识到什么了,暂时把他心头的火苗掐灭,然后左右看了看,发现他确实占得地盘太多了,他往旁边让了一下,腾出半条被子和半个床来,然后他把被子掀起来,示意我钻进去!

  “回你的沙发上去睡,不然我去沙发上睡!”我冷冷地说。

  “老婆,我快一年没碰你了,让我抱一下嘛。”陆涛嘻皮笑脸地一把拉过我把我抱在他怀里。

  “干什么?!”我挣脱了,从床上跳了下来,立在地上。

  看到我不接受,陆涛脸上的笑容即刻消失了,绷着脸对我说:“过不过来?”

  “不!”我坚定地说。

  “永远也不让我碰你了?”他又问。

  “我们已经定了要分开了,你这算什么?”我说。

  “我们也可以不分开呀?”

  “有什么理由不分开吗?难道你爱上我了?”

  “我一直都在爱你,你难道不知道吗?”

  “我真的不知道你对我的爱在那里。”

  “好了,咱俩别再探讨爱情这个深奥的理论了,现在全城人都在睡觉,咱们也应该睡觉,大半夜的吵什么?来,过来!”

  陆涛的脸就是这样一会儿晴一会儿阴的,现在他又厚着脸皮探过身子来试图拉我上床,可我甩开了他的手,离开床坐到了沙发上。陆涛坐在床上直盯盯地看了我足有五分钟,突然他跳下床,穿上衣服,没再说一句话推门走了。

  看着陆涛离开的背影,我一个人呆在黑暗中内心突然感到有一丝悔意,我是不是不该让他在黑夜中离开?要走也应该等天亮了让他走,这么黑出去让人多不放心啊?可我又想,我如何能依偎在一个随时可能要我和离婚的男人的怀里?虽然他是我丈夫,但我们之间除了结婚证那张纸外还有什么?我真的还做不到只为满足肉体的欲望而和一个男人纠缠在一起。

  天亮了以后,陆涛打电话过来了,他就说了两个字:“离婚!”。他约我到购物中心大楼前碰面,然后一起去民政局办理离婚登记。

  现在对于离婚这件事,我已能平静地面对了,因为离婚二字已在我和陆涛的嘴上挂了一近两年了。问题是我得先去单位和局长当面请个假,昨天我就没和局长请假,今天若不去当面解释的话,恐怕局长以后不会再给我留余地了。

  我抱着孩子去了单位,见到局长,我解释了一下昨天没请假的原因,然后又请求今天再请一天假,但局长断然拒绝了我:

  “你想不想干了?不想干就辞职!要么是每天迟到,要么是三天两头地请假,你以为国家给你的工资是让你白拿的?”

  “我要去离婚,已经和孩子他爸约好了。”站在局长办公室里的我低着头怯怯地说。

  “离婚?不行!你给我老老实实按时按点地上一个月的班再谈你离婚的事吧,你把工作和家庭都搞得一团糟,还要让谁来同情你?你是不是应该反省一下自己?”

  听着局长的大声斥责,我不敢再说什么了,无趣地退了出来。

  怎么办?如果我不赴约,会让陆涛以为我不想离婚呢?我怎么能向他低头呢?要不偷跑吧!最后,我趁局里人不注意,悄悄溜出了单位。

  当我回家取上户口本和身份证,抱着阳阳来到购物中心大楼前时,果然见陆涛抽着一支烟等候在那里。他见到我没言语,直接朝民政局的方向走去,而我抱着儿子紧跟在他身后。我们一前一后刚走出十多米远,迎面就遇上一位熟人,是陆涛的初中同学武大任,对方也带着他的妻子和刚满一周岁的儿子。

  “哟,三口子逛街?”武大任主动和陆涛打了个招呼。

  “哦――,是,是,逛街。”陆涛极不自然地笑笑。

  “你们俩今天都不上班?”武大任问。

  “不上,请假了。”陆涛答。

  “请假出来逛街?不错呀!”武大任笑着说。

  “其实是带孩子去看病,顺便逛逛街。”陆涛赶紧又撒了个谎。

  “是,天气凉了,要注意孩子的保暖问题,我儿子前两天刚感冒过,今天才好些。”武大任指着依偎在爱人怀里的儿子说。

  “你现在还在乡政府里上班?”陆涛问道。

  “这几天正在等待组织上的重新安排,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过两天我要去县政府上班了。”武大任故意压低嗓门,颇神秘地对我们说。

  “看来你又要高升了,恭喜!”陆涛向武大任抱了抱拳。

  “要说恭喜现在还早,等事情定了,我请你们两口子吃饭!”武大任拍着胸脯对我们俩说。

  “好,好,等你的好消息!”

  “好,再见!”

  在陆涛和武大任对话期间,我一直在一旁端着笑脸,没有发言。待武大任一家三口走远,我和陆涛又恢复了冰冷的面孔,继续一前一后向民政局走去。

  今天不知是什么日子,可能是一个黄道吉日吧,在民政局婚姻登记处办理结婚登记的新人特别多,我和陆涛看着眼前一张张喜庆的脸,自觉没趣地分别坐在两个角落,准备等待人员散去后,再上前申请离婚。

  “你们二位要办什么?”不想一位工作人员主动上前询问起我们来。

  “离――婚!”

  我没有答话,是陆涛犹豫了一阵后说出了我们此行的目的。

  “离婚?离婚请到这边窗口办理。”

  随着工作人员对我们的大声指引,室内所有人的脸一齐扭向了我们俩,他们一会儿看看抱着孩子的我,一会儿又看看陆涛,有人还在窃窃私语:“孩子这么小就要离婚?”

  在众人的注视下,我和陆涛同时站起身,走向靠里的那个办事窗口,走近才看到,这个办事窗口摆着一个“离婚登记”的标牌。

  “请把离婚协议书给我。”工作人员对我们说。

  “离婚协议?没有啊!”陆涛说。

  “我们没写协议。”我接着说。

  “我们这里只受理协议离婚,就是要把财产如何分配、孩子由谁抚养、以及其他问题协商清楚,写在协议里,双方签字才行。”工作人员详细地和我们解释道。

  “我们之间没有财产,所以不存在财产分配,至于孩子,是由我来抚养。”我对工作人员说。

  “孩子由我来抚养!”还没等工作人员说什么,陆涛就和我叫上了。

  “看来你们之间没有协商好孩子的抚养问题,有争议的离婚一律到法院起诉,由法院来判决,我们这里无权受理。”工作人员几乎是给我们下了逐客令。

  我和陆涛四目怒视了一会儿,然后只好一言不发地再次顶着众人的异样的目光退出了婚姻登记处。走出来后,我感觉到,刚才我和陆涛明显影响到了婚姻登记处里边的喜庆气氛,我们俩就像一个不吉利的扫帚星,还是赶紧消失的好。

  回去的路是各走各的,我抱着孩子往出租屋方向走,陆涛则朝他的商店那边走去,我们俩的方向完全相反。

  虽然陆涛上午刚和我闹了离婚,但下午我还是不得不把阳阳送到婆婆那里去,因为我要上班。正如我所料,我一到婆婆那里,婆婆就又开始对我训教上了:

  “你真的不准备和我们家陆涛过日子了?我们家陆涛那点对你不好了?你到底想要什么?”

  “你儿子也不准备和我过了,不信你问他。”我没有直接回答婆婆的问话,因为和婆婆说话要特别小心,她是一个善辩的女人,一不小心,你就会被她说得哑口无言。

  “好,等他回来我和他谈谈,不过我还想对你说一句话,那就是你既然当初执意生下阳阳,你就要为他着想。其实我和你妈妈当初都是不同意你们要孩子的,感情不牢,就不要随便生个孩子出来,你若不能给他一个完整的家,你不觉得内疚吗?”

  听,我尽管不敢多说话,还是被婆婆给说得哑口无言了。

  我从婆婆那里逃出来后,骑上自行车就直奔单位而去。一路上,我内心慌慌的,不知去了单位局长又是个什么脸色。好在,我去了单位后,并没有见到局长,听办公室里的同事说,局长下乡去了。我在办公室轻松地度过了一下午,也做了不少工作,下班时间一到,我拿起挎包就往外走,我要着急着去婆婆那里接孩子,陆涛肯定是不给我送了。可在我刚走出我的办公室时,迎面碰上局长从外面走进来,我心里一哆嗦,紧张地看着局长,局长见到我,严肃着个脸对我说:“陈雨燕,到我办公室来!”

  去了局长办公室的结果就是挨了半小时的训斥,被扣了一个月的出勤补助,还被警告若我以后再违反工作纪律,单位要提请组织部门调离我,或让纪检部门处分我!我的天哪,吓死人了!

继续阅读:十六 又见吴天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加油,宝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