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食屎啦臭女人
楚大力2019-06-25 14:213,614

  顾临跟第二名选手擦肩而过,后者上台表演,他则回到准备点。

  已经有选手上来说恭喜,他表面客气,实际也不明白有什么可恭喜的。

  一个即兴演出而已,既不用打分也不用排名,唯一的作用也就只给当事人和旁观者分别施加不同压力罢了。

  他并非看不到一些笑脸下的不怀好意,不过,他也不在乎。

  忽略信息栏里徐上钦的夺命连环惊叹call,他快速清理消息时,一眼扫到被压在最下面的那个。

  发件人——奚越。

  顾临下意识转头,但身后黑压压一片人,他实在无法确认奚越的位置。

  目光重回信息栏,他顿了顿,轻点打开。

  【奚越:你妈的你就是seven7那个畜生吧?】

  顾临:“……”

  摁键盘的手微微颤抖,他一时竟不知如何作答。

  并非不知seven7何许人也,也不是不清楚奚越看似乖顺实则暴躁。

  但他怎么也没想到她会这么暴躁。

  这个seven7怕不是撅了奚家的祖坟啊……

  由于他为这一番暴躁而做出了停顿,那头的奚越显然认为事有蹊跷,当即又弹了消息过来。

  【奚越:那个畜生就是三项全能,不仅全,还挺能。】

  【奚越:我看你倒是也挺能的。】

  【奚越:顾狗你不说话是不是心虚了!】

  顾临哪里还敢顿,火速开始回复消息。

  【顾临:第一,我不是能,我是全。】

  【顾临:第二,我不叫狗,我叫顾临。】

  【顾临:第三,以后不要问我这种无聊的问题,不然我就把你变成猪头。】

  奚越:“……”

  他以为他是楚雨荨呢?

  奚越狂翻白眼,但看顾临没了后文,心里也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太多疑了。尽管她确实对seven7恨得厉害,不过也仅限于高手之间彼此不服气的情绪,想想那家伙已经消失了这么久,她也实在犯不着这样草木皆兵。

  这样一琢磨,奚越顿时安心许多。

  目光重回屏幕,看着顾临玩笑般的回答,她几乎可以想象屏幕背后那张哭笑不得的脸。

  这时,消息栏提示音再度响起,奚越点击打开,发现那人又说了一句。

  【顾临:别惦记那个7了,你不如看看我呢?】

  【顾临:我现在第一。】

  【顾临:也就比你高个十几名吧。】

  奚越:“……”

  顾狗虽然会迟到,但绝对不会缺席。

  -

  由于奚越太过专注和顾临斗嘴,等她回过神来,上台表演的已经是十一号选手了。

  正是杜燕伟。

  那张捏出的人脸跟他本人比较,有过之而无不及,一如零点午夜缓缓现身的吸血鬼,妖冶又邪恶。他暧昧一笑,冲着导师们飞吻,风骚又多情,竟是连陈思明这种老干部都不禁红了脸。

  杜燕伟似乎很享受这种状态,他轻舔嘴唇,开始舞蹈。

  《Down in Mexico》,节奏感十足,又带有无限性感魅惑的曲子,出自昆汀的电影《金刚不坏》。电影中,伴随这首舞曲的是一段非常经典的大腿舞,女人性感又富有力量的动作让人看得目不转睛,如今角色对调,由杜燕伟来表演,竟也丝毫不逊色。

  表情魅惑,动作柔软又妖娆,卡点的力量感反而充满了男性独有的荷尔蒙魅力,竟是说不出的勾人。

  他眉梢眼角满是慵懒,简直诱人到犯规。

  偶有的几句轻声吟唱,嗓音悠扬,比之原唱少了粗狂和洒脱,却有他自己的风情。

  奚越瞠目结舌,她想,果然是杜燕伟。

  又或者说,只能是杜燕伟。

  她无法想象换一个男人来表演这段舞曲会是怎样的风格,好坏先不说,但绝不会有男性和女性两种风格的自由转换跟互补。

  难怪是第十一名,实力真是不可小觑啊……

  表演结束,杜燕伟得到了全场热烈的掌声。甚至连舞蹈老师何筱对此都赞叹不已,还专门开麦表扬了他几句。

  杜燕伟表面客气,但奚越相信,他心里其实根本不在意夸奖。

  这个人啊,性格太恶劣了,他只要做就是绝对有信心能获得全场最佳。

  想到这儿,她忽然意识到自己之前似乎把比赛看的有点简单。

  游戏世界,只要你努力,只要有时间,只要有金钱,总能站到顶点。

  但在这儿,实力是基础,金钱根本没用,时间也只意味着学习跟强化,但结果如何,没人知道。

  因为运气也在其中占了很大比例。

  所谓天时地利人和,大概如此。

  奚越不知怎么就想起奚桓以前总说,世间万事做起来都不会容易,如今,她深有体会。

  -

  杜燕伟表演过后,也意味着快要轮到奚越了。她联系自己的主属性稍作思考,并不想像之前顾临和杜燕伟那样大放异彩。

  她全服第一的身份已经够惹人注意,没必要继续拉仇恨。

  但同样因为这个第一的身份,她也不能表现太烂。

  奚越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也会因为这种问题烦心,手指快速在歌单上来回滑动,想找一首中规中矩的音乐。

  而这期间,其他选手陆续表演完毕,奚越听到董思锐叫十七号选手上台,她余光瞥到李怜蕾上前,也不怎么关心,精力仍旧放在自己的表演曲目上。

  差不多可以敲定了,她当初凭借这首歌在好几个音乐副本拿到了第一,可以说是驾轻……

  “City of stars,Are you shining just for me? ”

  奚越全身一僵,自己敲定的曲目已经通过扬声器播放出来。

  是电影《爱乐之城》的原声曲《City of stars》,其中有男女合唱版和男声独唱版。奚越个人更偏爱后者,当时甚至单曲循环了三天,只为可以更好的唱出来。

  这首歌几乎能在她的歌单里排前十,在今天这个场合拿出来唱,最合适不过。

  但她怎么也没想到,李怜蕾仗着比她排名靠前,于是先下手为强。

  她就不明白了,自己歌单里那么多曲子,她怎么就知道她会选哪一首?

  难道她在自己身上装了透视眼?

  还是说她二十四小时啥也不干光盯着研究她?

  奚越怀疑李怜蕾可能连自己今天内裤什么颜色都知道了,瞧着她在台上舞蹈吟唱,她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如此太过被动,倘若每一回都被对方牵着鼻子走,那她未免太可怜了点。

  奚越按下心头焦虑,手指快速滑动屏幕,点下确认曲目。

  -

  一曲终了,李怜蕾最是擅长抒情舞蹈,配合这首《City of stars》,情景跟感情到位,伴随轻声吟唱,倒是非常令人触动。

  她脸上难掩得意,礼貌地冲导师们鞠了一躬,小跑着回到准备点。

  回去的途中,奚越作为十八号选手与她擦身而过,她故意露出张扬的笑,哪知奚越却不理不睬,也不知是在生气还是郁闷。

  见此,李怜蕾简直开心到飞起。

  无视信息栏中的祝贺消息,她正打算将刚才的表演保存下来慢慢欣赏时,一段熟悉的音乐缓缓传来。

  “City of stars,Are you shining just for me? ”

  李怜蕾几乎可以察觉到周遭无数透视而来的诧异目光,她怒视前方,奚越正一脸轻松,柔声唱着与她同样的曲目。

  不……不全一样,《City of stars》本来就有两个版本,自己挑了奚越最擅长的男声独唱版,她原以为她会更换曲目,没想到竟然来了一招将计就计。

  奚越此刻的重心已经不是单纯的唱歌或者舞蹈,而是表演。

  表演是一种形式,将自己融入曲目,作为主人公,抒发那一刻音乐里的感情。

  而由于这个版本的曲子是男女合唱,奚越自然也在舞蹈里一人分饰两角。

  尽管表现得略显生疏,但因为创意极佳,表情到位,歌声又恰到好处的烘托了气氛,竟是比之前十几个人表现的都要精彩。

  这便是即兴的最高境界。

  奚越结束了表演,她轻轻喘着气,视线透过台下众人落在了李怜蕾的身上。

  对方果然没让她失望,那充满愤恨跟嫉妒的目光,让她眼下所做的一切,都有了“回报”。

  谢过导师的点评和其他选手的祝贺,奚越一脸轻松回到准备点。

  人还没站定,便听耳边有人说:“真不愧是烂总啊。”

  她睨了眼声音的主人,皮笑肉不笑道:“你说错了。”

  李怜蕾:“嗯?”

  “烂总没那么大本事,她一向得过且过。但你非要没事找事,那烂总就只能变成奚越,暴露本性了。”

  李怜蕾表情一僵:“有什么区别吗?”

  奚越看也都没看她:“当然。”

  “烂总是假的,根本不会管你做什么怎么做。但奚越是真的,你只要在我头上拉屎撒尿,我就会把那些塞你嘴里让你吃个痛快。”

  她不喜欢什么,她就偏要做什么。

  反正,她也不是什么好人。

  因着没在奚越这儿占到上风,李怜蕾脸色难看,接下来不发一语,只不断忿忿点着屏幕,也不知在发泄什么。

  奚越懒得理她,继续看其他选手表演。还好与她相熟的几人都表现不错,她也总算松了口气。

  第一天就这样过去,他们对六十名选手的实力多少都有了几分了解。

  这时候再看名次,显然没那么重要了,那么接下来两周后的分级赛,便成了重中之重。

  奚越跟姜离回到宿舍,洗漱后就躺在床上开始听歌。

  这种节奏的生活比之她以前没日没夜的呆在游戏里显然要健康很多,但刚开始多少还是不习惯。

  “哎……好想玩游戏啊……”

  奚越嘴里碎碎念着,话音刚落,就听对床姜离说:“明天是vocal集训,你有什么看法吗?”

继续阅读:第二十章 自己的优势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突围!明日之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