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自己的优势
楚大力2019-06-25 14:223,304

  奚越闻声望向她,见那张脸一如既往面无表情,她又不确定地四下看了看,才道:“你在问我?”

  姜离没吭声,晶亮的眸子直盯奚越。

  显然,重复对她而言没有意义。

  奚越被盯得毛骨悚然,不得已避开对方目光说:“我没想那么多,不过既然是第一次集训,应该只是普及知识和分享经验吧。”

  姜离表情不变:“还有吗?”

  奚越:“……还、有没有,我也……不知道啊……”

  看她发窘,姜离突然笑了起来。

  犹如千年寒冰瞬间消融,褪去寒凉,带了暖意。清澈透底,一眼便能看穿似的简单,竟也令人心生愉悦。

  似是察觉到了奚越的诧异,姜离很快收了笑脸。

  奚越却是松了口气。

  怎么说呢,冰山融化虽美,但只化了一角,未免还是有点瘆人的。

  她正腹诽,那头姜离再度开了口:“我觉得你这人还挺有意思。”

  奚越又不明白了,我怎么就有意思了呢?

  再看那张千年不变的面瘫脸,她更不知道这个有意思是褒义还是贬义。

  “你今天怎么……突然找我说话了?”想来想去,奚越僵硬转变话题。

  由于这间宿舍人员关系的复杂性,她们通常是两两一组。她跟姜离虽然走得近,但二人其实没什么交流,顶多是身边有个伴儿。

  姜离不说,她懒得说,一直如此。

  听了问题,姜离秀眉一扬:“我想说就说喽。”

  嗯……还真是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姜离总有让话题冷下来的神奇本领,奚越不想话题卡在这儿,又道:“那你以后可以多想一点。”

  姜离:“为什么?”

  奚越:“……交流可以增进人与人之间的感情。”

  姜离似懂非懂:“我觉得交流,没什么意思。就跟——”她看向另外两张空床,奚越瞬间get。

  事实上何况姜离呢,她也觉得没意思。但也不知怎么搞的,来参加了个比赛,好像就变得有意思了。

  -

  奚越第二天起了大早,跟姜离洗漱吃过早饭后,前往训练厅。

  原想着趁其他人还没来的时候上游戏看看最近有什么动态,刚一入门发现陈思明竟然已经到了。

  他手里捧着个保温杯,奚越怀疑里面可能泡着红枣和枸杞。

  “老师早上好。”奚越客气地说,姜离也跟着半鞠了躬。

  陈思明摆摆手:“不用这么客气,你们来得还挺早的。”他环顾一圈训练厅,又说:“有时候觉得年轻还蛮好的,有无限精力,也有无限可能。”

  他看起来跟奚桓差不多大,左不过三十岁前后,也不知为什么会发出这样的感慨。

  奚越不喜欢关注别人的私事,话题至此,其实已经有点尴尬。她正琢磨怎么才能缓和气氛的时候,姜离突然说:“陈老师以前难道不喜欢声乐?”

  奚越一怔,眼看陈思明也是一愣。

  少顷,他笑了起来。

  “你这小丫头是怎么知道的?”

  姜离面无表情道:“您刚才自己说的。”

  陈思明想了想,自己也只是感慨了一句,没料到竟然有人透过表象看出了本质。

  看来年轻还真是有无限可能。

  “你说的也没错,时代限制,为了出头,有时候只能选择自己不喜欢的东西。”陈思明摩挲着手里的保温杯,“就像我以前喜欢画画,可画画出头太难,所以才选了声乐。”

  他说得自然,但那双眼却蕴含了太多。似乎不甘,似乎委屈,似乎无奈,种种掺杂在一起,塑造成了现在的他。

  奚越突然就想到了自己。

  也不知怎么,她开了口。

  “但您应该不像自己说的,一点儿都不喜欢声乐吧?即便是为了生计,这世上也有千百种工作,为什么就会选了它?”

  陈思明摸索保温杯的手一顿,不解地抬头看着她。

  “因为在这里,还是喜欢的。虽然比不过画画,但会选择,也是因为知道自己能够做好。用俗一点的话来说,就是冥冥之中,自有缘分。”她点了点自己的心口说道。

  人与人之间相识是缘分,人与事之间关联更是缘分。

  陈思明呆呆看着小姑娘,很快笑了起来。

  “你说得没错,我会感叹只是因为对往事的可惜,但人总是要活在当下的。”他似笑非笑看向奚越,“你也是一样吧?”

  被尘封的心事因为一句询问有破土而出的趋势,奚越愣怔片刻,下意识选择了回避。

  此时恰好有其他练习生进来,陈思明看着奚越刻意避开的目光,也没再说什么。

  由于今天是第一次集训授课,导师又是一向严谨的陈思明,练习生们不禁有些紧张。

  主办方特意建造了一间音乐厅供他们上课,有格调的世界名曲如高山流水般,音符飘扬,缓缓灌注进入众人心中。这对一向只接触流行音乐的练习生们来说,无异于是另一种体验。

  而陈思明也分享了自己对声乐的理解跟经验,正如奚越一早猜测的那样。他从另一种音乐类型入手,告诉大伙儿音乐所拥有的无限可能性。

  “或许嗓子会受到限制,但是对音乐本身的追求不该有限制。不要做井底之蛙,多尝试新鲜的东西,才会找到真正属于你的东西。”

  陈思明将不同种类的音乐一一放给众人,经过他的解说,练习生们在理解每一首曲子的意义方面都更近一步。

  他鼓动大家去接触不同类型的东西,并将经验结合,创造属于自己的专属内容。而这个内容,便可称为优势,发挥的好,不仅会让人眼前一亮,更是能独占鳌头。

  奚越听得心里一动,她自己似乎一直就是墨守成规,事到如今,也是该往前多迈几步了。

  -

  Vocal集训带来的新鲜感还没完全消化,紧接而来的Dance和Rap课程,就如两座大山压了下来。

  Dance对奚越而言不算太难,但也绝对不简单。更何况何筱虽然是个女性,但对专业的要求并不在陈思明之下。

  压腿、开胯、舞种分类、基础动作……短短一堂课,他们就接收了如此多的内容,更别说执行前两项时,整个训练厅仿若杀猪般充满哀嚎。

  相比之下,Rap组的确是最轻松的了,或许也跟董思锐本人性格有关,一群人围坐在地,听他讲述说唱音乐的历史跟需要谨记的重点。

  课程倒是不难,但对一窍不通比如奚越这种人来说,再简单也是难。尤其每当董思锐要求每个人即兴说唱两句的时候,她就恨不能当场倒地去世。

  也是通过这堂课,其他练习生才知道,啊,原来那个烂总真的一点都不会说唱。

  如此想到她预选赛时的那两句,确实是一言难尽了。

  上过三堂课后,接下来的课表很快通过系统分给了每位练习生。不再是一整天的集中训练,而是一天安排两堂课,课程内容随机,空闲的时间则由练习生自己安排。

  系统化的课程安排很快让抱着懒散心理的练习生们正视起来,这种颇有高考前备战的气氛最是能影响一个人。

  眼看大伙儿越来越认真,三位导师经过商量后,决定在第一个星期的结尾,也就是周天晚上,进行不计分的小考核。

  听闻这个消息,有人欢喜有人忧。

  奚越则是处在中间一档的心理状态。

  说欢喜吧,能在短时间内看到每个人的进步状态,这对她分析战术来说绝对有用。但说忧吧,她虽一早想到要创造自己的优势绝招,可眼下还没准备好。

  纠结无奈,她只能趴在床上戴着自己的VR眼镜琢磨到底要表演什么。

  “烂总!”

  听到门口有人喊自己,奚越摘了眼镜,发现是旁边宿舍的练习生。她从床上跳下去,道:“有事儿吗?”

  对方摆手:“我没什么事,是那个谁,姜离,她在食堂说饭卡没钱了,让你去借她点儿。”

  奚越了然,答应一声回床上取了件外套,前往食堂。

  八点的秋天,早已有了初冬的冷意,尤其在郊区这个地方,温度会更低一些。

  奚越打了个哈欠,看着口中喷出的白气,不禁摇了摇头。可就是这么一晃脑袋,她突然停了下来。

  仿佛是想起了什么,她愣怔半秒,又低头看了眼手表。

  八点了。

  按照姜离日常的作息规矩,别说八点,六点一过就不会再吃任何东西。

  又怎么会让她去食堂呢?

  奚越的心扑通扑通跳得飞快,这不是她第一次被人算计,却是第一次在被算计过程中率先反应过来。

  她觉得很有趣,掏出手机快速给顾临发了个短信,自己则双手往兜里一揣,一路小跑返回了宿舍。

  原本五分钟的路程在她的努力下,一分半就到了。看着紧闭的宿舍门,她唇边露出一抹玩味的笑。

  刷卡,开门,一气呵成,几乎没有给屋里人的反应和准备的时间,便两两相对,气氛降到冰点。

  奚越看着仍在她桌前站着的孙青涵,再看被她握在手里的VR眼镜,突然笑了。

  “孙青涵,你想用我的眼镜就直说嘛,干嘛偷偷摸摸的呀?”

继续阅读:第二十一章 受点教训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突围!明日之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