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黑暗的曾经
楚大力2019-06-25 14:213,348

  那一年的选秀尚不如现在这般高端,反倒有种接地气的朴实感。

  一如好多好多年前的电视选秀节目一样,大街小巷滚动播放着当季热曲,孩子们偷偷拿起大人的手机给自己支持的选手发短信投票,朋友每每见面,所说话题也都是关于节目。

  那个时候很好,人们彼此之间还有接触的时间和机会。

  那个年纪的奚越也很好,16岁,脸上还带着几分孩子般的稚气,眸光闪烁,笑起来眉眼弯弯。

  那是她最自信的模样。

  她穿着奚桓特意帮她定制的演出服缓步走上舞台,脸上不骄不躁,举手投足间满是年少独有的青春感和自信感。

  音乐声起,她闻声入戏,眼神一秒变化,聚光灯下,那一刻,便是王者。

  《烟火里的尘埃》,奚越最喜欢的一首歌,虽唱不出原唱才有的气势和内涵,却因为爱极了高潮时刻的一句“我就是我,我只是我,只是一场烟火散落的尘埃”而就此沦陷。

  宛若烟火炸裂那一瞬间的美妙,便是之后尘埃散落,却也因曾经美丽而无比庆幸。

  那时的奚越觉得,自己可以很好演绎这首歌曲。

  但她也着实没有想到,炸裂过后散落的尘埃,也可能会伤人。

  伴随一声巨响,紧盯屏幕的奚越浑身颤抖,面色惨白,再一次眼睁睁看着铺天盖地的黑将她笼罩,而她却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咔哒”一声,乐声戛然而止,不知谁关掉了大屏幕。

  空寂的环境,似乎连呼吸声都没了。漆黑的屏幕上逐渐映出奚越此刻的模样,两眼无神,面露惊恐。

  她觉得,这才是她本来的样子。

  什么烂总,什么第一,什么优秀,都是假象。

  身后无数双注视着自己的眼睛在这瞬间突然变成了利刃,带着不怀好意慢慢靠近她,一下、两下、三下……将那些可笑的伪装撕碎。

  奚越慢慢蹲下来,浑身颤抖。

  -

  “这是谁干的?”

  董思锐一反常态,铁青着脸看向众人。这种手段他并非没想过,却没料到来的这样快又这样狠,尤其,被害者还是奚越。

  身为导师,也在私下了解了一些有希望选手的背景,对这个全服第一的奚越,自然是关注最多的。

  他们三人都知道她曾在三年前参加过选秀,也清楚她在选秀上出了事故,因此造成了严重的心理问题,自闭在家,直到最近才肯走出家门。

  三年的时间对普通人来说很长,但对奚越而言,可能是度日如年。

  奚越在预选赛和自我展示的时候,他们都以为她已经走出来了。

  可现在再看,三年,似乎并不足以让她痊愈。

  何筱已经上了台查看奚越的情况,董思锐见她比了个“OK”的手势,心才稍安,复又看回选手们。

  “你们可以不承认,但你们最好记住,小偷小摸不可能让你们的人生进步,也不会给你们带来任何好处。”

  “或许你能凭借不干净的手段推倒面前的选手,可你不能推一辈子。”

  “因为这个世上不管做什么,都是凭实力的。就算你靠脏手段上了位,最后也只会狠狠摔下来。”

  董思锐这番话说的很重,再看一众选手,同样表情各异。

  有不解的,有冷笑的,有担心的,有嘲讽的……

  人便是如此,同理心强的人总是可以感同身受,但也不乏一些喜欢站在道德制高点的家伙,用他们的标准去衡量其他人。

  事发突然,董思锐一时也找不到凶手。主办方的人已经在后台开始清查所有设备,他看了眼台上被何筱扶着重新站起来的奚越,失魂落魄的模样,着实令人心疼。

  “要不奚越你……”

  “继续考核。”陈思明突然出声,语气沉稳,甚至带了几分不近人情的冷酷。

  董思锐一怔,很快道:“可是陈老师,她的情况看起来不是很好。”

  “但这是她必须要面对的。”陈思明静静看着台上,“她来参加比赛就说明已经做了万全准备,身为一个偶像,无论发生什么事,你的观众和舞台才是最重要的。这是职业操守,你选择了,就必须要执行。”

  “可这也太……”

  “你想说不近人情吗?”陈思明睨了他一眼,“思锐,你在这个圈子多少年了,你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圈子里的规矩。”

  每个行业都有每个行业的规矩,既然选择,就该遵守里面的规则。

  何筱在陈思明的注视下,原本还有的几分同情这时也变得微妙。她看向身旁的奚越,对方冰凉的手这时稍微有了几分温度,似乎也是听到了陈思明这番话,她缓缓转过头来。

  “我可以……继续表演。”奚越艰难地开口。

  -

  曲子依旧是《不染》,空灵高扬的调子诉说情爱疾苦。一袭古典粉裙随律动飘扬,看似唯美,却少了韵味。

  奚越显然是在强撑,她并没有从刚才的打击里恢复,且因为“重温”了那一幕惨剧,本已经痊愈的抑郁再度有爆发的趋势。

  歌声无魂无味,舞蹈动作生硬尴尬,这个表演只能用糟糕来形容。

  待到一曲终了,会场里一片寂静。奚越的后背几乎被冷汗浸透,她两腿打颤,微垂的目光不带任何色彩。

  “你知道自己在表演什么吗?”少顷,陈思明的问题打破了僵局。

  奚越微不可见地抖了抖,没有说话。

  陈思明盯着她的眉眼深了几分:“奚越,对你的经历我很抱歉,但既然你再次选择站上这个舞台,就应该尊重它。而所谓尊重,就是把每一次表演都当成最后一次,竭尽全力。”

  “你今天的表演让我们很失望,不仅没有体现这一周的训练成果,甚至还不如之前。我希望你回去想清楚,自己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

  奚越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下台的,关于陈思明所说的那些,她也只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不是不想在意,而是没法在意。

  脑子里乱糟糟一片,碎片式的记忆接连翻滚出现——

  是她浑身是血躺在舞台上的画面;是奚桓胡子拉碴抱着她小声啜泣的画面;是她在复建室歇斯底里般嚎叫的画面;是她手握刀片挥向手腕的画面……

  奚越一个激灵,鬼使神差般地低头看向手腕,仿佛记忆中储存的疼痛在这一刻复苏了。

  “你没事儿吧?”

  不知谁在说话,奚越脑袋里乱哄哄的,只下意识往出声的方向看。

  说话的人脸上不见关心,反倒眼里还存着几分不怀好意的笑。这副熟悉的表情终于让奚越的意识恢复了几分,她面无表情看着她。

  “你干的?”

  李怜蕾轻哼一声:“你在说什么胡话?”

  但奚越只盯着她,不再言语。

  任谁被这样看着都会心里发毛,李怜蕾尽管得意,却也不得不收敛几分。

  她状似无意继续看着台上的表演,说的话却相当狠毒。

  “奚越,如果我是你,会好好考虑自己到底适不适合继续比赛。毕竟像陈老师说的,你得尊重舞台和观众。可对你而言……”她侧目,轻笑一声,“这些都是痛苦的根源吧?”

  被戳中痛脚,奚越脸色一僵。

  李怜蕾脸上得意更浓,她小声哼着曲儿,快速点下联系人中的某个头像,打了个“谢谢”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提示音响起。

  发件人处是空白,内容只有一行。

  【跟你无关,我只是自己想玩。】

  -

  接下来的考核奚越一点也没看进去,她站在那里,浑身上下缠着设备,心却像是死了一般,再次感觉每一分钟都是煎熬。

  几乎没等到导师总结,她就提前离场。

  此刻意识恢复了一些,脑袋里除却糟糕的画面,还夹杂了陈思明跟李怜蕾说的话。

  所谓偶像的职业操守,所谓尊重,所谓规则。

  那些她曾经烂熟于心的东西,这一刻成了千斤巨石,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本以为自己调整的不错,也确确实实迈出了第一步。

  可当再次看到屏幕里的画面,大脑和肌肉的记忆同时复苏,疼痛接踵而来,每一分钟都在那块千斤巨石上加重,势要将她压死。

  她这时才发现,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无用功。无论她多想逃离,那个噩梦都会如影随形。

  要不,还是走吧。

  奚越突然停下,这个想法犹如一根救命稻草,出现在她面前。

  她即将沉溺,只有逃避才是唯一的解决方法。

  心里的天平彻底倾斜,她伸出手,想去触摸那把逃避的钥匙……

  “奚越。”

  一只手搭上了她的肩膀,熟悉的声音和味道让她短暂回神。

  奚越看向顾临,他的脸上少了往日的散漫,多了几分严肃和认真。

  “怎么又是你啊……”她哑着嗓子低笑,“每次要决定的时候你就出现了……”

  顾临眉头一紧。

  “谢谢你的好意,但是不用了。”奚越说,“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顾临看着她失笑的脸,突然拉起她的手。

  “不管你的决定是什么,先跟我去一个地方。”他说。

  “什么地方?”

  “跟我来了就知道。”

  没等奚越反应过来,人已经被顾临拉着往训练厅的方向跑。

继续阅读:第二十四章 音乐的力量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突围!明日之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