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暴风雨前的宁静
楚大力2019-06-25 14:223,824

  李怜蕾盯着那条信息足足有一分钟,才深吸气点开。

  上面只写了四个字——下不为例。

  旁人也许只知这四个字表面的意思,但李怜蕾明白,这代表孙青涵昨晚做的事,顾临全都知道了。

  奚越最近人气高涨,连导师都对她青睐有加,她当然生气。

  但鉴于之前几次碰撞都没讨到好处,她才决定暗地里做些什么。

  在跟孙青涵商量后,她们打算趁着晚上训练厅没人,来这里把她的设备重置。

  虽说动摇不了奚越的根本,但能让她当众出糗也够了。

  可她们千算万算,没算到会被顾临发现。

  看奚越的表现,显然重置的设备已经被调回了原始数据。

  仿佛,无事发生。

  李怜蕾忿忿咬住下唇,视线再回信息栏,重重摁下删除。

  说不恼是不可能的,但除去这个情绪,心里更多的还是疑惑。

  她以为,顾临会把事情经过上报主办方,这样她们就会被劝退。日后也不会再有人继续针对奚越。

  可从现在看,他只是及时止损,让不管是奚越还是她们,都避免了一场麻烦。

  她实在不懂,他为什么这样做?倒让她分不清,这人对奚越到底是什么态度。

  导师们在台上讲了什么她一句都没听进去,看着奚越笑容满面地回到原位,她气不打一处来。

  如此瞪了好久,信息栏再度传来响声,李怜蕾看着空白的发件人名字微微皱眉,还是点开内容。

  【又失败了?】

  有种幸灾乐祸的味道。

  那个“又”字极其刺眼,可她无力反驳。

  想了很久,还是心平气和地开始回复:【有事?】

  对面很快回了消息:【没事,欣赏一下失败者的样子。】

  李怜蕾猛地抬头怒视前方,视线还没聚焦,对方又发来一条。

  【我早就说过,小打小闹没有任何意义。】

  李怜蕾眼皮猛地一跳,心有不服:【我们差点就成功了。】

  对方回:【差点?脸挺大啊。】

  李怜蕾几乎快把嘴唇咬破,但她不敢在这家伙面前表现出不满,只得自己消化这份不适。

  平复了好一会儿,她才机械回道:【下次绝不会!】

  以为这样就能结束这场冷嘲热讽,但没一会儿,对方又发来消息。

  【你还想有下次?】

  李怜蕾看着这行字,总觉得对方话里有话。她想了想,才问道:【你什么意思?】

  这一次,对方没有说话了。

  但好奇的种子已经在她心里种下,导致接下来的时间里,每隔几秒她就要看看消息栏。

  这样反复的动作持续到下课,信息栏才终于有了声音。

  【小心机不如大动作,你说呢?】对方说道。

  -

  对昨晚发生的事,奚越一无所知。

  她整个人的注意力都放在新特技上,训练课才刚结束,就拽着杜燕伟这个师傅奔到食堂,先是东买西买一阵贿赂,看师傅吃的高兴,才小心翼翼地问:“师傅,我今天表现怎么样?”

  杜燕伟嘴里塞着鸡腿肉,嘟囔道:“霍澈。”

  “啊?”

  杜燕伟瞧她一脸呆样,没好气地做了个禁止的动作,努力吞下这口肉又喝了一大口水,才说:“还成。”

  奚越顿时挫败:“就只是还成啊?”

  杜燕伟白了她一眼:“不然呢,你才练了一晚上,难不成还想超过我去?”

  奚越哪里听不出画外音,急忙赔笑:“哪儿能呢,我是想啊,要是有师傅您百分之十的表现,我肯定能惊艳全场啊!”

  杜燕伟被彩虹屁吹得心花怒放,连夸好几句她有眼光。

  “啧,资本主义害人啊,这才一晚上就被毒害了。”

  这时,一道幽怨的声音飘了过来。

  杜燕伟刚巧在喝水,闻言喷了出来。

  “怎么他妈的又是你!”他不满地冲顾临喊道。

  顾临眼神哀怨,看看杜燕伟又看看奚越,他慢条斯理吸着手里的酸奶瓶,幽幽开口。

  “因为,酸哪。”

  杜燕伟、奚越:“……”

  早就习惯顾临的阴魂不散,二人倒也没计较太久。

  奚越在“伺候”完杜燕伟后,旁敲侧击地打听了他对自己今天表现的点评,这才放下了心。

  随便吃了几口饭,也顾不得其他,又回了训练厅。

  简直是风一样的女子。

  杜燕伟吃完最后一口肉,看到顾临还在一旁,打趣道:“女神都走了,还跟这儿酸呢?”

  顾临的酸奶早就喝完,他拨弄着瓶口的吸管,好一会儿才说:“老杜,人如果想事情太乐观,是不是也不太好?”

  杜燕伟听得云里雾里,歪着脑袋皱眉:“你跟我扯什么犊子呢?”

  顾临低声一笑,伸了个懒腰起身,一手搭上杜燕伟肩膀,另一手在他衣服上蹭了蹭。

  “没什么,就希望你能好好教她。”

  说完也不管杜燕伟什么反应,离开了食堂。

  杜燕伟越发莫名其妙,直到顾临人都消失好久了,他才收回视线。当目光触及刚才被碰到的地方,瞳孔一缩,当即拍桌。

  “顾临你大爷的!你他妈酸奶皮往哪儿蹭呢!”

  -

  经过又一晚的练习,奚越对十八连转的动作越发娴熟。

  按照杜燕伟的话来说,那就是——有他百分之十的表现了。

  换句话说,奚越可以惊艳全场了。

  这话到底是客套还是真的,奚越本不想计较。可没想第二天课堂,就有了验证的机会。

  导师抽人进行PK表演,她竟然被抽到和李怜蕾一组。

  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她们俩水火不容的关系众人皆知,都存了几分看好戏的心思。

  董思锐虽然是男导师,但借着对八卦灵敏的嗅觉,深知可能有事发生。

  他本想将二人调开,不料奚越表示拒绝,李怜蕾看起来也毫不在乎。

  当事人无所谓,他这个导师也不能多事。在随机曲目《Counting Stars》响起时,二人分立舞台左右两侧,开始表演。

  奚越最擅长vocal,其次是舞蹈,李怜蕾则刚好相反,最擅长舞蹈,其次vocal。

  从舞台表演角度而言,并没有太大区别。

  她们深知自己擅长的点,在属于自己的领域时,则尽力表演。

  奚越在高音和快节奏演唱方面本就更胜一筹,再加上特技十八连转的及时出现,于音乐进行到一半时就把李怜蕾甩到了后面。

  而李怜蕾本应该在擅长的舞蹈项目板块努力追上,却不知怎么,表现平平,既不惊艳甚至还跳错了拍子,整个人看起来心不在焉。

  孰胜孰负,一目了然。

  四分多钟的表演过去,台下响起象征性的鼓掌声,在场众人表现各异。

  三位导师分别作出点评,奚越得到了不少优评,李怜蕾则被批评。

  本就奇怪的气氛在她们走下舞台后达到高潮,奚越看着走在前面的女孩儿,挑了眉。

  “你最好别在打什么鬼主意。”她突然说。

  李怜蕾脚步一顿,转过身,表情不善。

  “哎,那个Angel看着厉害,也不过如此吗,还整天找烂总麻烦,不自量力。”

  不知是谁说了一句,奚越和李怜蕾同时变了表情。

  人多口杂,加上已经有新的选手上台,她们找不到说话的人。

  舆论总是千变万化,有一个人这样想,难保不会有第二个。

  李怜蕾拉长了脸,瞪着奚越冷笑:“你满意了?”

  奚越皱眉。

  “比赛还没正式开始呢就这么多人支持你,看来最后第一非你莫属了。”

  越说越不像话,奚越懒得再听,绕过她就走。

  “瞧瞧这盛气凌人的样子,这六十多个人,就没你能放在眼里的吧?”

  身后女孩儿还在叫嚣,奚越实在不明白,打这种嘴仗到底有什么意思。

  她停下步,重新转身。

  “别人说什么跟我无关,如果你觉得口舌之争能让你痛快,尽管自便。但我希望你记住这一点,这是比赛。”奚越说。

  “你什么意思?”李怜蕾脸色难看。

  “意思就是——”奚越视线越过她,看向舞台,“刚才那局,不是你的真正实力,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比赛的时候,你最好认真一点。”

  说着,她转身过,重新迈步的同时,又道:“不然,你永远赢不过我。”

  奚越走得飞快,她没有看到李怜蕾变幻莫测的脸色。

  培训课上的插曲对她来说已经见怪不怪,下课后就拉着姜离去了食堂,匆匆吃过饭又一头扎进训练厅开始练习。

  而距离正式比赛,还剩两天。

  晚上十点半,选手们陆陆续续回了寝室,有些肚子饿的人跑去食堂买宵夜,便是大晚上都有烤肠的味道弥漫在楼道里,羡煞了那些因为减肥而不能吃东西的人。

  行动自由早就是大厂内的常态,也就没人发现已经空无一人的训练厅内,突然出现两个人影。

  她们先是在角落站了片刻,在看到墙边摄像头上的红灯熄灭后,才偷偷摸摸走进训练厅。

  几乎不做任何停留,二人直奔奚越设备所在的位置。

  大厂内所有设备都是主办方提供,人性化的设备会根据使用者的习惯逐渐完善,以达到跟使用者精准贴合。

  也因此,几乎所有选手都将游戏账号设为直接登入,这其中,就包括奚越。

  那两个人四下打量一番,很快登录奚越的账号。

  她们害怕打草惊蛇,不敢变卖奚越的高级装备,只更改了许多参数,并设定了二级密码。

  做完这些,其中个子稍矮的女孩儿从兜里掏出一个U盘,连接上奚越的设备。

  屏幕瞬间变黑,一行行代码数据快速出现。

  而映照在发亮屏幕上的两张脸,正是李怜蕾跟孙青涵。

  二人默不作声,当设备屏幕恢复原始模样时,二人不约而同松了口气。

  做完这些前后不过三分钟,她们互相对视一眼,谁也没有先说话,一前一后准备离开训练厅。

  谁料当李怜蕾的手刚搭上玻璃门时,一道脚步声从外面响了起来。

  速度之快,根本来不及让二人做出思考。

  几乎只一瞬,李怜蕾顾不得狼狈,扯住孙青涵就跳到了一旁摆放杂物的柜子里。

  下一刻,一个人推开门走了进来。

  月色隐约透过高大透明的落地窗射进来,女孩儿身材高挑,肤白凝脂,一头披肩长发飘逸魅惑。

  她快走进来,然后,停在了奚越的设备前。

  藏在杂物柜里的李怜蕾这时终于看清了来人的长相。

  竟然是姜离。

继续阅读:第三十章 她是我的朋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突围!明日之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