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早恋
弓虽木2018-08-05 10:088,516

  事情总算处理了,当吴亚伟端着茶杯站在办公室窗户边看着一脸怒气的尹正强爸爸带着一脸怨气的尹正强走出校门时,不禁摇了摇头。吴亚伟喝了一大口茶,慢慢地吞到肚子里,走到办公桌前放下茶杯,随即又拿起座机拨通了陈天明副校长的电话。“陈校长!我给你汇报一下,事情处理结果是这样的:欧然老师班上的学生尹正强退学了,陈浩杰老师班上的学生赵永华给予记过处分,两人相互赔偿了医疗费,明天将处理其它参与打架的学生。另外,文默老师班上的学生王晓刚,已经成功地做了阑尾炎手术,家长已到医院并将文默老师垫付的医疗费全部付给了文默老师。我建议应该对工作认真、负责的三位班主任老师在全校教职工大会上进行通报表扬……”

  每月一次的全校教职工大会,总是会如期举行,非特殊情况,包括所有校领导在内的全校教职工都会全部参加。近三百名教职工聚满会场,总是显得有些吵闹,当校级领导一行五人陆续到达会场落坐后,会场才慢慢安静下来。主持会议的陈天明副校长照例提醒大家关机或将手机调为静音,会场上不随便打接电话。40分钟过去了,会议进入最后一项由陈天明副校长总结学校本月工作并针对不足之处提出改进意见。“我们有三位老师分别是文默老师,欧然老师,陈浩杰老师。他们是今年才到校工作的班主任老师,工作认真、负责……”陈天明副校长的讲话响彻会场。

  “都成烂班了,还认真、负责。”“不会管班,还受表扬。”“学生在校外打架就该叫派出所来处理,管那么多干嘛?尽惹麻烦。”台下王汉副主任与贺鹏、罗建辉两位老师一起小声地嘀咕起来。

  “接下来,我们请秦校长宣布一项重要事项。”突然增加的会议事项伴着陈天明严肃的语气,不禁使大家将目光一下聚在了台上,就连正在嘀咕的王汉也赶紧抬起头盯着正要讲话的秦志坚校长。“各位教职工!我刚从教育局开会回来,有一个好消息向大家宣布:国家将向每位全日制在校中职学生,每月提供150元助学金!从下个月就要正式实施!”话音刚落,台下按捺不住喜悦之情的老师,顿时激动地议论起来。秦校长不由得中断了讲话,这在平时是绝不会出现的情景:台下数百名教职工激动地议论纷纷,台上五位校级领导也是兴奋地面面相觑。秦校长面带微笑看着大家,陈天明不由得敲了敲话筒,提醒大家安静下来,猛然回过神来的数百名教职工,立即停止了议论,又重新把目光聚在秦志坚身上。“现在是每月向每位中职生提供150元的助学金,不久的将来会发展为免除每一个中职学生的全部学费!老师们!这是国家对中职教育的大力扶持!是前所未有的好政策啊!”秦校长也掩饰不住自己的激动之情。铿锵有力的声音响彻整个会场。停了停,秦志坚又大声说道:“老师们!好政策来了,也给我们提出了新的要求,尤其是在坐的每一位班主任老师,务必在一周之内将班上每一位在读学生的信息进行准确统计,在下个月初上报教育局,切勿遗漏一个学生……”已经平静下来的老师们,认真地听着秦志坚的讲话,有不少老师似乎还陷入了沉思。坐在中后排的欧然托着腮帮,想起了自己班的学生任倩,这个不爱说话的女生,总是显得非常羞涩,老师多看几眼,都会使她满脸通红。就在上周,欧然还给任倩的妈妈通过电话,得知她的父母是离异了的,任倩跟着妈妈,所有开支都由妈妈一人承担。爸爸常年不知所踪,就连任倩的生日,爸爸都不会问候一声,妈妈身体不好,外婆又常年卧病在床。任倩妈妈在超市当清洁工,收入较低。这个节俭的女孩每个月只向妈妈要300元的生活费,有时还要节省好几十元,周末带回家交给妈妈。据同学反映任倩很少吃荤菜,欧然平时查寝也从未看她吃过零食。任倩已经向妈妈提过好几次不读书了,要去帮着妈妈挣钱。每次都被妈妈断然拒绝。想到这些,欧然有一种马上冲到教室向全班同学宣布好消息的冲动。学生们该多高兴啊!尤其像任倩这样的同学,真是太需要!太及时了!

  星期一早上,升旗仪式结束后,秦志坚校长亲自站在台上向全校学生宣布中职生国家助学金的政策,顿时台下掌声雷动,欢呼四起。“同学们应该更加努力学习,练就一身本领,将来回报我们伟大的祖国!”秦校长的话声在操场上久久回荡。

  学生们个个带着喜悦之情,扬溢着笑容回到教室,老师们上起课来也异常轻松,今天似乎过得特别快。

  晚自习上课前,欧然把任倩叫到办公室。“最近学习还可以吧?”欧然关切地问。“还可以。”任倩总是显得那么害羞。“你是一个很懂事的学生,生活勤俭,关心妈妈,但是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噢。”欧然看着任倩,停了停又说道:“你们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生活上也不能太节俭了,一日三餐可要吃饱噢。”听着欧然的话,任倩不住地点头。“现在每月有150元的助学金,生活上可要吃好点了。女生长得太瘦小了,可就不好看了。”“欧老师!我长得很瘦小吗?”“你的个子现在还可以,但如果长期营养跟不上,肯定会影响你的身高的。”欧然怕任倩产生误会,赶紧转移话题道:“哦!元旦快到了,学校要举行文艺汇演,我们班准备出一个小品,现在还差一个人,我想让你参加,可以吗?”“不行的,老师!我不会表演的。”“试试看嘛,老师支持你!”“欧老师!我从来就没表演过小品啊!肯定演不好的。”“没试过,怎么知道演不好呢?我相信你行的!听你妈妈讲,读小学时你还经常一个人表演节目呢!”“那是很久以前了,我都好多年没参加过表演了!”“就是啊!你妈妈也说很多年没看到你表演节目了。”看到任倩眨了眨眼睛,那一刻眼神显得特别明亮。“参加吧!”欧然的语气充满着期望与鼓励。任倩终于点了点头。

  一年一次的元旦文艺汇演,是学校组织的一次大型活动,不仅有学生参加表演,还会有老师参加表演。各班出的节目要经层层筛选,才能登台。校领导都非常重视,包括秦志坚在内的所有学校领导届时都会到场观看,陈天明副校长甚至将其上升到学校素质教育的综合体现。由此,各班班主任都高度重视,提前一个多月就会选出班上能歌善舞的学生进行排练。不少有文艺特长的老师到时也会一展才华。

  平时喜欢唱歌的欧然不仅亲自挑选学生排练小品,自己也在抽时间练习唱歌。晚上,在宿舍里,备完课,欧然照例戴着耳塞,一脸陶醉地哼唱起来。陈浩杰站在欧然身后,猛得拍了拍欧然的肩膀,吓得欧然摘下耳塞,赶紧回头一望。陈浩杰一脸坏笑地看着欧然道:“然哥!准备唱哪首歌啊?”“阿杰!你吓我一跳!这次唱《精忠报国》呗。”欧然随口说道。“你和李敏干脆一起唱《痴心爱人》肯定要引起轰动。到时我和文默再给你们献上鲜花,绝对全场高潮!”“咣当”宿舍门突然被推开,刚查完寝的文默一脸疲惫地出现在门口。“默子!我喊然哥在元旦晚会上和李敏一起唱《痴心爱人》,到时我们再给他们献花,你觉得怎么样?”“要得!要得!”听到陈浩杰的提议,文默也变得兴奋起来,快步走进宿舍,喝了一大口水,接着说:“然哥!你就该代表咱新老师,好好露一手!”“拜托!两位,这可是在学校,别忘了咱的身份,我们现在可是人民教师,别把学生教坏了!就连我最擅长的《海阔天空》,这次我都没选而改唱《精忠报国》。就是要多传递点正能量。”“假打!真没劲!”陈浩杰在一旁做着鬼脸。“那到时就叫李敏给你献花吧!”文默看着欧然说道。“告诉你们吧!根据我和阿敏私下商议,阿敏答应为我伴舞!这个算亮点吧?两位帅哥!”“耶!”陈浩杰大吼一声。一旁的文默也兴奋地说:“真有你的!然哥!”

  此时,对面女教师宿舍也是人声鼎沸。聂晓丽和周美珍围着正对着电脑视频比划舞蹈动作的李敏评头论足。“阿敏跳的真棒!”聂晓丽边说,边饶有兴趣地看着李敏。李敏一边道谢,一边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脑,继续比划着优美的舞姿。周美珍看着李敏嘟哝着小嘴道:“你们家欧然就是多才多艺,阿杰整天就知道围着学生转,天天卖力工作,一个月工资却没几个!”“哟!这么心疼陈浩杰啊!”聂晓丽和李敏不约而同大声说道。李敏也停止了比划,退到周美珍面前,望着她,一脸惊愕道:“不会这么快吧!”“你们不是也发展得挺快得吗?”周美珍眨了眨眼睛,接着说:“我是觉得阿杰的付出与收入不成正比,而且又不会表现自已。”“文默不也是一样吗?就知道老老实实工作,不过我到觉得,这样的男人更可靠,没什么报怨的。”聂晓丽说道。“美珍!人家晓丽可是过来人,经验比我们丰富,我们就听她的吧!”说完李敏又挥舞起双臂,扭动着身躯跳起来。“我看你们都变傻了!”周美珍在一旁仍嘟着嘴,绷着脸。

  参加元旦文艺汇演的各班学生正利用课余时间排练,每天中午,这些学生都放弃了午休,来到自已排练的地方抓紧时间练习,有的在操场一角训练舞蹈,有的在教学楼大厅排练话剧,有的在教室里练习唱歌,还有的在走廊上彩排武术……构成了学校一道亮丽的风景。欧然班上表演小品的几个学生和陈浩杰班上跳街舞的几个男生今天都在学校食堂练习。在令人兴奋的音乐声中陈浩杰班上的高强、王波和赵永华跳起了热情奔放的街舞,就连食堂的阿姨都站在一旁目不转睛的盯着他们。高潮部分来了,只见赵永华在劲爆的音乐声中连续侧翻三百六十度后摆出了一个超级炫酷的造型,引得围观的人们喝彩声不断。”别动,别动,这个造型真是太酷了!“高强对着赵永华边说边招呼王波一起站在赵永华身边,两人围着赵永华摆出各种造型的同时拿出手机不停地自拍。音乐声停下来后,一旁排练小品的学生显得安静多了,不过他们幽默、灰谐的语言道也引来阵阵笑声,其间任倩需登上食堂坐凳,做出一个飞翔的动作,平时害羞的任倩,此刻却是落落大方,抑扬顿挫的声音讲着冷笑话,跨上食堂坐凳,重心向前,后腿抬起,展开双臂,摆出一个迎风飞翔的造型。突然,任倩脚下一抖失去了平衡,原来,食堂坐凳并不牢固,在任倩的体重压力下猛得发生了倾斜,一旁跓足观看的女生发出了惊恐的尖叫声,就在任倩即将从凳子上滑倒的瞬间,赵永华一个箭步冲了过去,条件反射般伸出了双臂,任倩正好跌落在赵永华的怀中。同学们立刻围了过去,扶住任倩。惊魂未定的任倩,赶紧挣脱赵永华的双臂,站立在一旁,半晌才回过神来。“谢谢你!谢谢你!”满脸通红的任倩对着赵永华不停地说。“只要没摔着就好!”此时的赵永华显得男子气概十足。

  晚自习下课后,学生们陆续回到寝室,赵永华今天“英雄救美”的事已经在学生中传开了,高强笑嘻嘻地看着赵永华打趣道:“华仔!今天抱了美女是啥子感觉?”未等赵永华开口,一旁的王波附和道:“干脆就去找美女耍朋友嘛!”“你们在想啥子噢!我就是顺手做了个好事。”赵永华大声地说。“对对对,这就叫英雄救美!”高强和王波不约而同地说。“我和你缠缠绵绵翩翩飞”听到了赵永华的手机彩铃,高强和王波停止了玩笑,赵永华拿起手机,快步走到窗户旁,接通了电话。“你是赵永华吗?”电话里传来的是一个甜美的女声。“是啊,你是谁?”赵永华一脸茫然。“我就是今天被你扶住的女生,我叫任倩。谢谢你!要不是你,我今天可能就要进医院了。”“不用谢!不用谢!举手之劳而已。”“太感谢了!”“不客气!哦,你是怎么知道我的电话的?”“是同学告诉我的。”“我们互相留个电话吧,以后多联系……”“哇噻!美女都已经打电话过来了!”赵永华刚挂断电话,高强就无比兴奋地吼了起来!“这是要找你耍朋友的节奏啊!”王波也大声附和。赵永华一脸无辜地呆立在那里,室友们一脸坏笑地盯着他。“我懒得理你们!”说完,赵永华便到一边准备洗漱。

  此后,只要赵永华和任倩他们在一起排练节目,赵永华便会刻意看一看任倩,两人的目光经常不经意地触碰在一起,任倩总是那么羞涩,每次看到赵永华都是满脸通红,赶紧害涩地低下头去。赵永华似乎明白了什么,却又做出满不在乎的样子,不过在每次练习的过程中,在摆出酷炫造型的同时,赵永华总是习惯用目光搜寻着什么,每当看到人群中任倩那面带红霞的一低头的羞涩的温柔,赵永华便有一种无限的满足油然而生。慢慢地两人在学校碰面后,开始热情地招呼。大家排节目时,两人总会有意无意地凑在一起,赵永华也感到奇怪:以前不认识任倩时,从没察觉到学校还有这样一位女生,自从认识之后,却总是经常碰面,甚至一走出寝室,赵永华便会预感到会碰到任倩。随着时间的推移,只要那天见不到任倩,赵永华便觉得很不习惯。

  跟随妈妈长大的任倩,从来都是一个非常听话的女孩,妈妈和生病的外婆一直是任倩最为惦记的人。但是最近,任倩发觉自己怎么总是想着赵永华!想看到他炫酷的舞姿;想见到他帅气的脸庞;想听到他爽朗的谈笑。尤其让任倩留恋的是那天跌落怀中时的感觉—从未有过的被男生保护的安全感。虽然只是那么一瞬间,任倩却觉得赵永华的肩膀是那么的牢固。这种奇怪的感觉最近一直萦绕在任倩的脑海挥之不去。

  筹备已久的元旦文艺汇演,终于如期举行,通过层层选拔,展现在舞台上的节目,个个精彩纷呈。陈浩杰班上由高强、王波、赵永华三位同学表演的街舞,赢得了观众的阵阵掌声,尤其是超常发挥的赵永华,今天跳得特别捧,一个个酷炫的造型引得台下女生阵阵尖叫。在聚光灯下,赵永华已看不清观众的脸庞,但却分明感觉到一个满脸红晕,略显羞涩、目光温柔的女孩正看着自己。

  平时在人多的场合登台便会显得非常紧张的任倩,今天上台表演小品时,却显得那么自然、流畅。幽默的语言,丰富的表情,搞笑的动作,把台下的观众逗得哈哈大笑。任倩心中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成就感。

  汇演结束后,赵永华独自一人来到操场的一角,鼓足勇气拨通了任倩的电话。看到屏幕上的来电显示,尽管任倩心中阵阵激动,但却平静地应了一声:“喂!”听到这温柔的声音,赵永华心中一喜道:“你今天的小品演得真好!”“你的舞也跳得很好啊!”“我们到操场上聊一下吧?”“在哪里呢?”“教学楼右侧的操场上。”

  很快,赵永华远远地便看到任倩从操场一头缓缓走来,赵永华赶紧从操场一角走了过去。任倩看到赵永华走过来却又颔首不语。“我们边走边聊吧!”赵永华鼓足勇气道。两人一起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沿着操场边沿,边走边聊。赵永华从未像今天这么健谈过,越讲话越多,越聊越兴奋,任倩也甘当一名忠实的听众,认真地听着赵永华的摆谈,偶尔抬头望一望赵永华,就在两人四目相对的瞬间,任倩又一脸红晕地赶紧低下头去,赵永华更是如痴如醉地神侃着。突然,晚睡的铃声响了起来,任倩赶紧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晚上9:50了,这时两人才回过神来,赶紧各自回寝。

  急急忙忙赶回寝室的赵永华,猛得推开寝室房门,跨进寝室。“华仔!跑到哪里去了?刚才陈浩杰查寝的时候还在问。”室长大声问道。“我在小卖部加餐,噢!以后陈浩杰晚检问到我,就说我在小卖部加餐。我身上还背着处分的,兄弟伙帮帮忙哦!”说完,赵永华赶紧去洗漱。

  还走在路上的任倩,便接到了欧然的电话:“你在哪里?怎么还没回寝室?”“我在操场,马上就回来了,欧老师!”“以后记得9:50之前必须回寝噢。”“好的,欧老师!”挂断电话后,任倩不禁又加快了脚步。

  第二天晚上,晚自习下课后,赵永华又拨通了任倩的电话。“昨天欧老师就查到我了,还叫我9:50之前必须回寝室。”任倩小声地说。“没事!咱早点回去就是了。”赵永华显得非常轻松。这一晚两人硬是聊到9:45才依依惜别。慢慢地两人已经形成默契,除周五不上晚自习,其它时间,两人在晚自习下课后,已经不需要再打电话便会不约而同地来到操场。今天,在昏暗的灯光下,两人又沿着操场,边走边聊,尽管已经是初冬时节,在凛凛的寒风中两人却如沐浴春日朝阳般,心中不时涌起阵阵暖流,从小便不知父爱为何物的任倩,每次和高大、俊朗的赵永华在一起,总有一种久违的让人既忐忑又舒畅的感觉,任倩担心同学、老师看到她和赵永华在一起,更害怕妈妈知道她每晚都和一个男生在操场闲聊,但任倩又分明抵挡不住那内心的呼唤:对一个高大、俊朗的男生的好感,尤其那天跌落怀中时,那一瞬间留给她的温暖、坚实的胸膛总是让她留连忘返。这种欲罢不能的心理需求总是能够突破一切外在的束缚!

  从小到大总是喜欢和一群男生玩闹的赵永华,此刻心也是暖暖的,他似乎发现了“新大陆”,进入到了一个新的世界:和女生交往的美妙的感觉。能够主动地邀约任倩和自己一起在操场聊天,赵永华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成就感;每天把提前打好的饭菜悄悄地送到任倩面前,看到任倩脸上洋溢的喜悦之情,赵永华便有一种从未有过的存在感;尤其每次在晚上快要和任倩分别各自回寝时,赵永华分明感觉到任倩对他的依依不舍,这更是让赵永华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满足感。这些美好的感觉再加上自己心内心深处一种莫名的渴求,使得赵永华对任倩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一切都显得那么自然而温馨,又一个周四晚自习下课了,想到明天周五上完课后,任倩又要回家了,赵永华不由得更加珍惜今晚两人单独相处的时间。当两人走到操场边教学楼下,一片漆黑的一角,赵永华不禁慢慢地伸出手去,轻轻地抓住了任倩的手,任倩的手下意识地一抖,却并没有缩开,她看了看赵永华,却又微微地低下头去,满脸通红,任倩已经感觉到了自己的心在怦怦跳动同时感受到了赵永华那火辣辣的手烫,任倩不知所措地站立在那里。

  在任倩面前,赵永华总是显得既主动又大胆,第一次和女生牵手的感觉是前所未有的。那种柔柔的温暖的感觉瞬间传遍全身,浸入骨髓,赵永华的手不禁握得越来越紧,温柔变成了滚烫像热浪般阵阵浸袭,使得赵永华的心跳也阵阵加速,同样不知所措地站立在那里。此时四周一片静谧,昏暗的灯光也被教学楼完全挡住。彼此都充满着无限吸引的两人,慢慢靠陇,最后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临近期末了,各班都在强调复习。文默、欧然和陈浩杰更是从早读开始便亲自到教室监督大家的复习情况,晚自习也经常坐在教室里,督促学生复习。毕竟是新老师,在这快要出成果的时候都想自己班的学生考出好成绩。

  赵永华和任倩到也积极响应班主任的号召并相互鼓励努力学习、认真复习。不过就像大多数处在热恋中的学生一样,由于每晚很迟才回寝休息,白天又“心有牵挂”,两人上课时却怎么也听不进老师讲课的内容,课后复习时书摆在面前却怎么也看不进去。即使两人在休息时间悄悄地凑在一起复习,但是效率却非常低,通常是一两个小时过去了连一小段重要的知识都记不住。一向玩世不恭的赵永华道也觉得无所谓,但任倩却显得越来越焦急了。尤其最近面对考试的压力,老师的谆谆教悔、妈妈的殷切希望,特别是每次回家看到躺在病床上的外婆,任倩便感到莫名的难受,心中涌起阵阵自责:自己怎么就和赵永华耍在一起了呢?简直就是荒废学业啊!再这样下去怎么对得起含辛茹苦的妈妈呢?但每次面对赵永华时,任倩又难以拒绝,就连那天晚上两人又一次情不自禁的拥抱在一起,赵永华竟然吻了自己,任倩也丝毫没有拒绝。任倩越来越烦燥,内心越来越忐忑,她清楚地知道和赵永华的关系再也不能发展下去了,但自己又该怎么办呢?任倩心中一团乱麻,如深陷淤泥的独行者,不能自拨。

  第一次和女生有深入交往的赵永华如刚踏上新大陆发现美妙世界的探险者,越发充满激情。白天在学生食堂帮任倩排队打饭,晚上约任倩在操场闲逛到9:45,已成了惯例。不知疲倦的赵永华回到寝室还经常会在同学面前炫耀一番。不过精力如此旺盛的赵永华在课堂上却是判若两人,在老师的“催眠曲”中便一头栽倒在课桌上呼呼大睡。课后复习,赵永华依然萎靡不振,书摆在面前,看着看着便爬在桌子上睡着了。

  这天,赵永华照例高兴地将早已打好的饭菜端到教学楼一角的教室里,送到任倩面前。“谢谢你!”任倩冰冷的声音让赵永华吃了一惊,“这么客气干嘛?”赵永华依然嘻皮笑脸地坐在了任倩的旁边。“你以后就别再给我打饭菜了。”任倩面无表情。“怎么了?我哪里做得不好吗?”赵永华一脸惊愕。“没有,你做得很好!只是我不想再交往下去了!”“为什么呢?”赵永华大声问道。“没有什么,就是不想再交往了!”任倩依然冷若冰霜。“你总要给我一个理由吧!”“我很烦!我很烦啊!”在赵永华的一再追问下任倩发火了。赵永华吃了一惊,和任倩交往了这么久,他还是第一次看到任倩发这么大的火!震惊之余,赵永华也火了,大声吼道:“你以为我好想给你打饭啊!每天排队不辛苦啊!”“那你就走吧!”“走就走!”不甘示弱的赵永华一拍桌子,猛得站起来,扬长而去,留下任倩一人在偌大的教室默默流泪。

  晚上,赵永华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无法入睡,他爬了起来,来到厕所,悄悄地拨起了任倩的电话。“你拨的电话已关机”随着这一声提示,赵永华一脸懊恼地回到床上,心有不甘的他,打开了QQ给任倩留言:“今天是我太冲动了,但我真的很在乎你!到底是为什么?你突然就说出了那些话?”赵永华傻傻地盯着任倩的头像,不过半天也没有回应。夜深人静之时更是拨动心弦之时,赵永华急了,如被放逐的宠物,急切地抓扰着主人的门框一般在手机上敲到:“倩!我真的很爱你!你就给我一个回话吧!”就这样赵永华握着手机,恍恍惚惚地睡着了。

  第二天,课堂上,老师慷慨激昂的讲课声仍引不起一脸疲态爬在课桌上的赵永华的丝毫注意,直到赵永华的手机响起了“嘀!嘀!嘀!”的QQ提示音,他才摸出手机扭过头去看了看。屏幕上任倩的头像在不停地闪动,赵永华赶紧打开手机,一串文字映入他的眼帘:快要考试了,我想静下心来好好复习,这段时间,你就不要再找我了,等考完试再说。看完任倩的留言,赵永华心里舒坦多了,爬在桌子上,睡得更踏实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别了我的母校之激扬青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