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错乱
楠坞2019-12-04 11:341,673

  今夜,苏黎没有回她和陆辰九曾经的那个家。

  她去了城北三环的一套别墅里。

  这套别墅是陆家产业,暂无人居住,据说这是陆辰九的爷爷买来送给他那远在英国的五岁小孙子的。

  苏黎恰好打车经过,就干脆去里面留宿了一晚上。

  她换鞋进门,却连厅里的灯还没来得及打开,就一头栽在地板上,直接昏睡了过去。

  别墅外,两束刺目的车灯闪过,一辆黑色商务版劳斯莱斯停在了门口。

  很快,后座车门被打开,一道挺拔的黑色长影迈步而出。

  男人逆光而立,身影修长,气质清冷迫人。

  “行李给我吧!”

  他从助理魏寻手中把银灰色行李箱接过。

  “陆总,实在抱歉,因为不知道您会突然回国,别墅还没来得及请工人打理,您看……”魏寻一脸难色。

  “我知道了。”

  陆宴北淡淡的应了一声,单手推过行李箱,举步进屋。

  刷开指纹锁,开门,却被里面一股刺鼻的酒精味熏得皱紧了眉头。

  什么情况?

  他进门,打算一探究竟。

  脚下却忽而被什么笨重东西绊住,一时间,身体失衡,险些栽倒在地。

  好在他反应及时,手臂迅速撑住地面,才避免了与地面来个亲密接触。

  只不想,近在咫尺距离的下面却并非地板,而居然是一个……女人?!

  准确点说来,是一个醉了酒的女人。

  陆宴北不悦的拧紧了眉峰。

  他家里怎么会有女人?

  借着外面的月光,他能隐约看清楚女人的轮廓和五官。

  五官精致,但也谈不上多貌美,顶多称得上是眉清目秀。

  也不知是不是感觉到了身上那道迫人的目光,醉意熏熏的苏黎忽而睁开了眼眸。

  入目的是一双深幽不见底的黑眸,似密网一般,牢牢锁住她,却又似深渊,仿佛稍不慎,就会溺于其中,不可自拔。

  眼前这张峻峭的面庞不断与陆辰九那张脸反复重叠在一起。

  “老公……”

  她娇嗔的轻唤一声,声音软软糯糯的。

  老公?

  陆宴北眉心一跳,“我不是你老公。”

  他冷声说着,欲起身。

  苏黎却不依,忙伸手攀住了他的颈项,“你就是我老公!”

  “我不是。”

  陆宴北不悦的去拽她缠着自己的手。

  “你就是!你就是我老公!”

  陆宴北绷紧了唇线。

  果然,不要试图同女人与醉鬼理论。

  而这位,两样全占了。

  “你到底是谁?”他琐眉,耐着心思问。

  “我是你老婆,苏黎,苏黎!你老婆,你唯一的老婆……”

  “我没有老婆。”

  陆宴北面不改色,“既然如此,那报警解决吧!”

  他说着,从裤兜里把手机掏了出来,才刚把电话拨出去,哪知手机就被身下女人给抢了去。

  “我不许你给外面那些臭女人打电话,你从来不肯回家,就是被她们缠上了……”

  “……”

  陆宴北本就不多的耐心,这会儿已经消失殆尽。

  “把电话给我。”

  当然,他并没有真的报警,他只是打了通电话给助理,想让他帮忙把这疯女人给处理了。

  “你是我的,是我一个人的!”

  苏黎拽着他的领带,迫使他低头看自己。

  醉意熏然的水眸里染着一层委屈的水汽,“老公,你不要不理我,不要对我这么凶……”

  看着怀里女人眼眶中那一抹雾气,陆宴北竟反常的心生几丝怜意,“我没有凶你。”

  应完他才反应过来。

  敛了眉心,沉下脸来,“我再强调一遍,我不是你老……”

  话还未说完,却觉唇上一烫。

  陆宴北漆黑的暗眸迅速沉下,大手用力摁住了她握着手机的小手。

  手心里渗出一层薄汗来。

  “陆总。”

  手机里传来助理魏寻恭恭敬敬的回应声。

  “陆总?”

  “陆总,您出什么事了吗?”魏寻在电话那头问陆宴北。

  “老公……”

  苏黎娇声唤着。

  陆宴北只觉有电流从四肢百骸间迅速穿过。

  他眼潭沉下,从鼻腔里闷闷的“嗯”了一声。

  电话那头的魏寻吓得眼镜都快从鼻梁上掉下来了。

  老公?!

  而且,陆总竟然还应了??

  什么个情况?!

  他们陆总不是向来不近女色的吗?什么时候就多出了个老婆来?

  他不是才刚回国吗?啧啧啧!这才第一个晚上呢!真真是艳福不浅啊!

  陆宴北不耐烦的把电话给切断了,还把手机扔出去十来米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老公管我超严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老公管我超严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