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那天你叫的是老公
楠坞2019-12-04 11:332,063

  “宴北,她就是辰九的媳妇,苏黎。”老爷子向陆宴北介绍着苏黎。

  “是吗?”

  陆宴北讳莫的目光盯紧苏黎,唇线轻启,“幸会。”

  简单两个字,却让苏黎心慌不已。

  “爷爷,我先带璟宸去洗手。”

  苏黎完全不敢再看他,匆忙找了个借口,抱着小恶魔落荒而逃。

  陆宴北看着她慌不择路的身影,眯紧了寒眸。

  那日主动勾引他的时候,可浑身是胆!

  现在反倒怕了?

  “宴北,小黎怎么和璟宸会认识?”老爷子奇怪的问陆宴北。

  “这点我也不清楚。”

  所以,近日里他儿子口中念念叨叨的那个‘苏苏’,居然就是她?

  “宴北,你太严肃了,小黎看起来都很怕你的样子,一会儿你见到她可别再绷着个脸了。”

  陆宴北“嗯”了一声,凌厉的轮廓线却越发绷紧了些分。

  怕他?

  他看着怎么那么像是做贼心虚呢!

  苏黎抱着小璟宸进洗手间的时候,思绪还一直神游在外。

  怎么会这样呢?

  她睡谁不好,居然把陆辰九的亲叔叔给睡了!

  疯了,疯了!

  可苏黎一想到自己满身吻痕来自于这位长辈之口,她脑海中登时只冒出四个字来:为老不尊。

  “哎呀——”

  苏黎本想去试试水温,手指才往水龙头下一伸,就被烫得即刻收回了手来。

  思绪这才逐渐回笼。

  “怎么了?被烫着了?”

  小恶魔心急的抓过她的手认真的检查了一遍,又放到自己嘴下,“呼呼——”了两口,这才抬头担心的问她,“还疼吗?”

  苏黎没想到这小恶魔居然也有如此暖心的一面,她有些被感动到了。

  “不疼了。”

  苏黎摇头。

  被他“呼呼——”了两口后就好像什么疼痛都感觉不到了。

  小恶魔似无奈的叹了口气,“你又不是孩子了,怎么还不会照顾自己呢?”

  被他这么一‘教训’,苏黎当时真有种萌蠢的自己被男人呵护的既视感。

  她有些好笑,眯了眯眼儿,忍不住逗他,“小恶魔,你干嘛突然对我这么关心?”

  小璟宸似乎没料到她会突然这么问,小耳根子微微红了一圈,松开了她的手来,“不管怎样,我好歹也叫过你一声‘妈’,关心关心你很奇怪吗?”

  “别,你这一声‘妈’我可受不起。”

  就他那一声‘妈妈’,导致她直接成为千夫所指的恶人。

  再者,他爸是何等角色,她可不敢肖想半分。

  小恶魔“哼”了声气,“我才不要你给我当妈妈呢!”

  他想要的是……

  给他当老婆!

  不过这话,小璟宸暂时只敢偷偷放在心里想。

  苏黎心虚的摸了摸自己鼻子,一想到自己那夜偷偷摸摸把他老爸给睡了,她心里多少是有些愧疚的。

  毕竟那男人是有未婚妻的,而他的未婚妻还是这小恶魔的亲妈。

  哎!

  苏黎懊恼的抓了抓脑袋。

  想不到自己在唾弃小三的时候,竟也当了一回小三。

  实在太可耻了!

  而他陆宴北也果然如同苏薇告诉自己的那般,是个花心大萝卜!

  明明在有未婚妻有儿子的情况下,居然还睡她?如果没记错的话,那天晚上他可没喝酒。

  果然啊!男人都是大猪蹄子,一点都经不住女人的诱惑。

  “咚咚咚——”

  两人才刚洗完手,外面响起三道敲门声。

  紧跟着,一道低沉浑厚的嗓音,带着不怒自威的气场在门外响起,“陆璟宸,洗完了手就出来,不许玩水。”

  是小恶魔的爸爸,陆宴北。

  苏黎心尖儿一紧。

  小恶魔走去门口,踮脚开门。

  仰高头,看门外挺拔如松柏的陆宴北,“爸爸,我们没有玩水。”

  陆宴北魁梧高大,逆光伫立在门口,暗影俯下,把苏黎与他脚边的小家伙强势笼罩。

  那一瞬,苏黎竟觉有些透不过气来。

  即便这个男人注意力完全不在她身上。

  陆宴北“嗯”了一声,低眸看小璟宸,“你爷爷找你有事,让你过去一趟。”

  “嗯?”小璟宸疑惑的眨巴着大眼睛。

  “你去了就知道了。”

  “好。”

  小恶魔牵过苏黎的手,“苏苏,我们走。”

  “你爷爷让你一个人过去。”

  陆宴北扣住了苏黎的胳膊,一脸严肃的看向儿子。

  小璟宸转了转眼珠子,似认真的想了一想,“好吧!苏苏,那过会我再来找你。”

  说完,小恶魔就独自往厅里去了。

  苏黎才想要挣开陆宴北的禁锢,哪知,他忽而一步上前,将她逼回了身后的洗手间里,而后,“砰——”的一声,阖上了身后的木门。

  偌大的空间里,只剩他们俩人。

  苏黎呼吸收紧。

  离他太近,甚至能嗅到他身上那清冽好闻的味道。

  “解释!”

  陆宴北居高临下,气势逼人,凌厉的目光从上至下锁住她,压迫感十足,“关于那天晚上的事情,你是不是该给我一个合理的说法?”

  果然,他还是认出了自己来。

  苏黎稳了稳心神,吁出一口气后,诚心向他鞠躬道歉,“对不起,那天晚上确实是我的错,我喝多了,所以……”

  “所以这就是你主动上门勾引自己丈夫小叔的好借口?”

  陆宴北魁梧的身躯如泰山压顶般朝她逼近。

  苏黎吓得用双手抵住了他的胸膛,步子连连往后退了两小步,“小叔,我觉得你好像误会什么了 。”

  “小叔?”

  陆宴北目光微凉,居高临下的睥睨着她,“如果我没记错,那天晚上你叫的可是‘老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老公管我超严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老公管我超严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