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介入
狂爆猪场2018-07-18 20:282,650

  一直到傍晚,绑匪没有任何的回应,柳眉也不曾回来,谢傅华站在落地窗前,博文双手相握立在一侧,两人在办公室已经整整一个下午了,看着谢傅华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显然他的耐心快沉不住了,魏博文始终保持沉默着。就在这时,办公室的电话响了,魏博文走过去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前台的号码,随即接起来。

  “喂?”

  “您好,魏秘书,有几位警察需要见谢总,你看……”电话里传来一甜美女声,征询着口气问道。

  “警察?”魏博文深深皱了皱眉头,用眼角瞄了一眼那边的谢傅华,顿了顿,他又朝着电话里说道,“你等一下,我问下谢总”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重新来到谢傅华身边,魏博文犹豫着,反倒是谢傅华先开口了,只见他依旧眺望着远处,面无动色的缓缓说道,“警方一直盯着我们,柳眉的失踪瞒不过他们”

  魏博文点了点头,明白了老板的意思,随即转身走出办公室,下楼去了。

  不一会儿,走廊传来了整齐的脚步声,来人不少,为首的是一名高高瘦瘦的男子,没有穿着制服,一身休闲打扮,趿着拖鞋,懒洋洋的,满脸的胡茬子,贼眉鼠眼,手上还挖着鼻子,看起来根本不像体制里的人,如果不是后面跟着几位身着制服的警察同志,或许谢傅华还真把他当作市井痞子赶了出去。

  “谢总,秦警官来了”魏博文说道。

  只见那男子进了办公室大门,挖鼻子的动作停下,在衣服上随意的揩了一揩,脸上挂着笑径自走上前伸出那只手,大咧咧的道:“啊,谢总,久仰大名啊”

  谢傅华注意到他的小举动,虽然有点不满,但毕竟是警方的人,暗自哼了哼还是伸出手与他相握,虚情假意道:“秦警官来的正巧,我正打算报警呢”

  “哦?那倒是稀奇事了,你谢老板还会主动报警,难不成你想开了,要投案自首了吗”秦警官打着哈哈,调侃了一句。

  “呵,秦警官真是会说笑,我们这些守法公民一没作奸,二没犯法,怎么就要投案呢”谢傅华面不由衷的笑了一句,随即又沉声说道,“事情是这样的,我收到一封匿名信,上面写有我太太被绑的内容……”

  听完后,秦警官摸了摸鼻子,讪笑了一声,抬起头对视着谢傅华那狠辣的目光,“关于你太太被绑架,我们警方会极力侦查,尽快将人质安然带回来,希望你能配合我们”秦警官严肃的说道。

  “哼,恐怕你是别有居心吧”谢傅华不屑的哼了哼,暗自想着,不过表面上却是诚惶诚恐、一副唯命是从的模样。

  吩咐秘书留下招待他们,并记录着此案的过程,他本人却找个借口离开,在办公室待了一下午,让他很是压抑,急需出去呼吸一下格外的空气。

  二十分钟后,秦警官走出了大厦,在告别谢傅华之后,他安排了两名手下留下来,一来监听着绑匪的消息,二来……则是监督着谢傅华。

  车上,坐在驾驶位的一民警看了一眼那高大挺拔的谢氏大厦,愤慨的说道,“这个谢傅华犯罪记录在局里都快叠成山了,要不是证据不足,我们早抓他了,现在倒好,有人打注意打到他头上了,哎,真不知如何评价那些绑匪”

  “不管什么人,都不能借着正义的名义去犯罪”秦警官坐上车后,习惯性的将座位往后倾,然后人仰倒上去,放松的舒了一口气,缓缓说道。

  司机看着秦警官的倦容,好心的劝了一句,“秦大哥,这件案子结了后,你该好好的休息一段时间了”然而秦警官却是闭目养神,好似没听到司机的劝告,令那名司机大哥摇了摇头,哀叹不已。

  路上,秦警官皱眉思考着,双眼无神的望着车窗外一路延景,思绪万千,这起案件从头到尾都没有出现过绑匪的直接对话,还有,从留下的纸条与被拿走的装满现金的手提箱,都发生在班级上,那么不就直接说明了绑匪就是班上的某一个人吗,可问题是,对于这些学生,他不能像对待嫌疑人一般拷问。

  不知不觉,车子已经开回了局里。

  吩咐下去,看能否通过沟通在学生们之间询问出什么线索,随后又让民警连夜跟踪调取监控,排查柳眉的踪迹。做完这些后,秦警官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关上门,在他的桌上已经整齐的摆放着一排文件,全都是指证谢傅华的不法勾当,苦笑一声,相比较起来,这个人才是真正的大恶魔啊。

  晚上,一名女子拖着个行李箱独自走在马路上,道路上时不时的有着汽车呼啸而过,微风吹起她的长发,露出那清秀脱俗的美颜。这时她手上的电话响了,其看了一眼,犹豫着,随即又接起。

  “喂”

  “小眉,你到哪里了?”电话那头问道。

  “还在路上,怎么了”听着电话那头的语气不对,她不解的问着。

  “是这样……”

  随后,这道倩影在夜色中,越来越模糊。

  第四日。

  早上九点过二十,办公室门被敲响了,刚刚趴头休憩的秦警官被吵醒,揉了揉微微发胀的太阳穴,他说道,“进来”

  “队长,好消息,今早上局里来了一名学生,他说他看到有人拿走手提箱”办公室被打开,一民警兴奋的对着秦警官说道。

  果然,秦警官异讶的抬头,显然他也没料到会这么快就找到嫌疑人,脸上露出惊喜表情,连忙站起来顺手卷起外衣往外头走去。

  “走,带我去见那学生”

  外头,一名穿着校服的学生在老师的陪同下,坐在那里接受着民警的询问,见秦队长走出来,其中一民警来到他身边,向他报告着。

  “事情是这样的,那天谢敏带着手提箱来上学一开始的确惹人注意,但也并不是很新奇,班上的其他学生都知道谢敏家里挺有钱,而且谢敏喜欢跟潮流,虽然是学生,但平日里偶尔还会带着名牌包包或昂贵首饰来学校上课,久而久之,同学们对她也都见怪不怪了,所以在丢失手提箱的那个课间活动,才没有同学注意上,而那名学生……”民警指了指在那作着笔录的学生,继续说道,“他一直暗恋着谢敏,所以对她特别的关注,那天早上他看到谢敏和同班同学一起走出教室,而在那几分钟内,那名与谢敏一起走出教室的同学在那期间,率先回到教室,并且带走了手提箱,接着两人又一同回来,一开始他也没在意那么多,误以为是谢敏叫她来拿的,直到警方的介入,他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现在那名拿了手提包的学生在来的路上了”

  “那他昨天怎么不说,这是多么重要的一条线索”先前那民警插了一句。

  秦警官白了他一眼,他悻悻的闭嘴了,“今天他能来已经很不容易了,毕竟是一个学生”

  “是啊,因为害怕,他昨晚纠结了一晚上,今早才鼓起那勇气来指证的”民警补充了一句。

  “嗯,谢家那边有消息没”秦警官又问道。

  问到这里,那民警面露难色,摇了摇头,从其细微的表情动作,秦警官猜测谢家那边肯定是非常的火大,距离案件发生已经过了一晚,可人质还是没有消息。

  “秦警官,上级已经在关注此案了……”

  这说明了什么,秦警官心里当然清楚,然而他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

继续阅读:威胁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罪与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