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来信
狂爆猪场2018-07-18 19:202,390

  “福泰庄园”

  一幢幢美轮美奂的精致别墅散落在苍翠树木的掩映之中,置身其中恍如远离了所有的都市尘嚣,宁静幽远的感受令人神驰。每幢别墅占地广而大,别墅外都有一片围墙包围的小院,而在这里居住的人们非富即贵,俨然,这里已成为了有身份的象征。

  这一天,天空万里无云,风和日丽,是难得的一个好天气,在庄园内位于湖畔边的一幢别墅里,高雅的别墅大门被人从里打开,接着走出一名美妇,一身纯白色的长裙,袖口上绣着淡粉色的牡丹,银丝线勾出了几片祥云,下摆密麻麻一排蓝色的海水云图,胸前是宽片淡黄色锦缎裹胸,步伐轻轻迈动长裙散开,即使是松弛的长裙,也难掩她那窈窕的身段。美妇来到院子里,手上提着一洒水壶,轻轻的在给院子里的花草浇水。

  “太太,我在大门口看到了这个,夹在门缝上的,上面写有太太你的名字”过了一会,一名佣人模样的大婶走了过来,手上递出一张纸封。

  “哦?”美妇接过纸封,在纸封的正面果然看到有她的名字,柳眉。

  秀眉微蹙,柳眉心里猜测着是谁留下的,或许是有人恶作剧,“好了,王婶,你去忙吧”随即柳眉岔开了王婶。

  “暧”王婶应了一声。

  放下洒水壶,柳眉拆开了纸封,看来留下纸封的那人很是随意,背面只是用了浇水将折下的开口粘在了一起。拆开纸封后,柳眉先是看了一下,随后伸手将里面的东西拿了出来,是照片,然而柳眉在看到第一张照片时,眼瞳骤然扩大,脸上满是惊恐的神情,小手猛地紧紧掩嘴,生怕一松手自己就会叫出声来。

  不知过了多久,柳眉才从状态中回过神来,她那犹自颤抖的手翻出最底下的那张纸,纸上写了一行字。

  晚上七点左右。

  一辆豪华汽车缓缓驶入“福泰庄园”,车停在了白天的那幢别墅前,从车上下来一名中年,虽然年近四十,却有着一双犀利的眼睛,不怒而威,看起来整个人精神焕发。他就是这幢别墅的主人,谢傅华,是Z市数一数二的房地产开发商,拥有着多处产业,可谓是富甲一方的大人物。

  回到家中,见主人回来了,王婶连忙迎了上去从其手上接过公文包。

  “小姐和太太呢?”谢傅华问道。

  “小姐在楼上呢,太太白天出门后还没回来过”王婶回答道。

  “嗯”谢傅华淡淡的却又似沉重的回了一声后,就往着客厅走去,平常的这个时候,谢傅华回家后无非就是在客厅里开着电视然后看看杂志,与往常一样,谢傅华打开电视,坐在了沙发上,从茶几下翻出一本杂志看了起来,王婶则是从厨房里沏了一杯茶。

  两个小时之后,谢傅华疲惫的揉了揉生疼的双眼,看了看手表,已经九点多了,从沙发上站起,走出客厅,此时王婶正在拖地,谢傅华四处看了一下,问道。

  “太太还没回来吗?”

  听到先生的问话,王婶停下手上的动作,抬起头看了看窗外的夜色,摇了摇头就好像自言自语一般回答道,“还没有呢,也真是奇怪了,平时太太出门前都会叮嘱我一番,今天却是一声不响的就走开了,而且那么晚还没回来”

  回到客厅,谢傅华掏出手机拨打了出去,很快,电话那头传来一阵忙音……

  皱着眉头看着已被挂断的手机,谢傅华的脸上闪过一丝不耐,随即放下手机继续看起了杂志。

  一直到晚上十一点,在这期间他打了好几通电话,都是忙音,王婶在一个小时前又端来一杯茶后就去休息了。

  “砰砰砰”

  “小敏,睡了没有?”来到二楼,谢傅华敲开了女儿的房门。

  连续敲了好几下,房间内才传来一声生气的回应。

  “干什么啊,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家睡觉啊”

  话音落,房门被打开,一名穿着粉红色睡袍的女生走了出来,揉着惺忪的双眼,脸上尽是不耐。

  “你妈妈有没跟你说过她上哪去了,为什么这么晚还不回来,电话也打不通”谢傅华略带歉意的看了一眼女儿,轻声说道。

  “我怎么知道,她爱上哪就上哪,我哪管得着”女生打着哈欠,随后烦躁的甩了甩手继续说道,“好了,别吵我睡觉了”说完,转过身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没办法,谢傅华只好回到自己的卧室。

  ……

  第二日,刚放学回到家的谢傅华女儿丢下书包后就匆匆的脱下校服,换上了一套非常时尚潮流的服装,紧跟着哼着不知名的调调在梳妆台上打着眼影画着浓眉,十七八岁的少女继承了母亲的美貌,长得天生丽质、亭亭玉立,即使不施粉黛也是俏丽的很。晚上与同学闺蜜约好一起去酒吧玩,想起前段时间在酒吧看到的那位帅哥,痴痴的被迷恋,谢敏心花怒放,一想到今晚或许还能遇到他,心情就格外的开心。

  女生打扮总是漫长的,足足花了半个多小时才让自己满意,跨着粉红色名牌小包包欢快的跑到楼下,要出门时才想起今天在学校向闺蜜借的笔记还没还,等下见面顺便交给她好了。翻开书包,找着那本笔记,在拿出的课本里,滑落下一张纸,谢敏好奇的捡起来一看,脸色“唰”的一下白了。

  谢氏房地产开发公司,一幢足有三十层高的大厦,如高大无比的巨人挺立在市中心,雄伟壮观。

  在顶层的一间办公室内,谢傅华正在翻看着秘书传上来的文案,此时,办公室的电话响了。

  “喂”谢傅华接起电话。

  “爸,你快回家来”对面传来谢敏焦急的声音。

  “怎么了?”谢傅华隐隐间听出了不对劲,忙问道。

  ……

  家中。

  大门被打开,谢傅华急匆匆的走了进来,紧身其后的还有一名男子,看似三十岁左右,戴着一副眼镜,清秀的脸上流露出深深的书卷气,看起来彬彬有礼、一表人才,是谢傅华的随身秘书,也是他的得意助手。谢傅华看到坐在客厅显得郁郁寡欢的谢敏,忙走上前去问道。

  “在哪,你说的那张纸在哪?”

  谢敏头也不抬的伸手指了指书包方向,谢傅华从书包旁拿起那张纸,上面赫然写着“柳眉在我这里,要想她平安无事,准备好五十万现金,明日让你女儿带去学校,时间,中午放学,校门口对面的一家热狗店交易”

  看完这些,谢傅华愣愣的站着,脸色阴沉沉的,对于绑匪的要求他并不在意,区区五十万对他来说不算什么,他更加在意的是,到底什么人敢打自己的主意。

继续阅读:难以理解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罪与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