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救命之恩
想去海上的猫2020-05-23 13:162,216

  她缓缓地,几乎是一字一字的说出这句话,记忆却像是突然打开了闸门,潮水般将她笼罩。

  无助,疼痛,绝望……

  她像是溺水的人,一喘息就是汹涌的刺痛。

  她一直记得,她趴在院子里冰冷又尖锐的地砖上,青砖的断裂面割伤手肘,流出的血一圈一圈的泅湿地砖,染成深褐色。耳畔是妈妈歇斯底里的叫骂,身上的疼痛已近乎麻木,晕过去之前她就已经趴在这里。她以为昏过去就是她的解脱,可这一次不知道为什么,不知道是梦还是现实,浑浑噩噩中,妈妈撕心裂肺的哭声混着骂声一直没有停过。

  她不知道这是在短暂的昏迷之后又醒了过来,还是已经到了生命尽头的回光返照。视图着想动一动,原本已经麻木的痛觉神经再次恢复了一些,右腿上剧烈的痛感,让她想起来,她的腿还压在石桌下面。

  她摔倒的时候,妈妈推翻了院子里的石桌。

  实心的桌面砸在腿上,剧痛下,她当场就晕了过去。

  不知道晕了多久,可妈妈的精神却还是亢奋的无以复加,仿佛永没有竭力的时候。手上能用来砸向她的东西都已经用尽了,她身边乱糟糟的一团。

  她一直怀疑这个唯一的亲人,有着严重的精神疾病。却因为只有一个小小的女儿相依为命,没有人肯上心的去关注她而没有入院记录。可沐清晨知道,每次母亲发病的时候都会打她,却没有一次像今天这样不知疲倦没有尽头。

  往往忍一忍就能过去,实在忍不了的时候还可以跑,可以躲起来远远的看着妈妈防备她自戕。可这一次,她被院子里的石桌压住了,除了生受,没有任何办法。

  就在她刚刚昏过去之前,她喊了舒景同的名字。

  这求救声,激怒了母亲,换来她更歇斯底里的疯狂举动。

  她不敢再刺激她,怕她会更变本加厉。她抬不起头,不知道被石桌砸中的腿有没有血流出来,她动不了,却能感觉到身体里的热量在一点一滴的流失,地砖的寒意让她越来越冷,头上也有血滴下来,面前的青砖上几个褐色的圈连成一片,几乎看不到原本的原色。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解脱。

  她快要死了吧?

  被亲生父亲抛弃,然后被亲生母亲活活打死。

  如果她死了,妈妈醒来肯定活不下去。

  她突然意识到,也许母亲就是想玉石俱焚,她已经在对父亲的等待中变的绝望,丧失了活下去的勇气,所以,临死前也要把最亲近的女儿打死。

  她忍不住的再次哭起来,视图求饶,视图能唤醒妈妈。

  意识慢慢的抽离,她就快要解脱了。好像连那歇斯底里的打骂声也停下来了,她听到舒景同的声音,他在喊她的名字。

  沐清晨!

  晨儿,晨儿……

  他的声音特别急切,动作也很粗野,暴力般的摇晃她。

  他是怕她死掉吧?

  嘴角裂开一个比哭都难看的笑,她吃力的想要睁开眼睛,他突然变得轻柔起来。

  泪眼模糊中,她看到他在哭。

  她从来没见他哭过,皱着眉头,红着眼,泪珠顺着鼻翼掉下来,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他当时的样子,很多年来,会重复不断的出现在她的梦中。包括当时,他那么小心翼翼的唤她“晨儿”的声音,都一直烙印在她的意识深处。

  沐清晨迎向连永年的眼睛,看着他红了眼强压着愤怒,反而平静的开口说道:“如果没有舒景同,我当年就被我妈打死了,而我妈也不会自杀未遂。舒景同救了我们两条人命。”

  除了救命之恩,他是她心底仅存的温暖。除了当年的舒景同,这些年来,再也没人为她流过泪。

  眼波再次扫向连永年的手,她从随身的挎包里拿出创可贴递给他:“别说只是帮忙,就算是更过分的要求,我也不会拒绝。连永年,我知道你担心我。他是舒景同,若真想怎样,不会等到现在才找我。”

  仿佛是最后一句话说服了连永年,也似乎是救命之恩的大帽子压下来,让他终于无法反驳。他什么都没说,转身离开。

  擦肩而过的时候,他顿了顿脚步,接过沐清晨手里的创可贴。

  这是一个讯号,默许的信号。

  沐清晨微微笑起来,她冲着他的背影喊:“连永年,等我回来的时候,你去接我!”

  他挥挥手,没有回头,步伐却变大,似乎还在生气,又似乎是再告诉她他的坚守。

  不是有句话么,你走,我不去送你,你来,下多大的雨,我都去接你。

  隔了一天,沐清晨依然是拖着一只行李箱出门,很小的箱子,20寸能直接带上飞机的那种,基本是只带了随身用品和很简单的换洗衣服。

  就好像是要对得起她的简便行李一样,席世把车一路开到了机场。

  这让她有些错愕,车竟然就这么丢下,不开回西安了?

  看出她的疑惑,舒景同跟她解释:“马上就要开标了,长途驾车回去太耗费精力,车会安排人送回去的。”

  沐清晨点点头,她还从未见识过开标,这次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去现场看看。

  相比沐清晨的轻车简行,其他两位女性的行李就多出很多,只能办理托运。

  席世跑前跑后的忙碌着,忍不住偷偷跟沐清晨吐槽:“等下了飞机,还得为这行李再耽误一段时间,你也该多带点才是。”

  沐清晨微微一笑没说话,心里却忍不住嘀咕,这么简单的行李,是不是也不妥。

  本来减少行李是为了出行方便,可她的身份,跟着舒景同参标,一会出入各种场合,这么简单的服饰,就显得小家子气。

  暗暗在心里同情了一把自己所剩无几的存款,也只好决定到了西安要抽空去买些上得了台面新衣服。

  换登机牌、安检、登机,顺利的无以复加,一个多小时后落地,付哥竟然没有等他们,径自离去。

  这个时候就看出柳元儿的一丝窘迫,她也没有要掩饰:“付哥要先回家看看,我陪你们一起去酒店。”

  酒店?沐清晨有点蒙,一下飞机不是各回各家,竟然是集体住酒店?

继续阅读:第23章:抵达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愿我如星君如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