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雪与血——第三章 万人大道
含笑此生2018-07-16 16:063,333

  说完政治,再简单罗达斯的宗教,在圣比斯拉内城城堡靠南附近还有着一处占地近四平方千米的地方,那里有一座教堂,当然这个教堂并不是罗达斯主教环恒教的教堂,而是罗达斯的另一个教,基叶教的教堂。

  而环恒教是罗达斯的国家,所以在文化以及饮食习惯上都与罗达斯当地人能够融入,除了宗教里的某些节日需要辟谷以外,其它的都没有多少大的隔阂,所以便让环恒教在圣比拉斯的内城里面。

  而基叶教一个外来民族所传来的教,所以会在文化方面有一些代沟,有一些不能吃的,不能喝的,就会与肉城里的人有所分歧,但也不能够因为这些而将这同样在罗达斯占着重要地位的大教排斥的太远,所以便让基叶教的人在内城的附近设他们基叶教的建筑。

  始终基叶教是从罗达斯北方的拂菻国那里传来的,所以在文化方面有着很大的差异。

  就从那建筑风格就与罗达斯大多数建筑物的风格格不入,显然是两种文化,从建筑物的本身来说,在罗达斯的大多的建筑都是那种“葱头形”的建筑……当然“葱头形”这是其它民族揶揄的称呼,的确很多房屋的顶层的确像一个洋葱头。

  然而这在罗达斯本土民族看来自己的这种建筑是建筑力学以及美学的完美结合,甚至包括他们的基辅大公祭祀时所戴着的帽子都是这个样子的。

  但那帽子也被其它民族的人揶揄成“馅尖扭的比较高的包子”。

  而那基叶教的建筑并不是这样,而是一个尖形的塔,有很多的门窗、壁龛,上面都有各种顶饰与浮雕,各种自由的雕刻都呈现在三角楣上,栩栩如生。

  而那些雕刻都是来自己于世界很多英雄的故事。

  始终基叶教是一个横跨很多国家的宗教,它除了像邪马台、羲国、阿喻陀王国这几个东方国家以外,其它的很多国家都有人信仰基叶教。

  所以基叶教也能够结合世界各个地方的文化,那些所雕刻的东西都是基叶教的那些设计师傅们收集了世界各地的故事所汇集而成的。

  当然基叶教的人也是会因地选择故事的,不可能在罗达斯的国土里,还大肆去宣扬罗达斯的死敌国挹娄的英雄。

  所以在圣比拉斯这个建筑里的英雄要么是世界都公认的英雄,要么就是罗达斯他们本国的英雄,比如说罗达斯的第一个联邦统治者,留里克德·厄瓦希。

  关于厄瓦希的雕刻是他站在一座山峰上,手杵着剑,四处眺望,而他的肩膀旁有着两只鸟,而雕刻师傅有意将那鸟画着有一些模糊,所以使得有些人说那鸟是乌鸦,也有的人说那鸟是雀鹰,反正大小也都差不多,也同样是灰黑色,而且雕刻都,

  而这两只鸟是来自于基叶教里的一个神的宠物,一只叫海吉,代表着思维的意思,而另一只叫牧林,代表着记忆的意思。

  很显然基叶教是歌颂这位罗达斯英雄,是他统治了整个罗达斯的各大小部落联邦,而那雕刻手中的剑上就有着三十九颗十字星,那本来是代表曾经联合的三十九个部落,这些部落都成了后来的贵族大家族,不过经过千年后,其中有六个贵族家族便因为叛乱、联姻、外侵、病害、以及商场失利、违法等诸多不同的原因而灭亡,只留下了当下的三十三家大贵族。

  而剑代表着权利的意思,所以三十九颗星就代表着厄瓦希统治了三十九个部落。

  并且同时肩膀上还有着海吉、牧林这两个神的宠物,这证明着他有着像神一样超于凡人的思维,也有能让后世所永远记忆。

  还有很多关于罗达斯的名人都会雕刻在那石墙之上,有一些是民族英雄,有一些呢是闻名于世界大学士,反正在罗达斯的境内,基叶教建筑上的雕刻大多还是随着罗达斯的文化。

  这整个建筑的本身是尖塔形的,四四方方,下面的地基很宽,而上面的最顶部的柱径只有一平方米般大小,而且很高,差不多有近四十多米,隔远了看整个建筑就像是一把锋利的枪头或者是剑。

  这是特殊的建筑允许,不然在罗达斯有对建筑房屋的安全规定,普通居民的房子不应该超过三层,而贵族或者国家的建筑一般也都限制在五层楼高。

  在圣比拉斯大多是国家简直以及贵族办公或者是军户的住宅,所以很多是五层,但依然没有那基叶教堂的建筑高,始终基叶教堂有着很多的奇人,在建筑方面能够保证建筑的安全,之所建的高这也是基叶教里教义“站高望远”,但是建高了自然就容易塌,但是这个建筑已经有几百年了,当然其间每十年会有一次相当于重建一样的修复,但是能够存在这么多年,并且没有出现任何故障,依然证明了它受力的合理性。

  这也是这建筑为什么上尖的原因,因为上面越小,受力也就越少。

  但同时也造就了它如利剑般的形状。

  如果在城外的一些高山上看圣比拉斯城的话,那么看到这座城市里,就会感觉这个建筑在周围的一般只有五层的房子耸立很突兀。

  因为罗达斯那严寒的天气,这建筑上那本来在夏季用来漏雨的嗄咕鬼已经被那长长的冰锥给封住了口,那嗄咕鬼大多都是像蝙蝠之类的,再涂上铁黑色的漆以及用不同的色层渲染出一双血眼,那看上去很是碜人。但因为到了冬季,本来那里有很多的水流过,而天气一冷,水自然结冰,并在那嗄咕鬼的外面沍结上了一层冰,所以看上去它们就像是被封印在尖塔上的妖孽一样。

  虽然说基叶教是一个外来民族的教,但现在它的势力在整个罗达斯是影响极大的。

  宗教在罗达斯的地位很高,就从罗达斯基辅大公继位都是由环恒教的教主实行典礼认可以及由环恒的大祭祀亲手为基辅大公加冕就可以看出,那个时候还会杀几只鸡几只鸭几只羊几只牛做为祭祀品,然后教主大会对着天空祈祷,然后根据那些鸡鸭羊牛的血流向给这一代的君王做一个预言,但他们预言后的结果都不会直说,或者避开坏的,只说好的那一部分。

  虽然这亲的算法有一些像那东方羲国《周礼·大卜》里用龟甲占卜的方法,即用火灼烧龟壳,使其产生裂痕,然后通过观察其裂痕可以知道吉凶祸福。

  其实都没有什么科学的依据,但是每一次的预言总是那么的准确,这不得不说其中的蹊跷,说是预言,还不如说大多都是教主用智慧算出来的,教主之所以能够成为教主,就是因为他的能力强大,有智慧,他会看人性,也会看局的政治,所以在预言这件事上他就以自己观察君王的性格以及当时的政治然后再进行推测,大体上估计出了结果,然后再说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至于祭祀那些只是为了保留宗教性,所以就表现得这么的神秘。

  而在罗达斯的君王基辅大公任的这件事上,基叶教也不闲着,虽然做为一个外来民族的宗教,但始终是一个被罗达斯所承认的宗教,不能算是国教,但地位也是至高的。

  新上任的基辅大公在授到加冕门前穿过基叶教教徒所形成了“万人行拱”才算正式完成交接,一个新上任的基辅大公,在交接那一刻之前,背后不光是两方王权的争执,甚至是两个宗教的争执,因为可能其中一个教为了自己的利益支持一个其中王,直到其中一方最后的妥协。

  而这里基叶教的“万人行拱”是由六万身着白衣长袍者组成的,长达近有一万米的由人组成的“供券”,意为“通皇之路,将受万人敬仰。”

  而袍子的白色在罗达斯国家里是一个吉祥的颜色,在罗达斯人看来白色就像雪一样,它代表着洁白,也表示公正,光明,这也是人们对新上任基辅大公的期望。

  从留里克德家族执掌以来基叶教都会让每一届新上任的基辅大公从圣比斯拉城里最长的也是最笔直的一条路通过——这条路一直从圣比斯拉城的大门一直到达基辅大公城堡最中心,总长近也刚好一万米,而整个路面宽有十二米,这条大道被称之为厄瓦希大道,这条大道是以留里克德第一世,留里克德·厄瓦希所命名的。

  所说六万人是分别排成三万人的两排,而任一排都是下面站两个人而上面举着一个人,接着上面举着的人手里又握着一支长达四米的杆子,那杆子上裹着白色的织布,两排之间都拉着白色的织布,形成一个个人形的拱劵,而两排的人间隔有十米,正中间完全可以通过小型的辂车,同样是六匹马拉,因为路面不是很宽,所以是那种伊利或者是柏布小马,虽然小,但始终是六匹,所以也是干劲十足。

  因为是一万米,也就是近十千米的路,说长也不算上,但也不能称之为短,基辅大公上位之后,都是由六只白色的柏布或是伊利小驵马拉着车从中间慢行,反差不多是一个早上的事。

  反正那种场景也是十分的宏伟,不过的确,始终是一国之君的交接仪式,几乎几十年一次,除了一些短命的君王,但不论怎么说,不伦是多长时间一次,那怕就是一个月换一次君主基叶教与环恒教都会坚持这一份传统,始终这是一种对权力的绝对尊重与敬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八界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八界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