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雪与血——开场序(二)
含笑此生2018-07-16 16:063,391

  而如果说让以户为单位来投票,也同样会出现不公平,就比如像泰荷所在那个村之前有一个家里有十个兄弟的,十个兄弟也都讨了媳妇成了家,成了新的户籍,那么他们对于那种家里只有一两个兄弟的人来说有着优势,那么他们完全就会在和平的时候,给自己家的兄弟投上票,如果是在战乱的时候,他们就会给别人家投票,让别人家的人去参军。

  而且像他们这种兄弟姐妹多的,如果平日有什么人得罪了他们,他们都会到像这种时候实行报复,比如觉得某家人的人可恨,觉得他们家平时做人不厚道啊,他家载的经济树会遮到自己家的农作物、他家在上游动却故意在引水沟子里扔脏东西,搞得让他家下游喝受污染的啊……这些琐事。

  开始也只是一些个人个家的私人小利益,到后来也会上升到家族之间的斗争,然后家族里就会有各种办法来治理对方,比如说,就有过在军户投票上做手脚,在罗达斯还是战争的时候,就给他们整个家族所有男丁几十号人都是将票投给那一家人,他们的心里就是想着最好让战争把他们家的男丁都弄死,所以在一个村子里对于那种投票制度是很不公平的,兄弟多的人自然就会有着极大的优势。

  当然也不是说兄弟多就能够不可一世,如果做事做人真的太差的话,那么别人家也能团结周围邻居搞小组织来针对这一家。

  但不过一般来说兄弟多的家族,男丁多的家族,的确在以前,在先票上会有很多的优势。

  所以在最近的几年里,很多地方上都决定了像这种事都是以抽签的方式来决定的,而不是通过投票。

  而在泰荷所在的那一个村里面,抽签是一户人的家主去抽签,他们家是父亲去抽的,结果抽到了军户。

  回来的时候婆婆就觉得自己家真倒霉。

  其实在当时抽的时候还在是三年之前,那个时候确实罗达斯的基辅大公正在筹备着攻打那挹娄,不过基辅大公所带的都是属于留里克德家自己家族的军队。

  婆婆说她见得多了,只要去参加打仗的都不会有什么好处的,即使是活着回来也会变得很冷血,而且对于泰荷来说,像他那种在军队里没有多少关系的,他就可能会去执行一些非常危险的活,所以说婆婆说什么都不想让泰荷去。

  她想让泰荷的父亲去,但是始终父亲的年纪大了,按照那罗达斯的《服兵役》法里,一般一个人服从兵役是需要二十年。

  如果服役二十年的话,那退役的时候就是六十岁了,而且在军队里一般超过五十岁的就不需要了,除非是那种骁勇的大将。不然的话遇到一个好一点的上级就去让他去火头军里帮忙,要么就是让他家里的其它男丁代替。

  而因为父亲是家里的主要经济来源,所以母亲说什么都不让父亲去当兵,而是觉得泰荷一个男孩子就在家里蹲着也没什么事,就让他去。

  母亲的意思是个小男子汉就多出去闯闯没准能够闯出一个大官来,而且母亲觉得他很聪明,比他那憨厚的父亲聪明的多了,所以他才有希望当大官位。

  敢情母亲是把这次的抽到的签当成了好事,她并没有想到战争会带来的坏处,而且还觉得那是一个翻身的机会。

  母亲很多时候都觉得他本来很聪明的,可惜就是因为家庭原因所以不能进入道修院学习,因为进道修院必须是三代人连续信仰环恒或者基叶某一宗教,而做信徒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就像泰荷所在村里的有一家人就是每天都需要去城里面做祈祷,然后每年都要交供奉,说真的对于他们这些底层人来说,每年所交给国家的那些税收就已经让他们很苦恼的了,而还要上那供奉。

  对于一些家庭窘迫的人来说,这已经成为了一种极大经济压力,但是很多人都坚持的去做,因为有着很多的优惠政策,有一些家庭就是一个周里少吃几顿也会坚持去交供奉的。

  而泰荷家在爷爷那一代,因为有几年闹了饥荒,上不起供奉,所以就停止了与宗教的活动,所以如是要得到那些优惠政策,那就得重新积累三代人的信仰,目的是为了确定这些人的“政治正确”性,一代人自然是不有够验证的,所以需要通过三代。

  不过如果有一天他们家入籍军户,那样政治立场是肯定正确的,那么教会直接同意他们家人得到那些优惠政策的权利。

  所以母亲觉得把他放在那军队里也很好,那么一代人就能够争取回来上代人所欠的东西

  那其实母亲一直都觉得她没有嫁到一个好男人,母亲是因为公公那边做生意的时候亏本了才变成平民的,不然曾经母亲也算是小资本的女儿,而那时候父亲正好帮着公公打下手,而公公看着父亲是一个老实,并且父亲当时也喜欢母亲才所以才将母亲交给父亲的,说只要跟着父亲,虽然不能够大富大贵,但是安安稳稳是肯定的。但是母亲一直觉对这样的苦日子有着很多的怨言。

  所以母亲一直都想摆脱这要的生活,所以她便想着让自己的儿子能在那部队里当一官半职的。

  但婆婆总是背地地说母亲是一个害人精。

  虽然说泰荷是个村里来的,其实他可不会打仗,婆婆说他本来胆子就不大,那在战场上是很不利的。

  曾经一千多年前还是军农联合的时候,那个时候的人倒是当兵的会种地,农民会打仗。

  现在因为国家建设,大多地方都城市化,所以从农村里去当兵的人也就相对于以前较少,于是现在并不是所有农民都会打仗,也不是所有士兵都会农耕。

  所以每个季度,军队都会组织时间,去田猎,这不光帮助城中百姓,而且同时也训练军队里这些兵对农业的认识,这些对打仗是十分有用的,弄不好打仗的时候没吃的,和那农夫们熟悉几个野菜也是能起关键作用的。

  泰荷是属于“卫民兵”,因为罗达斯整个国家的政体以及国体都是介于一种发展过渡期,因为曾经罗达斯就是由多个异姓联邦组成的大国家,这属于“古方联盟”,这是东方羲国人的说法,古,是“古国”,是指有稳定政体的国家,有着比较完善法律。

  而方,是方国,是指部落形态的国家,其实那都不能算是国家,是那种没有规范的政治体质,甚至没有规范的法律的,而所说的“古方联盟”便是指从既有稳定的政体国,又同时存在着一些部落,而这些部落中比较强大的成为了“方”中的中坚力量,因为当时罗达斯的基辅大公为了减少战争而导致双方的损失,后来与那些部落的首领达成协力,将他们都都被编制成了贵族,并加封爵位。

  而罗达斯的第一把手基辅大公为了统一各部落,于是将他们编为贵族,并且封爵,并允许他们的佣兵权,同样的基辅大公也同样有自己的亲兵队,那些兵是为他们所服从的家族负责的,这个“负责的”是政治用词,说简单又不准确点,就是他们只听自己那个家族的家长的。

  而泰荷所在的队伍不属于任何一个家族,也不属于基辅大公,他们是“卫民兵”,顾名思义,他们是保护人民利益的,一般是镇守边疆,或者是去一些没有家族军队管理的城市,他们是听议会讨论结果的,一般来说,谁有会议所颁布的指挥勋章,那么他们就听谁的指挥。

  整个罗达斯有二十五万“卫民兵”发放于各地,而且都是将士兵发放在与户口所不在一处的地方,就像泰荷,他家乡本来是在赤塔州的,但是被发至距离家乡隔着一个州的阿金斯科耶州。

  这其中是有原因的,一般来说有经验的政府都会这样做,因为这样能够防止当需要军队去控制民众,镇压叛民的时候,别弄了士兵也是从某一个村一个屯里出来的,而那叛异也是从同一个村一个屯里出来的,如果说那叛民与前去镇压的是自己的邻里,或是叛民就是那士兵的某个兄弟,甚至可能会遇到他们的亲生的父亲,这是完全有可能的,虽然有规定让军户在指定的城市里居住,但那也是需要到达队长这一级别的才有那样的福利,而且那些户籍如果是已经订婚的,那就属于分家了,那就不包括他们的父母,所以他们的父母就可能还是在原籍居住。

  那就会让士兵两难,最后很可能士兵也会随着自己的家乡一起反叛,这已经触及了士兵能够忠实的最基本的原则:保家。

  对,很多士兵或许大抵都是万千凡尘中的小人物,所以或许不会有那种政治在格局或者国家大格局,他们当兵无非是因为国家硬性要求能够得一些薪酬,不然对于他们来说,倘若连自己的那个小家都不能保护好,那他们自然不甘愿臣服于这样的国家。

  所以政府就故意将士兵调到不同于原籍的地方,那样即使镇压起百姓,那也不至于让士兵们陷于两难尴尬的境地。

  虽然是这样,但泰荷入伍在这一年里,与那些阿金斯科耶的人相处的很好,甚至有时候他都将他们其中的几个当成是自己的亲人。平时即使是政府不要求他们田猎,他也会有时间,放月假的时候来帮忙除除草,他们也很热心还会留自己吃吃饭,他们还有做炖牛肉,炸剥皮鱼,他很喜欢阿金斯科耶州里的炖牛肉,真的很美味,当然那得到过节的时候才吃得到,至于剥皮鱼倒还常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八界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八界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