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雪与血——第十章 识人
含笑此生2018-07-16 16:063,178

  说到那个私生女最后还是父亲的守卫被轰开了,父亲并没有承认,说来也是,不然全天下多少窥伺于父亲权力的人,不想攀上点关系。

  当然也有人说,那来路不明的女子,很可能是那异党或者是伊戈尔复仇者或者是伊凡家族复仇者为了接机接触到父亲而刺杀父亲的,始终父亲是一个极为敏感人物,他不光象征着一国之主,还是改革者,还是这个国家的救世者,而也是对其他国家的侵略者,也是一个空前的军事家,以及政治理论者。

  虽然父亲获得了很多人的支持与拥戴,但也同样所结下的仇恨与积怨自然也不少,始终权力就是两面的,当想控制或者追逐它的那一天起,那永远就无法坐得安稳,就像坐在达摩克利斯之剑之下一样,这是舅舅曾经对自己说的。

  不过说到切尔歇正统的姐妹。

  切尔歇一共有六个正统的姐妹,只是说,这个二姐显得很突兀,其它的几个姐姐倒很大家所说的那样女孩人该有的样子,学学音乐外交或者就是交际舞蹈,而就是二姐,似乎就是生出了一股男人的脾气,喜欢打猎,标枪,棍法,而且还耍得贼溜,。

  动不动就会提着标枪,穿着一身铠甲,去练兵场的找练兵场的那几个教练吼要一个打十个……

  二姐就是这种性格,或许是因为除了是基辅大公的新女儿,也就是外面人叫的二公主,这一点已经让她足显优越。又因为是生在瓦伯家,而瓦伯家与留里克德这素来交好,在留里克德·格列布危难之际都是瓦伯家带着军队辅助格列布的,而且瓦伯家的军队可是名阵四方,有着最多的拥兵权的家族。

  二姐有两个家族这么罩着,那自然在整个宫廷里走路都十分有底气,再加上舅舅的教育,让二姐素来豁达,这人一外向了,在交际方面自然有很大的帮助。

  她以前去挑战练兵场的教练,虽然她嘴上说打十个教练比较夸张,但是她一个人不超三招打败过一个练兵教练,而且不是巧合,是打了五局,五局那个教练都是连输的。

  这要不是因为练兵场的教练滥竽充数。

  罗达斯这几十年来几乎很多时候都有大大小小的战事,从旧制推翻到内罚乱贼,从贵族之争到边镜对外,随时都是需要用兵的,所以罗达斯在培养兵这一方面是十分用心的,几乎是投大量的代价在里面,到现在圣比拉斯城的皇室内城都已经快有二十年该修了,父亲一直都是沿用着前一代的城堡用着,会议楼的多少玻璃都没有去更换,就是为了将所有的钱用在军队上。

  而这样的投资,自然在选拔人才上也是也严格的,练兵场教练的人自然也是层层选拔起来的精英,他们都是按着罗达斯兵书大典《兵经总要》里择兵、举将、料兵、选锋等每一个环节选拔的。

  瓦伯大军驻守在圣比拉斯练兵场的这八万兵也都是从那十几万中挑出最精壮的过来的。整个练兵场有七万七千七百步兵,共计有骑兵九千两百四十位,也就差不多一百四十个大队,共计有八万多人。

  瓦伯军也是按着那罗达斯的另一本兵家奇书《练兵大典》里的要求招兵的:“一、根据省份来评估他们的特长,这一点不得不说,有一些省份是来自于山地的,那些人适应力强。就比如像在克曼罗沃州南疆城的捷潘家,还有位于罗达斯最东南方向地跨滨海州、罗比罗州周边等六州的伊凡家所在的地方就是山地,所以他们的膂力比较充分,所以才会出像伊凡·哥罗以及捷潘·拜戴夫这样的优秀人才。还有有些省份的天气寒冷,这些地方来的兵能够抵御寒冷。”当然这些适应能力,到了部队里都会统一调整。

  不过在《练兵大典》里,还说“远离太阳的人,或许不够聪明,但是他们血液充沛,精神饱满,所以选兵一般都可以到这些太阳日照比较短的地方找,还有就是那些农民以及奴隶兵,他们一来体力壮实经常耕作游牧,在挖壕沟,搭建帐篷这些事上比较熟悉、二来,不会因为各方面的关系网而让上级领导不方便管理,这也的确,有一些托着贵族关系的来参兵的,有一些就是走个过程,犯了事上级也不敢怎么罚,因为那些人都是有人罩着的。

  三来,那些农民以及奴隶兵他们会为了争取更好的生活机会,会非常认真的努力改变自己。”

  这个是在《练兵大典》里记载的,这个东西还是在留里克德一世之前流传下来的兵书,其中有值得借鉴的,也有一些或许也需要特殊情况特殊处理。

  不过为了减少城里的诱惑,练兵场的确离城都比较远,不过这里的兵,也不是每天都要训练的,他们都是每个月定那么一到两天的休息时间,然后到城里面购置点自己的生活用品,或者轻松休息一下。

  瓦伯家军在巅峰的时候可是有着那么七十万人,而是因为后来格列布上位之后,又继续执行《勋章法》里的拥兵权,所以才简兵到二十五万,在执行《勋章法》的这几年里,瓦伯家也招过新兵更替老兵,不过出于对老兵以及对瓦伯家的考虑,很多时候瓦伯家又会倾向于找老兵的子嗣,或者就是正如前面两本书里所描述选兵。

  可以这么说,能进瓦伯家军的,一般都是曾经有着经验的老兵甚至会是那些老兵的子嗣,那些老兵在入伍之前就会教很多东西,本来就有基础,还有一些就有着民间武术,反正总言之都是在体力上,战斗力上优秀的兵种。

  再加上瓦伯家军里严格的训练,那瓦伯家兵自然一个个都很厉害,而那教练更是那种入伍时间长,而且不光是长,还是有作战经验,战斗力也是拔尖的那种。

  而且在战斗中他们可都不会出于二姐是贵族而手软……况且当时他们都不知道二姐的真实身份,但知道她是贵族,也知道她是个女人,但是依然不会因为这些而对对手有所退让,既然是战士,他们都是尽力对待每一场战斗。

  不过被二姐连连打败五次,那个教练也是服气的,表示自己以后会勤奋练习,下次会再来挑战的。

  而这个教练二姐向切尔歇提过,叫皮肖塔,现在可是二姐的好友和心腹,经常在一起研究棍法。

  切尔歇二姐曾经对自己说过,一个对任何事认真,并且也服输的人是一个会成长的人。

  服输,的确是一个人进步的原因,不过还需要分析自己输的原因,而且还要看这个人原本的性格是什么,有一些人本来就自大的不得了,听不进去一点意见,那种人天生就不服输,所以那种人就会经常不信邪,就会经常碰壁,也不是说这种人不会成长,而是他听不进别人的意见,那样如果他一直都能保持着那种自大,而不被某一次碰壁而打击得一蹶不振的话,或者就是不会在一次碰壁的时候玩死自己的活,那或许多次碰壁之后他还是会反思自己,然后成长进步的,只是这种人进步的比较慢。

  服输其实是分种类的,有一种本来就是太生胆怯,任何事都是听从别人安排,那或许那是一种没有主见的人,而这种人其实他的这种服输只是一种逆来顺受而已,他或许不会碰壁,因为他从来就不会前进,怯怯懦懦在原地。

  有一种人就是那种圆滑,其实那种人本来就不认真对任何事,他的服输都是在嘴上,那种人其实进步也不一定快。

  但是二姐说,但是她所打倒的皮肖塔是一个会进步,而且进步很快的人,因为那个人不自大,他很“中庸”,这里的“中庸”是过份不高估自己,也不过份低估自己,把自己平衡在一个合适的点上,不卑不亢,而且也不是一个油嘴滑舌之人,而且在对打的时候从他的眼神就能看出他是很认真的,不然他也不会连续挑战五次,显然他很在意与她的对练,但是到第五次摔在地上,爬起来后,在周围有着自己手下的情况下也不生气,而是一本正经的说是自己技不如人,希望以后多交流,自己也会努力学习,这样会更加有利于他所训练的士兵。

  二姐本来想着一般来说,位置高一点的人都是喜欢面子的,如果被这样放倒的话,那一般都是生气地悻悻离开了,但是没想到能这么不愠不火。

  二姐就就是这一点赏识这个人的。

  “一个人或许是有一些天赋的东西,但是有一种人如果是努力的话,也就是那种谦虚会成长的人的的话,那他这一生还是能够有所作为的,而这就需要识人,在你看的那兵书里就是这么说的啊……”二姐一说到这个人说着说着就扯到了切尔歇当时看的兵书上。

  当时切尔歇十岁,他们是在内城花园里面,本来切尔歇是坐在那里阅读兵书呢……舅舅和父亲有急事要去西北方向的沃洛格达州那里解决一些纷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八界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八界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