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雪与血 第十七章 真心
含笑此生2018-07-16 16:073,129

  这句话传到了舅舅的耳朵里,这让舅舅极为愤怒。

  一般来说,在罗达斯里,还是以男性为家主,所以自己的孩子或者妻子所说的话,就是自己的思想的转化。而瓦伯·罗杰说了那话之后,这样让舅舅觉得好像是自己说了这等大逆不道的话来,按传统的思想就是,如果不是你这样灌输你的孩子,让孩子从小就耳濡目染,他怎么会这样说。

  但委实说,舅舅不论如何也不会让儿子这么说的。

  因为罗杰惹火了舅舅,所以舅舅就让罗杰到边区充军,不过舅舅没有让他到边关防线上,一来保护儿子不让他去战场,这是舅舅的一点私心。二来,不过也的确他对自己儿子一直不放心,因为边关是重要地段,让一个不学无术没有点能力的儿子去了不是坏了大事。

  但是没想到自己那不争气的儿子在训练的时候给猝死了,年仅二十一岁。

  所以舅舅后来对二姐以及切尔歇很好,可能就是因为自己的儿子死了,所以他就将那一份感情、把他对自己儿子的那一处寄托都给了他们。

  不然的话,按二姐的口吻,在她十岁之前,舅舅和父亲都一个样,每天就是忙,反正就没有一天闲着的,就是为了他们心中的那种国家而日益操劳着。

  而二姐走了快两个月了,二姐的亲母找舅舅也不止一两次了。

  看着二姐亲母那一脸的惆怅,而舅舅又是一个极为疼爱自己的妹妹的,然后舅舅看着二姐亲母,接着安慰妹妹说,妮洛虽然调皮,但应该还是有分寸的,所以她应该过一段时间就会回来的,但说是这么说日子一天一天的过了,久久不见到二姐回来。舅舅也是心是急。

  后来他还是不痛骂了那几个指定保护二姐的那几个精卫,说你们怎么不保护好二姐,让她给跑了。

  而那几个精卫也是很冤枉,因为说真的,以二姐的能力,就是他们几个加起来也不是二姐的对手,二姐可是一个天生的格斗家,武士。

  而且到现在那几个精卫都不知道那二姐是以什么方式从他们守着的房间里溜出来的……

  到了第四个月,舅舅说不行,这小姑娘家的一个人,会不会被人给卖了,所以还想贴告示去找了,但后来有人提了建立做,说现在留里克德家其实是外有敌人,内有仇人,所以不应该将二姐出去的这事告诉虽人,不然的话,反而让二姐不安全,舅舅也无奈,最后也没有大贴告示,而是让自己手下的那些亲信去倘若见到了就通知一声。

  于是就这样一出去就去了七个月。

  父亲第一次与挹娄会战因为那里有一个岩墙,所以没在成功,但是似乎第一次占了上风,拿下了几个重要战点,但是因为那岩墙大高,所以决定将兵驻先守于那,而他先回来监管拉工具。准备绕过那个岩墙,并且规划着充分的粮草。

  回来的时候,父亲倒也知道二姐出逃的这事,但他当时似乎很疲惫,说了一句让人去找找,然后就继续看着地图,准备着攻打挹娄的二次计划。

  父亲其实对二姐不太关心,这一点是父亲最不好的一点,就是重男轻女,他一直都不在乎二姐,而且父亲似乎对那联姻也不是很感兴趣,这一点切尔歇是知道了,大姐,二姐,其实都属于联姻,大姐的父亲是那个细摩拉维亚国前朝之女,当时为了稳定北部,所以父亲不得不联姻,不过也是因为对方看得上父亲的崛起之势,而对方又处于危难之际。

  但是后来细摩拉维亚那里出了一列的事,当时的王,也就是大姐的爷爷被他的一个儿子用毒物给杀死了并继承的王位,因为始终那是个人家里内部的事,父亲根本就没有太多的理由去干涉,因为父亲始终属于女婿这一方的,而那个是人家的亲儿子,只是因为那个亲儿子不是嫡长子,但是在王位上人家依然比父亲有更多的话语权。

  除非说本应该能够继承的王子的嫡长子来寻找他要兵的话,那样父亲倒可能帮忙,虽然有些分身乏术,因为他那时候正在与伊凡家族对战。

  不过因为那能够正式继承的嫡长子已经死在了他弟弟的刀下,所以当时唯一能够有资格做细摩拉维亚的王的也就那个白眼狼。

  很多人都知道那个白眼狼是一个极为好色之徒,所以周围的一个国家,西陀人便施直以“文伐”,让其堕落而不理国中事务,接着塔西陀人用了六个月的时间将细摩拉维亚国攻占了下来,于是后为小摩维亚国已经成了塔西陀的一个附属国家,并且连小摩维亚的王都是由塔西陀王来指定的。

  所谓的附属国,其实是也是因为根据细摩拉维亚所处的经济实力以及政治体制度,与塔西陀有着很大的差距,而塔西陀自认为自己所处的文明是一个最超强的文明,如是让那小摩维维亚正式成为它们国家的一部分的话,那样他们里面的百姓他们就得去负责,而那些细摩拉维亚人又多多穷,完全就会拖累他们国家的,所以要求他们给赋税,而并不想对他们负责,于是便让他们成为附属国。

  最后落得王朝衰败,而大姐的母亲也因此一直就郁郁寡欢,而父亲也有很多年没的去找她了。

  而二姐,之前说过,是舅舅的妹妹的女儿,其实这个是父亲的第一任妻子。

  还有就是三姐的母亲也同样是一个富豪之女,当时父亲打仗也正需要军资……

  这么说下来,父亲也算是一个极品。

  不过切尔歇知道的是父亲真心喜欢的也就是切尔歇母亲一个,这个是切尔歇的奶妈告诉他的,可惜妈妈在生他的时候就死了。

  所以二姐还会吐槽父亲是一个花心大萝卜,其实按当时二姐的那个脸色都只差要说始乱终弃的大混蛋,但是可能又想想父亲也只是乱了点,但是始终都没有抛弃啊,二姐一直都觉得自己的母亲才是原配,她可不知道切尔歇的母亲是父亲少年时的初恋。

  不过不得说,父亲在做父亲的这个角色上真的很差,或许他这一辈子都没有想过自己要当什么父亲吧。

  而切尔歇也就是由于父亲的影响,于是他决定了,以后的他就要做一个好的父亲,起码每天……不说每天吧,他也知道基辅大公这个工作真的很忙,所以就隔那么三四天吧,即使再忙也会抽出那么一点时间来看下下自己的孩子,就是路过的时候跑到孩子的房间里问一下自己儿子最近的兵法学的如何,然后赞扬一句也是很好的。

  不然从小到大,切尔歇就没有记得父亲赞扬过自己……准确的说就好像没有说过多少话。

  其实舅舅主要说的是关于二姐与捷藩·拜戴夫,然后因为二姐不同意这件事于是就被舅舅说了几句,接着舅舅让她再想想,很显然舅舅对这件事很重视,他倒觉得那个拜戴夫很好的,不说他们的家与二姐也算是门当户对,虽然二姐似乎同时占着瓦伯家以及留里克德家,但是拜戴夫也是贵族公爵之后,这是其一,第二点,那个拜戴夫也是一个很不错的小伙子啊,善于骑射……虽然说这一方面对于二姐的天赋来说,倒也逊色的很……始终不是有一句话,再多的努力在绝对的天赋面前都不堪一击……

  不过二姐也有她没有天赋的一面……比如说跳舞以音乐,她应该算是这方面的白痴,或者可能是她不上心吧,反正她到现在都没有学好一支舞,她到现在也没能够唱出一首好歌,虽然她的平时说话的声音也爽朗明亮不算难听,但是如果真的让她高歌一曲,就会联想到那森林中的。

  但是那个拜戴夫这方面的修养就很好啊,书画音律的造诣是很高的,而且也是一个懂礼貌的好小伙。

  怎么这侄女就看不上呢,舅舅就想,后来二姐还给了一个理由就是矮了。

  对于一米九三的舅舅来说,的确拜戴夫小只了一些,但是起码是正常的啊,而且舅舅觉得是他们瓦伯家的人有一些显高了。

  一开始切尔歇也奇怪,为什么自己的二姐明明就喜欢她嘴里说的那一小只的小帅哥捷藩·拜戴夫的,为什么现在她反而又不想结婚了,他们两个倒很会,一开始呢一个嫌一个太高,一个嫌弃一个太矮。

  难道是二姐又找到了一个比拜戴夫更加帅气的小哥了?还是就像二姐以说的那爱情观?喜欢与婚姻不一样。

  单纯的喜欢那是个能让自己有着无数的遐想,就是像两只那自由的蝴蝶在空中一起翩跹,喜欢可以有着很多浪漫的事可以做,反正面对的就是两个互相喜欢的人,不伦对方做什么都会让自己觉得喜欢,没有太多的拘束,那样不论在一起有多长时间,都是很自然的,很轻松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八界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八界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