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君恩
杨志远2018-08-08 09:243,051

  杨宇静静的端坐在书房超大号的花梨圈椅上,雄壮的身躯挺得笔直,如刀削般的脸庞上却是透着一丝茫然。

  杨宇正值壮年,三十岁上下的年纪正是人生的黄金时代。身为圣星帝国的三军统帅,斩龙将——杨宇的名号无人不知。

  他出身贫苦,自幼就是孤儿的他能够凭借着自身之力成为整个北苍洲东部最为耀眼的中青代将领中的真正翘楚,不得不说是个奇迹。

  杨宇大而有力的左手中,紧握着那把陪他征战半生,饮尽敌血的斩龙剑。右手则是轻握着一块尺许见方的柔软鹿皮,一遍遍轻轻地擦拭着那闪着幽幽青芒的剑身。

  宝剑寒芒闪烁,剑气森森,不曾沾染一丝灰尘,但他却依旧每日细心的擦拭许久。

  就好像他擦拭的,不是一把剑,而是他最为忠实的伙伴一般。

  忽然,自那敞开的窗户中,一缕微风吹入房内。将桌上的烛火吹得一晃,映的斩龙剑寒芒连闪。

  杨宇被剑光一闪,从神游中收回了思绪。轻轻的叹了口气后,将手中的鹿皮随手丢在桌上,而后取过一旁的斩龙剑鞘,将剑还入鞘内后轻轻的放在桌上。

  杨宇放下手中的斩龙剑,目光不自觉地落到桌案上一块紫光盈盈的紫晶玉佩上。

  杨宇小心的取过玉佩,将之郑重的托在手上,再次留神观看。

  这块玉佩之上,并未雕刻任何图案,乃是由一块寸许见方的不知名的紫色玉石打磨而成。

  玉佩通体紫光烁烁,不见一点瑕疵,入手光滑异常。且有丝丝清凉透体而入直入神魂,令人在不知不觉间神清气爽、精神倍增。

  杨宇手持玉佩观看良久,不禁回想起日间在皇宫所发生的一幕……

  圣星帝国,圣星城皇宫。

  圣星帝国皇帝陛下星汉大帝双眉紧锁,背负着双手纹丝不动的站在星光殿窗前,静静的看着窗外。

  一阵凉风吹来,星汉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此时乃是初秋,本不应太凉,可不知为何今日的风中却蕴着一丝冷意。

  正在这时,内奸总管毕建小心翼翼的来到星汉大帝身后,低声道:“陛下,杨帅到了!”

  “请!”

  星汉大帝闻报目中一喜,但却并未回头,只是淡淡的吐出了一个“请”字。

  毕建贴身服侍大帝多年,自是对其极为的了解。因此并未大声喧见,而是诺诺的退出了星光大殿。

  不多时,殿门“吱”的一声被人推开,一道伟岸的身影迈步进入了大殿之内,却正是杨宇。

  杨宇进得殿来,见星汉大帝正立于窗前,背对着殿门,不由微微一怔。略一迟疑之后,方才龙行虎步的来到大殿中央,就欲施大礼参拜。

  正在此时,站于窗前的星汉大帝却是轻声道:“杨帅,不必多礼!”

  杨宇闻言止住身形,抱拳一礼道:“谢陛下!”

  星汉大帝又在窗前静立片刻,方才收回神思,转身回归龙椅,并对杨宇道:“杨帅,坐吧!”

  杨宇也未推辞,回身在下方就坐后向上抱拳道:“不知陛下召臣入宫有何要事?”

  星汉大帝闻言静默良久,方才低声说道:“适才金殿之上,于赤阳国重兵犯境之事,群臣争论不休、意见不一。而杨帅作为军方第一人,却并未表态,这似有不妥吧!”

  杨宇闻言,连忙起身向上施礼道:“臣自入朝以来,备受先帝及陛下重恩,日夜以思回报。平日面于军于国不敢稍有懈怠。”

  言间顿了一顿,才继续道,“如今国难当头,臣自不会明哲保身,臣之所以未曾表态,只是因为……”

  星汉大帝见杨宇是心有顾忌,忙出言道:“杨帅尽可直言,无需顾忌!”

  “谢陛下!”杨宇见星汉大帝如此一说,才继续言道,“臣未曾表态,并非是没有决断,而是在等陛下!”

  “等朕?”星汉大帝闻言一怔,面现疑色,不解道:“等朕做什么?”

  “等陛下的决断,或是说等陛下的一句话。”杨宇平静地答道。

  “朕的一句话?”

  “不错!”

  杨宇抬头郑重的望向宝座之上的星汉大帝斩钉截铁的答道。

  正巧此时星汉大帝也是向他望来。君臣二人对视良久,却是皆未言语。

  星汉大帝慢慢的从龙椅上站起,缓缓踱向方才站立的窗前。杨宇不敢怠慢,起身相随之下,站到了星汉大帝的身侧。

  正巧此时一阵秋风扫过,一片略微泛黄的树叶从二人面前徐徐飘落。

  星汉大帝良久未语,只是愣愣的盯着那片落叶,眼中闪过一丝没落。

  杨宇自是看出了大帝眼中的没落,但却并未作声,只是垂手静立在星汉身侧。

  良久之后,星汉大帝方才好似自言自语地低声喃喃道:“那片树叶虽已泛黄,但却还未到凋落之时。奈何秋风无情扫过,就算他再如何挣扎又有何用!”

  “陛下何必如此悲观绝望……”

  星汉大帝轻轻地摆了摆手,打断了杨宇的话头,又接着说道:“朕并非舍不下这皇位,只是祖宗留下的这大好江山,千年基业,而今却要亡于朕手,思及此处,不免心生悲意。这让朕死后又有何面目去见列祖列宗啊!”

  星汉大帝言至此处,心中悲意顿生,不觉双目之中隐隐泛起点点晶莹。

  杨宇见状忙出言劝解:“陛下还请保重龙体,无需过于自责!”

  星汉大帝轻轻摇了摇头,神色黯然,低声道:“国将不国,朕又姑息这副臭皮囊有何用?”

  略微一顿后,又重重地叹了口气,继续道:“想我圣星帝国自高祖星耀大帝,横扫八荒、荡平诸雄,立国至今已有一千二百余载。想当年高祖是何等雄才伟略,帝国又是何等强大,兵锋指处,这北苍州各国,谁敢不服?可不想时至今日,我圣星帝国,竟至如此境地,怎不令人……唉!”

  星汉大帝言至此处,心绪波澜起伏,竟是已知泣不成声!

  杨宇见星汉大帝此情此景,心中也不免悲切,只倡柔声安慰道:“陛下不必过于伤怀,我圣星帝国,时至今日,实非陛下之过呀!”

  星汉大帝闻言,收敛了一些心绪,叹了口气道:“唉,朕自知没有大才,但自即位以来,十数年如一日,一时不敢懈怠国事,自感尚算勤勉,怎奈积重难返,国势日危。而今赤阳国兵强马壮,大元帅图朗携百万虎狼之师犯我边境。而观我国兵微将寡,如何能敌?”

  星汉大帝说到此处,猛然一拳重重地击在窗台之上,情绪激动的道,:“朕只恨没有高祖的勇武,不然定当披甲上阵,哪怕拼得粉身碎骨、浴血沙场也在所不惜,也算对的起列祖列宗了!”

  杨宇见星汉大帝言语之中虽有意与赤阳国一战,但又因国力不济迟迟不能下定决心,心中暗忖:“看来还需要我推陛下一把呀!”

  杨宇倒退两步,雄壮的身躯如堆金山倒玉柱般拜伏在地,口中高呼道:“陛下,赤阳国国势虽大,但只要我圣星万众一心,抱必死一战之心,我圣星也并非没有一战之力啊!”

  星汉大帝听闻杨宇此话,先是一怔,旋即猛然回转身形,紧行两步,俯身紧紧扣住杨宇的肩头,目闪精光,激动的道:“难道说杨帅还有破敌之策!”

  杨宇虎目生威,沉声道:“臣虽无破敌良策,但只要陛下一声令下,臣愿率领我圣星帝国三十万热血儿郎,奔赴前线,与敌血战沙场!即便不能驱敌护国,也必然让他赤阳国百万大军为我圣心帝国陪葬!”

  杨宇一席话说得星汉大帝热血沸腾、心潮澎湃:“好!杨帅说得好!真不愧是我圣星帝国的战神,斩龙大将军!既如此,朕便委杨帅为三军统带,代朕出征。率三军儿郎与那赤阳国血拼到底,不死不休!”

  杨宇向上叩首,高声道:“臣必不负圣恩!”

  星汉大帝俯身搀扶起地上的杨宇,君臣二人再次落座,详细的就战局讨论起来。

  君臣二人相谈甚欢,议定了一些出兵前的重要事宜。直到太阳西斜杨宇才起身告退。

  临别时,星汉大帝自怀中取出一块紫盈盈的玉佩赠与杨宇,并言说此玉名曰“紫魂玉”,乃是高祖星耀大帝得自仙人所赐。如若贴身佩戴可养神魂,避凶趋吉,乃圣星帝国君主传承之宝。

  杨宇百般推辞不下,只得谢恩收下……

  杨宇手托紫魂玉,双目之中闪着坚毅决绝的神色,自言自语道:“君恩浩荡,无以为报,唯战尔!”

继续阅读:第二章 危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渡之逆斩苍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