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丢車保帅
杨志远2018-08-08 09:243,131

  风雨停歇了,冰雹也止住了,乌云也悄然散尽,天空又恢复了清明,一缕独属于黎明的曙光终是渐渐爬上天边。

  天亮了!

  不一会儿,火红的太阳终于挣开白云的束缚与包围,露出半张欢快的笑脸。天边几朵白云,像镶了金边的茉莉花般,悠闲的挂在天边。

  晨纱渐渐的被阳光绞碎,缭绕着,盘旋着,像一缕缕轻烟袅袅升起,沟通无限的遐思。

  这天,还是那朗朗的天,这地,也还是广袤的地。但不同的是,这天地间多了一处人间炼狱!

  断龙关内一片末日景象,关内的建筑物已然倒塌殆尽。在残垣断壁之中一具具冰冷的尸体东倒西歪,随处可见。

  这一具具冰冷的尸体,昨日都还是鲜活的生命,他们都是战士,都有着一腔无比热忱的血和极为健壮的意志。

  但他们并未没有死在浴血厮杀、保家卫国的战场上,而是被这天地无情的抹杀!这不知该说是可怜呢,还是可悲!

  鲜红的血,混着雨水染红了关内的每一寸土地。整个断龙关内没有一丝生气,有的只是无边的血腥与恒久的死亡。

  断龙关成了名副其实的死亡之城。

  在这之后的数百上千年里,无论是谁统治了这片大地,都未曾向这里派驻任何兵马驻守。

  这不是因为他们不愿,而是不能,也不必。因为这里已然成为了不祥与诡异的代名词。

  每当漆黑的夜幕降临,凛冽的山风吹过那残垣断壁之时,人们总是感觉能够听到此地有着无数的冤魂,在凄厉无比的哀嚎与咒骂……

  “苍天哪,你这是要斩灭这人世吗?”

  “老天爷呀,我们犯了什么错呀!你要如此惩罚我们?”

  “贼老天你眼睛瞎了吗?!”

  “呜呜……”

  ……

  断龙关百里之外的葫芦沟内,圣星大军的临时驻地之内,一片哀嚎哭骂之声。

  说是临时驻地,其实哪里还有什么可以供人马驻扎的物品与用具。此地也只不过是兵士们临时休息一下的一个场所罢了。

  葫芦谷内,伤痕累累、疲惫不堪的将士们东倒西歪的躺在乱石堆内。有的痛苦地呻吟,有的愤怒的咒骂,但更多的人只是静静地躺在那里,呆呆的望着天空,默默的独自伤悲。

  在一处地势较为平常宽阔的空地上,杨宇正在与侥幸逃出的将官们召开紧急会议。

  “羽帅,我军如今情况如何?死伤人数可有统计?”杨宇面沉似水的低声向副元帅羽化成询问道。

  羽化成面色惨白,一只左手被包得严严实实,用一块布条挂在胸前。他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声音嘶哑的回道:“情况很糟糕。昨天天灾突降,大军措不及防,死伤惨重。虽然在大帅的主张之下,果断的撤离了断龙关,但仍有接近五万大军,丧命于天灾之下!”

  羽化成话间微微顿了一下,艰难的咽了口唾液,才继续接道:“另外跟随部队逃出的人马中,还有重伤者一万有余,轻伤者更是不计其数!”

  杨宇闻言眉头深锁,良久未语,众将也是唉声叹气,一筹莫展。

  杨宇微微仰头,目视远方,思索了一会儿,再次问道:“军需物品,又曾带出多少?”

  羽化成闻言面露难色,惨笑道:“天灾之下,人人自危,逃命尚且不及。大帅虽然下令让军士,除随身兵马器械外尽量携带粮食和药品,但应命之人极少,携带而出的物品,等同于无!”

  “唉,也难怪呀!生死攸关之际,谁又能顾及得了那么许多呢!”杨宇摇头叹息道。

  “将士们的士气如何啊?”

  “已然低靡到了极点!而且当今最为重要的是伤者无药可以,而且经过一整夜的亡命行军,军士大多疲劳不堪,饥渴难耐,已然无法继续行军了!”

  杨宇大致了解了军队情况,背负双手在原地来回踱步,思索解决之法。众将不敢多言,只得呆坐一旁,愁眉苦脸,唉声叹气。一时间气氛凝重至极,仿佛就连空气都已然凝固,压得人透不过气来。

  杨宇思索良久,突然停下脚步,高声道:“传令兵。”

  “在!”一名小校应声而出。

  “命令各营将战马斩杀一半,就地埋锅造饭!”

  “遵……大帅,您说什么?”那小校刚欲领命前去,却是突然有些不明所以,连忙疑惑的看向杨宇,小心的问道。

  “本帅说杀马,造饭!难道你的耳朵被雷电劈聋了不成!”杨宇怒声道。

  传令的小校见杨宇发怒,吓得浑身打颤,连忙颤声应“是”,转身飞奔着传令去了。

  副元帅羽化成和众将一听说杨宇要杀马,无不吃惊。纷纷出言劝阻道:“大帅三思啊,战马乃是军中脚力,如若尽皆杀之,来日如何与赤阳军交战呢!”

  杨宇闻言,一声苦笑道:“来日?哼,哪里还顾及得了来日!还是先解了今日的燃眉之急吧!”而后转头凝视着众将无奈的道:“马死总好过人死啊!”

  众将闻言,无言以对。只得悻悻地坐回一旁,暗自伤怀。

  杨宇也不再理会众将,而是对一旁的杨刚,郭勇道:“斩龙军情况如何?”

  杨刚上前一步,答道:“不足两万,重上千余。”

  杨雨闻言轻轻的点了点头,略一沉思高声道:“传令,重伤者与斩龙军将士享双份马肉!”

  又有小校飞奔传令,自不细表。而杨刚、郭勇二将闻言却是一愣,不解地看向杨宇,问道:“大帅,如今食物紧缺,我斩龙军享双份马肉,恐有不妥吧!”

  “本帅自有定夺,无需多言,退下!”杨宇怒声呵斥二将,二将无奈只得退在一旁。

  商议已毕,杨守命众将各自回营,只留副元帅羽化成在身旁。

  待众将退去,杨宇才颓然的坐在了一块青石之上,仰天发出一声悲怆的长叹,道:“天不佑我圣星啊!”

  副元帅羽化成本欲出言劝解,可嘴巴张了几张却又想不出能说些什么。只得也是重重地叹了口气,坐在一旁。

  杨、羽二人,呆坐青石之上,各自思虑心事。不多时一声声战马的悲嘶传入耳中,二人心中更好似油煎一般。

  葫芦谷内点起了一堆堆的篝火,不大一会儿,烤肉的香味儿就飘了出来。但人们闻到这诱人的肉香,心底升起的却是无限的悲伤与无奈。

  杨宇与羽化龙草草的吃了几口马肉,饮来些山泉,觉得体力和精神都恢复了不少。

  随后再次遣人召集众将议事。待众将齐聚之后,杨宇语气低沉地对众将道:“如今我军既无粮草也无援军,后方又有赤阳大军虎视眈眈,随时都可能杀至,已然是必死之局。不知各位,有何良策,能解此局?”

  众将闻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却都是无计可施。副元帅羽化成见无人表态,只得硬着头皮,起身对杨宇道:“大帅所言不虚,今日的局面已难艰险到了极致,我等愚钝,实在是没有什么好法子。不知大帅有什么高见!”

  杨宇闻言沉默良久,方才出声道:“当今之局,几近无解。本帅虽有一策,可期一线生机,但此法太过残忍,有伤天和。本帅实是不想也不忍用之!”

  众将闻言精神一振,齐齐抬头望向杨宇。副元帅羽化成也是生出一丝希望,追问道:“不知大帅说的是什么计策?不妨说来听听,末将等也可为大帅一同剖析?”

  “丢車保帅之策!”杨宇目露沉凝低声道。

  “丢車保帅!”羽化成闻言心中莫名地一颤,迟疑道:“不知大帅所说的这‘車’指的是什么?”

  众将也不明其意,但心中却是莫名的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纷纷看向面色凝重的杨宇,等待他的解释。

  杨宇面色阴沉若水,其眼底深处更是蕴含着滔天的悲与恨:“本帅所指之‘車’便是那些重伤将死的将士,也是那些与我们一同出生入死的袍泽弟兄!”

  “什么?!”

  “他们!”

  “不可啊,大帅!”

  ……

  众将闻言大惊失色,纷纷出生劝阻。

  副元帅羽化成好似略有所料,反应倒是没有众将那般激烈,只是本就有些浑浊的瞳孔中更是增添了一抹淡淡的失望之色。

  “哈哈哈,大帅莫非是想抛下这些重伤垂死的弟兄,而后轻装简行?”羽化成颓然的苦笑一声,轻声言道,“可这又有什么意义呢!?且不说对不对得不起这些和我们一起出生入死的弟兄,即便就是这样做了,以我军现在的情况,又有多大把握逃得出赤阳大军的追击?!到头来依旧逃脱不了全军覆没的结局,还平白寒了将士们的心,留下不世的骂名!大帅,你这又是何苦而为之啊?”

继续阅读:第七章 血战葫芦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渡之逆斩苍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