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我很丑,但我懂温柔
王斧2018-08-06 15:363,468

  看过动画电影《怪物史莱克》(Shrek)之后,我想起了在我中学时代非常流行的一首歌,《我很丑可是我很温柔》;记得我们的英语老师还拿这首歌自嘲,可惜当时并不懂老师的用意,只顾笑作一团。用动画电影《怪物史莱克》来理解“我很丑,可是我很温柔”这首歌,我认为再恰当不过;我们也可以反过来理解,拿歌曲来“诠释”电影,同样让人“豁然开朗”——

  “我很丑

  可是我很温柔

  外表冷漠

  内心狂热

  那就是我”

  据说,电影《怪物史莱克》的故事底本是同名绘本故事,面市时间大概跟歌曲《我很丑可是我很温柔》“同龄”。只是在二十年前的中国,我们的生活绝不像现在这样多彩,那会子互联网还属于“新生事物”,听到“上网”一词,我以为是“爬到什么网子上面去”,更无须说通过网络观看一部电影了,那更是稀奇得不得了。对于原版绘本,像我这种贫下中农的孩子,当然也是没有机会见到;我熟悉绘本(picture book)这个词,还是因为近些年又一次刮起的“少儿英语绘本阅读”培训之风。不得不说,我很幸运,竟活到了二十一世纪的今天,还能在互联网普及的当下,自由地上网观看一部影片,再不济也还能到电影院去看个够。至于绘本,虽说现在可以读到原版了,但此一时、彼一时,我不像过去那么喜欢读书了,哪怕全是图片的书籍,读两页就失去耐心……为什么会这样?想想真是醉了。可惜的是,我到现在还没看到过《怪物史莱克》的原版绘本。尽管我不怎么喜欢读书了,但我还保有好奇心地活着。俗话说,活到老,学到老,这世上还有很多物事,兴许即便我能活到一百岁,也不见得能经历得完,更不要说能看得透了。

  《怪物史莱克》的剧情可称“胡诌”,但最让人上瘾的,兴许还是故事中描绘的一个美妙的童话世界,可谓“老少咸宜”。一个住在沼泽地的绿色怪物,未成想却扮起了“拯救世界”的英雄形象,难道“童话里都是骗人的”?一味地否定童话世界也并不能充实现实世界。我们还应该看到令人欣慰的一面,这个长相真不咋样的绿色怪物,心地倒十分善良,未来的世界,弄不好还真需要这样的英雄。接下来就是这个怪物英雄拯救“世界”的故事了。在那片史莱克自认为只属于他的沼泽家里,冷不丁地出现了众多魔力生物,逼着他要成为“救美英雄”——这多少有点“赶鸭子上架”的意思。他想夺回自己的“家”,就必须从一个恶棍一般的国王手里救出名叫菲奥娜(Fiona)的公主;事实上,那些魔力生物就是那个腹黑国王打发来骚扰他的。

  与此同时,还出现了这部动画中最夺眼球的另一个角色,一头话痨驴,这家伙聒噪起来简直令人心烦意乱,但他像是个不折不扣的“情种”,后来居然还勾搭上了脾气暴躁的“火龙”,在续集中甚至生出一堆既像驴又像龙的“驴龙”宝宝。哦啦啦,这种结合,反倒打破了爱情需要门当户对的传统。可惜的是,门不当户不对的爱情的结晶,竟是那等驴不驴、龙不龙的货色,有着驴子的聒噪,也有龙的火爆脾气,让人说什么好呢?大概还是得“门当户对”吧!但愿姻缘能突破门当户对的牢笼,终归得出“驴是驴、龙是龙”的结晶。

  史莱克跟腹黑国王之间达成交易,但他拿什么拯救公主菲奥娜呢?真爱。没错儿,就是真爱,这既是菲奥娜等待的“药引子”,也是史莱克拯救她的“真秘方”,不过这是个公开的秘密。随着剧情的发展,我们发现菲奥娜和史莱克之间能产生真爱,而跟腹黑国王之间就没法异性相吸,究其原因是菲奥娜其实也有个秘密——她的形象在昼夜之间发生转换,白昼是个大美女,夜晚就成了女怪物,怪长相跟史莱克有得一比。史莱克将要前往的地方叫FAR FAR AWAY LAND(我们可以理解为“遥远的国度”),而他又不大熟悉路况,这就使得聒噪驴有了话痨之地,一路上自然而然地成了史莱克的“向导”。接下来的故事,就是体现史莱克“我很丑可是我很温柔”的一面了。假如史莱克不懂温柔,还像腹黑国王那般黑心残暴,即便是昼夜不同“种”的女妖魔(更何况人家还是个公主呢),也绝不会喜欢上他。

  说实话,我在现实中看到驴子,总觉得它们耷拉个脑袋,一副软哒哒的样子,很容易让人犯困,一看就是天生吃苦力的货;只是一到发情期,大叫驴才会硬起来乱蹦跶,草驴也会“应景儿”似的狂嚎不止。此外,但提到“驴”字,我们能想到的就是几句脏话和几种美食,比如像“驴日的”、“驴肏的”、“驴养的”,等等;还有“驴肉火烧”、“酱驴肉”、“天上龙肉,地上驴肉”,云云。我们老家甚至还有一种特产,美名曰“金钱肉”者,取中医“以形补形”之说,其实就是大叫驴的那话儿。坊间甚至曾有“驴头太子”的传说,估计是拿武瞾的荒淫开涮的结果吧!所以才有好“那一口”的食客,偏偏爱上金钱肉的味道,这让我百思不得其解。要说驴还有什么神奇之处,大概就是驴皮还能制成阿胶,近年来被捧得天昏地暗,其疗效都快赶上“延年神验万全丹”了,搞得全世界都在喊“驴皮荒”。作为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我对此保持“中立”。我小时候还骑过驴,瘦驴的脊梁硌得我裆里疼,但我现在似乎全然忘了驴的那点功用。驴啊,你竟驮过我这么一位白眼狼?!恬不知耻地说,现实中我还吃过驴肉,味道确实不错,但我并不喜欢驴;我更不喜欢拿驴当摇钱树或别有他用的势利之徒。但是,我在读过希梅内斯的《银儿与我》(也译为《小毛驴与我》、《小银和我》)之后,对驴儿的看法有所改变。我觉得我应该做一个更高级的物种,就不应该跟驴子一般见识。我没资格讨厌它们,更不应该讨厌它们!同样,看过《怪物史莱克》以后,我对里面的那头话痨驴,或也可叫聒噪驴,真是喜欢得不得了。他真是给全世界的活驴做了最好的形象宣传。我以前总“规劝”自己,莫要以貌取人,毕竟自己在现实中常常遭到“其貌不扬”的评价,所以总怕自己掉入“俗人”的怪圈,但在对待驴子的态度上,我承认自己的低劣,竟犯了以貌取驴的毛病。在此姑且做个忏悔!

  之前说到《美女与野兽》时,我们看到最多的一个单词是beast,而在英语学习的“惯性”作用下,提到“怪物”,我们首先想到monster,但在这部电影里,我们听到人们管史莱克或史莱克自称为ogre;monster和ogre,虽然都有“怪物”的意思,但为什么要把史莱克叫ogre,而不叫monster呢?维基上说,Shrek这个名字是借用了德语单词Schreck,意思相当于英语中的fright或terror,即“惊吓;惊骇”或“恐惧;可怕的人”等意。进一步查阅,发现monster指代的怪物最明显的特征是要庞大,而史莱克的身量显然达不到庞大的“标准”;monster有“庞然大物;怪物;恶魔;畸胎”等意,所以史莱克虽是怪物,也有点畸形(且看他的头),但够不上庞然大物,尽管他的体格儿还算不错。ogre是最能吓尿孩子的一个单词,意为“(传说、童话中的)食人恶魔;吃人巨妖(多指女妖魔)”,还有带戏谑说法的“可怕的人;凶恶的人”的意思。公主菲奥娜的秘密公开以后,人们意识到她其实也是个ogre,因此这个词其实最适合用在她身上。

  通过史莱克和菲奥娜的故事,我仍然意识到一个如同胎记一般骇人的问题,也就是之前唠叨过多次的姻缘问题,其中最根深蒂固的当属“门当户对”的问题。时代在发展,社会在进步,人类的思想也在发生改变,我们认识到“异性相吸,同类相惜”的事实,但也不能完全改变“门当户对”的传统认识。“门户”之外,其实还有文化冲突问题。莫说跨国婚姻难免尴尬万分,就算国内南北方人之间的姻缘,某种程度上依然存在很大分歧,南米北面,一餐两碗,一言不合,互相板脸;“门不当,户不对”,常常造成不欢而散的结局。毕竟,真爱绝不会出现在两颗不同“门户”者的心里。再者,能像史莱克那样“懂温柔”的怪物,现实中依然少见,而像菲奥娜那样坦然公开自己的秘密并面对一切的“公主”也很罕见。虽然像聒噪驴那么多情的“情种”很多,可到底得到的爱情的结晶又让人叫作“杂种”——姻缘这种东西,真他妈的说不清。

  因此,假如大家都是怪物,也就别那么一本正经地“老鸹嫌弃猪背黑”。“我很丑,但我懂温柔”是我的优点,“你很美,但你很虚伪”确是你的弱点。五十步笑百步,笑得再开心,难免做作,弄不好看起来还很婊气;半斤和八两,互相加一加砝码,没准儿就达到了平衡。你嫌弃我丑,我还挑剔你不懂温柔。如此一来,能对得上的“门户”自然就少之又少了。有时候,“门不当户不对”的姻缘倒也是有的,但那毕竟是少数;我们这里说的,应该坚持“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认清现实世界,兴许才能更加真诚地接受童话故事。《怪物史莱克》之所以能够连拍续集,大概绝不只是因为我们都觉得怪物和驴子“很好玩”吧?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观影散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