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被下降头
育在雕琢2019-01-07 15:122,277

  尸斑出现,早的话在人死亡之后2-4小时,迟于6-8小时。

  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人死后血液流动停止才会出现的,而我是一个大活人!

  从脚底蹿出一股恶寒,最后贯穿大脑,身体打了个冷颤。

  这到底是怎么了,不就是捡个金吗,我也没做什么坏事,至于这样吗?

  我把身体从头到脚,能看到的部分都检查了一遍,除了胸口处的尸斑,其他都没有异常。

  用手摸了一下,有痛感。

  我哪还敢耽搁,匆匆冲了一下身子,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就出了门,先去找村子的大夫看看。

  虽然我基本确定这就是尸斑,但是我毕竟不是医生,也许是其他的什么东西。

  我是绕道走的,怕被五嫂子撞上,刚才我对她说的话真是有口难辩,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黄爷爷!”

  到了村子的一头,我喊了一声就走进了院子,他家门没关。

  “小乐,咋了?”听到我的声音,黄爷爷从屋里走了出来。

  “先进屋吧,我身体出现点问题。”我说道。

  走近黄爷爷,他皱了皱眉头,看着我。

  “小乐,你是不是去了什么不干净的地方?”

  我点了点头,跟着他进了屋。

  “我黄奶奶没在家吗?”

  “没有,闺女快生了,她去伺候去了。你叔叔呢,有点不太对劲。”他一脸疑惑。

  我想了想,把事情的经过和他一五一十的说了。

  叔叔和我开的店是做什么的,他都清楚,曾经我还帮他一个亲戚捡过金。

  说完了他眉头皱的更紧了,让我把衣服脱了,检查了一下我的身体。

  “黄爷爷,我身上是不是有什么怪味,像死鱼味?”看他的表情,我心里愈发的紧张。

  他没有马上回答我,而是去拿了一个放大镜,看了看我的胸口和四周。

  “小乐啊,你这病来的蹊跷,我也无能为力,还得找你叔叔,耽误不得!”

  “黄爷爷,我是不是中邪了?”我不太确定的问道。

  “可能是降头术。”

  “啊!”

  降头术我没真的见识过,但是听叔叔说过,因为大多都是用来害人的,谋财、害命、保住爱情(催情),所以被归为一种邪术。

  有的降头术很阴毒,中的人最后会死的很难堪,尸体腐烂都不会咽气,承受无尽的痛苦。

  光想想我都头皮发麻。

  怪不得王老板肯出那么大的价钱让我们捡尸,这其中肯定有猫腻!

  算了,赶紧联系我叔叔看看。

  电话拨过去,跟之前一样,好像有干扰,联系不上。

  黄爷爷家里有固定电话,拨过去都是一样的提示。

  “这下麻烦了,你除了发现尸斑还有其他的症状吗?”

  “那个……”我有点说不出口,是五嫂子的事。

  黄爷爷急了,“你这孩子,有什么话就说,降头术我解不了,但是目前你情况不严重,控制一下还是行的。”

  我支支吾吾的说了,结果还没说完呢,大爷忽然找出了绳子要把我给绑上!

  “黄爷爷,你干啥!”吓得我往后退。

  “孩子,我也是为了你好,万一你做出伤害自己或者伤害别人的举动怎么办,趁现在还来得及,我先把你绑上。”

  在大炕的前面有一根木头,顶着房梁的,叫顶梁柱,农村的屋子里基本都有。

  我就这样被绑在了上面。

  黄爷爷不会害我的,打我记事起就认识他。

  接着他去弄了一些草药,捣碎了给我敷在了胸口的尸斑上,然后又去外面熬药,准备给我服下。

  熬药的过程中,我的嘴又失控了。

  “你个死老头子,不想活了吗,放开我!”

  “没用的,你做什么都没用的,他必须死!”

  ……

  嘴巴不听使唤的各种咒骂,偏偏我的意识还是清醒的,一边骂,一边解释,像个疯子。

  黄爷爷一开始还回应两句,说得饶人处且饶人,不然等我叔叔回来一定会收拾他。

  但是骂声不断,他就放弃了。

  这种嘴巴失去控制的感觉并不是一直都存在,间歇性的。

  但是这次发作的时间比第一次长了很多。

  喝下了药,我感觉身体舒服一点,精气神提升了一些。

  但是那种怪异的感觉始终都有。

  黄爷爷找了几个村里的年轻人,让他们去找找我叔叔。

  但是我叔叔没回来,警察却找到了我。

  跟着警察一起来的,还有那个接我去乱坟岗的司机。

  “警察同志,就是他。”司机指着我说道。

  他们突然出现,不知道什么情况。

  我们接单子做生意,都是合法的。

  但是一听我才知道。

  王老板死了,上吊自杀!

  而我是在他生前接触的人之一,我们之间有过通话记录。

  人不是我杀的,配合调查属于程序要走的。

  结果倒霉的是,就在问话期间,我的嘴巴再次不受控制,居然承认他的死跟我有直接关系,就是我让他死的!

  和警察说这根本不是我的意思,他们不可能信,结果我就被带去了警察局,黄爷爷怎么说都不行。

  刚开始的时候我还能保持相对冷静,但是到后面一团乱。

  事情的发展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明明就是背着叔叔接了一个单子,结果我现在都成了杀人嫌疑犯。

  第一次进警察局,面对警察的质问我心里害怕的要死,百口莫辩。

  我说了我是中了降头术,王老板的死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结果他们就找来了心理医生,给我进行测试看看我是不是得了精神病,神经分裂什么的。

  把我折腾的几乎要崩溃了。

  好在是天要黑了,他们还有点人道主义,把我关进了一间屋子里,给我送来了饭菜。

  我还不到十八岁,叔叔是我的监护人,现在他人还没找到,听那些警察的意思,是先找到我监护人再说。

  虽然很疲惫,但是这一晚我睡的一点都不好,那个不知是人还是鬼的女子不时就会出现在我的眼前,让我不得安宁。

  天要亮的时候我才勉强睡了一会。

  终于,在早餐送过来的同时,我叔叔也出现了!

  可是我根本没有想到,警察把门打开后,他走进来的第一件事居然是对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是捡金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是捡金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