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圣旨
柠檬红茶2019-09-10 10:243,363

  金銮殿内,安静的仿佛一根针掉下都能听见。

  谢云亭觉得自己都能听到站在自己身侧王大人紧张的呼吸了。

  也是,别说王大人,想来每个人都是一样。

  谁人也不敢多说一句话,就在一分钟前,江德海公公一字不漏的念了周勉之大人的奏章。

  周大人最牛逼之处在于,即便是人不在朝堂了,朝堂上也处处都有他的传说,还有他许多大无畏的奏章。

  现在谁人也不知,陛下在早朝之时当众念奏章所为何事。谢云亭感觉到自己的汗珠儿顺着脸颊,慢慢的滑了下来。谁不怕呢?他也怕。

  满朝文武,大气儿不敢喘一声。

  皇帝面容平静,十分淡定,没有一丝起伏。

  不过百官虽然怕,但是心里还是有底儿的,最起码,陛下不至于搞死谁。

  有些陛下即位便在的老臣,不禁心思恍惚起来。

  陛下少年登基,性子安宁淡定,甚少发火。也正是因此,前两年不少人还仗着老臣做派作死。朝堂也浮动的很,处处以摄政王为尊。可谁能想到,他们的好日子也不过那么三年。

  陛下雷霆万钧,于朝堂震怒,一举搞死了摄政王。

  谁敢想?

  金銮殿内,万箭穿心。

  多少嘚瑟过的大臣直接被拉出去砍了。

  许多老臣仍有印象,那一天,朝堂足足少了三分之一的人,血流成河。

  而后几日瓢泼大雨都不曾将血迹洗刷干净。

  这是陛下第一次发火。

  第二次是陛下即位第六年,江南贪腐案,钦差都被杀了。陛下震怒,江南官场涉事官员不管牵扯多少,悉数斩首。首要几位更是诛九族。

  第三次是第九年的科举案,亲皇叔啊!皇帝犹豫都没犹豫,直接就斩了。

  第四次南粤骚扰边关百姓,烧杀无数,陛下震怒派兵出征。南粤皇室几乎死的没剩几个人。现在七年了,还被打的不能休养生息,每次来朝,如同受惊的小鸡崽儿。

  还有…………

  往事不堪回首,作死必然尸骨无存。

  这时所有老臣的心声。

  当然,陛下虽然冷酷无情又暴虐,但是总归不乱杀无辜。

  周勉之大人这么作死,不是还活的好好的蹦跶参人?

  所以见识过了这么多,只要陛下不发火,他们还是可以绷住的。

  可以的!

  老臣还能绷得住,但是这样的老臣毕竟是少数。

  也有不少是经历过前任,前前任,前前前任被陛下搞死的情况。所以但凡陛下稍微有一点风吹草动,就觉得自己心跳加速药丸。

  “八百里加急,就是给你们说这么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了?”皇帝终于开口。

  不过他也没有听旁人多言,又道:“滥用八百里加急,罚俸三年。”

  众人默默为周勉之点烛!

  让你招陛下的亲儿子,还一招招俩。

  只是内心还没脑补完,就听陛下继续道:“不过周爱卿说的句句在理,两位皇子实在废物。如此下去,不堪大用。”

  皇帝依旧没有任何起伏,只道:“你们看,该如何罚?”

  他终于把视线落在了满朝文武身上。

  威武百官:“………………”

  皇帝若有似无的扬了扬嘴角,拉长的音调:“你们,都没有意见?”

  作为当朝一品,殿阁大学士温大人立刻感觉到这话里的微妙,赶紧出列:“微臣觉得该是重罚,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饿其体肤劳其筋骨。二位殿下就是太过安逸,才十分放荡。适当处罚,会让人更加奋进。”

  都说人老奸马老滑,作为见证过陛下无数次发飙的人来说,他是最有数儿的。

  陛下刚才那浅淡的一扬唇,就足以让他胆战心惊。

  不管旁人如何,他得把自己摘出去。摘出去的最好方法就是顺着陛下的意思来。

  皇子如何,与他无关。

  他也不怕得罪,周勉之一个小官儿都敢得罪他们,他不管?

  他可是当朝正一品,文官里最高的了。

  而作为一个陪伴了陛下近二十年的老臣来说,他自认为保命的本事是深入骨髓了。

  陛下才是最重要的。

  陛下的意见,就是他们的意见。

  果然,皇帝微微颔首,“说的极对。”

  温大人内心:感谢上苍!

  许是温大人打好了底子,立刻又有几人站出来谴责皇子。

  皇帝轻轻摩挲手上的玉扳指,突然点名:“谢爱卿,你怎么看?”

  好端端,谢云亭就被点名了。

  众人的视线齐刷刷的看向谢云亭,谢云亭瞬间汗湿了整个背。

  不过他一贯正直,出列一步,作揖禀道:“微臣赞成温大人看法。两位皇子已然弱冠之年,可是仍不能为国分忧,为朝堂尽力。民间反响亦并不很好。如此下去,实在是难堪大用。好在两位殿下年纪不大,若是此时开始归正,未必不可。只是,两位殿下身边伺候之人大多已然习惯恭维与纵容。两位殿下需要好生的鞭策,而周遭之人,亦然如此。”

  吓!

  谢云亭一番话,真是让所有人都懵了。

  众人皆觉,谢云亭大概没什么脑子了,得罪皇子倒没什么,可是他闺女就要进宫了,他现在这么踩两位皇子及他们身边的人。这不是生生的为自己树立仇人吗?

  虽说大皇子和二皇子的亲娘都死了。

  可是二皇子的姨母可是徐淑妃,而舅舅又是九门提督徐济廉,他是疯了才这么大胆吗?

  就不怕别人针对他闺女?

  退一万步讲,这些都不会发生,那么陛下会不会多想?

  谢状元果然是读书读傻了,脑子不太好。

  不过皇帝倒是没多言其他,只是点点头,又看向其他人:“怎么?还有人要说点什么吗?”

  哦,没有。

  皇帝呵了一声,众人心里立刻打鼓,不,不太好啊!

  果然,就听皇帝开口:“皇子做的不好,你们为了明哲保身,一句指责也不敢说。这般之下,朕如何能够相信你们是愿意不顾一切为民请命?在朝为官,拿着俸禄,就给朕做一只想养尊处优的鹌鹑?”

  百官立刻齐刷刷跪下,此时别说是汗了,胆小的觉得自己尿都要吓出来了。

  皇帝并不叫起:“朕希望你们明白,这世间,任何一个位置,做的不好,自然有人会取代。这一次,就算了。”

  呼呼呼。

  “不过,小惩大诫。刚才所有没有出列的人,自己分队,十人一组,每日退职之后轮流去打扫马厩。为期三个月。”

  大起大落,十分刺激。

  “两位皇子回京之后不许进京,就近安置在城郊寒山寺藏经阁抄写经书,为期三个月,至少一百本。任何人不准伺候,不准探望,自行解决吃喝。”

  皇帝平静的像是说隔壁别人家的孩子。

  “修身养性,当是如此。三个月后,接替诸位爱卿打扫马厩,为期三个月,任何人不许帮忙。”

  言罢,皇帝起身,拂袖而去。

  江德海立刻:“退朝~~~”

  有那紧张过度的,啪嗒一下坐地上了。

  谢云亭身边的王大人就是如此。

  谢云亭立刻去扶,那位哭唧唧看他:“谢大人,你真是太幸福了。”

  不用打扫马厩啊!

  谢云亭:“………………”

  他想一想,安慰:“打扫马厩,也比既打扫马厩,又要去寒山寺强吧?而且,十个人总归强过两个人。”

  这么一说,还真是如此。

  对他们来说,抄写经书不费劲,可是对那些武官和皇子来说,就不同了。更何况,还不管吃喝,两位皇子哪里会做哦。

  这么一想,这位王大人又高兴了。

  果然,人就是靠对比才能平衡。

  谢云亭不太会安慰人,但是这安慰出奇的有效,听到他话的人都莫名的好转了几分。

  扫马厩,也不是最差啊!

  而谢云亭此时也很庆幸,虽然他不是一个懒惰的人,但是从小到大还真是从不曾做过任何这般粗活儿,扫马厩,实在是有辱斯文啊!而且,他也干不好。

  他边走边想,是不是皇帝念在看中他闺女的份儿上,放过了他这个“老丈人”。

  想到此,谢云亭生生在大热天打了一个寒颤。

  “谢大人,谢大人留步。”

  江德海公公小碎步过来,气喘吁吁,一张脸更白了。

  周遭共同退朝的官员放慢了脚步,竖起了耳朵。

  “谢大人,陛下有请。”

  谢云亭抿抿嘴,有些紧张,不过还是立刻:“有劳江公公带路。”

  江德海:“咯咯咯咯咯咯,应该的。”

  而一个时辰之后,谢云亭匆匆归家,刚一踏入大门,不待吩咐更多,江公公已然带着圣旨到来。

  陛下有旨。

  谢氏一家,悉数来到院中听旨。

  此时连在谢家做客的宋夫人母女也不例外。

  江公公面容绷紧,打开圣旨,轻咳一声清了一下嗓子,念到:“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谢家二女谢瓷,秀外慧中,玉质兰心,饱读诗书,聪颖惠雅,实难得一见的美好女子。特封为惠嫔,侍奉左右,特选吉日入宫……”

  谢瓷跪在一旁,小脸儿绷的紧紧地,小嘴儿更是抿住。

  待到最后,随同一起俯身谢恩。

  再一抬头,水汪汪的眼睛澈亮干净,嘴角轻扬,笑容甜美。

  “谢主隆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娇花养成手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娇花养成手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