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嘤嘤
柠檬红茶2019-09-10 10:243,316

  爱文书屋,京中最大的书局。

  上下三层, 只要钱到位,何等珍品孤本都可寻到,京中读书人大多都是他家的客户。

  谢家众人,也是客户之一。包括谢瓷。

  每月二十八,陛下都会来爱文书屋的三楼小读一会儿。而她算算日子,明日便是,如此看来倒是天注定了。谢瓷打算利用这个日子进入陛下的视线。想进宫,这无疑是最快的打算了。

  重来一次,总是有些事情可以未卜先知,早做打算。

  这么大的消息,现在还没人知晓呢!想来皇帝也不会觉得她是知晓他身份,别有所图。

  想到这里,谢瓷放心几分。

  她靠在马车里,举着小镜子左看右看,问:“韵竹,我好看吗?有没有妆容不妥帖?”

  韵竹纳闷的很,不过却道:“小姐跟九天仙女儿一样,天下间最好看的就是您。”

  他们家小姐就没有不好看的时候。

  得了韵竹的肯定答案,谢瓷心满意足的扬了扬下巴,又觉得自己这样笑太骄傲了。她赶忙压低下巴,露出一抹浅浅的笑。这样笑,小小的梨涡儿若隐若现,人显得最甜。

  马车很快到了爱文书屋,谢瓷踩着小凳子矜持的下了马车,因着她额头还有伤,因此戴了一只帽子,薄纱拂面, 若隐若现。

  春日雨多,今晨一场大雨,虽然现在已然停歇,出门的人却不多,书屋寥寥几人,都在选购自己想要的东西。谢瓷进门,并未引得更多人注意。

  她并未在一楼驻足,反而是径直上楼。

  爱文书屋一楼分为东西两侧,一侧贩售读书人惯常会用的一些书籍资料,而另一侧则是名人传记,话本图册,甚至还有一些代卖字画。正是因此,一般客人皆在一楼。而二楼则是一些孤品珍品,甚至有一些大家习作,价格高昂,但是也不乏客人。至于三层,那则是千金难寻的孤品。

  而谢瓷这次便是径自走向了三楼,虽然她肯定是……买不起。

  掌柜的是认得谢瓷的,她的父亲与兄长都是这里的常客,她也时常过来替他们取书,因此并不多管,任由她上楼。

  谢瓷一步步的上楼,只觉得这腿有千金重,她深深的吸气,不知陛下来没来,又不知,陛下是个什么样子。虽然传闻里陛下犹如天神一般俊朗,两位皇子不及万分之一。

  她还是有点不太相信。

  吹嘘么!文人惯常用的,那位又是天子,自然该是大吹特吹。

  谢瓷终于来到三楼,目光环视一圈,鸦雀无声。

  谢瓷一顿, 抿抿小嘴儿向前几步,这里果真空无一人。

  想来,皇帝是还没到?

  谢瓷肩膀垮了几分,不是说皇帝未时都会在这里读书么?

  按照上一辈子的记忆,一年后,荣亲王喝醉酒在此闹事儿,结果闹到了皇帝头上。众人这才知晓,这间爱文书屋的东家是陛下幼时的伴读梁大人。

  而陛下自小养成的习惯,每月都会抽出这么一天下午在此读书。

  当然,事情踢爆以后,陛下便没有再来。

  可是明着不来?暗着呢?

  所以这爱文书屋的生意更是好了千千万。多少学子恨不能在这里遇到陛下,展现自己的才华,可以得到近水楼台的机会。

  当年谢瓷也曾想专程来此告御状的,可是,再也不曾有人见过陛下来此。

  回想这些种种,谢瓷觉得,传言果然是添油加醋了。

  若不然,她怎么就没有碰到皇帝呢?亏她磨蹭到下午才出门。

  谢瓷垮着一张小脸儿,寻着窗口的塌子,直接坐了上去。

  韵竹疑惑:“小姐,您不是要选书吗?”

  她和宋氏说的那些话,韵竹倒是不晓得的。

  谢瓷:“嗯对。”

  皇帝既然没来,她总不能白来,平日里可不曾来这三楼呢。

  她低声:“你说这里的书,我哪买得起啊!我爹怕是都不舍得。”

  谢家虽然是书香世家,但是若说许多银钱,那也是没有的。特别是她大伯和她爹都算是为官清廉,因此家中只是普通富贵家庭而已,并不一掷千金的奢侈。

  不过她祖父祖母大抵也知道自己两个儿子都是死读书拧脾气的倔驴,因此两个儿媳都是相对外显的性子。家庭也颇为富裕,嫁妆不少。

  谢瓷的母亲更是出身商户,当年她娘嫁给状元郎谢云亭,简直是跌破众人眼镜。

  “反正买不起,我偷看一会儿,就是赚了。”

  谢瓷扬了扬下巴,娇俏的笑了起来:“你去楼下等我吧,我看一会儿就下楼。”

  韵竹眼看这里确实没人,也不担心什么,转身出了门,不过倒是也不走远。只在二楼楼梯的位置坐下,但凡有人上楼,也看得到。

  偌大三楼,只剩一个谢瓷,谢瓷在书架前转悠,小嘴儿碎碎念:“这么多好书,我平日里怎么就不厚脸皮来看一看呢?多看一眼,可能就是沾了一两银子在眼睛里。”

  她转悠到一侧书架,欣喜:“千里白话异闻录?”

  她立刻将书拿了出来,虽然有些年限,但是书籍保存的很好。

  她迫不及待的翻开,自言自语:“没想到这种书,这里都有呢。也不知是不是父亲想要寻找的那版。”

  继续看下去,她高兴:“还真是续写版本。”

  这本书是前朝才子所著,只是还未曾著完,人便去了。而后几十章,皆是谢云亭的恩师所续作,只是这个续作被许多人所不认同。老人家被天下人批评,积郁成疾,重病离世。

  有时就是这样,人死了,东西倒是一下子值钱了。

  原本平平无奇的内容也被人解读成了多重含义,这书也就越发的水涨船高。特别是这书只有几本,倒是一时间千金难寻。

  旁人是为了彰显自己目光独到收藏,而她爹则是为了怀念长者。

  只可惜一直不曾得。

  而现在……书在这里,必然贵的吓人。

  眼看周遭没人,谢瓷索性直接将帽子摘掉,随意的放在一侧,轻轻翻看。

  安静的室内,只有刷刷的翻书声。

  不知为何,谢瓷突然间就觉得有点凉意,好像……好像被蛇盯上一样的诡异战栗感。

  她原本在山间住过,最讨厌那滑腻腻的东西,恶心又可怕。

  而被它盯上的感觉,也是十分不好。

  谢瓷警觉的抬头,她四下看了看,低语:“这里干干净净,不至于有蛇爬进来吧?”

  她揉揉胳膊,果然哦,身体的反应骗不了人,她都起鸡皮疙瘩了。

  她索性站了起来,左右寻找,凶巴巴的警告:“小蛇蛇,如果是你在,赶紧给我滚开哦!不然我扒了你的皮给你做成蛇肉汤!”

  安静无一物。

  谢瓷舒了一口气,觉得自己果然想太多?

  可是这样的视线,似乎又出现了,她的汗毛再次竖起。

  谢瓷越发觉得不好,她果断的把书放了回去,揉揉胳膊,果断道,“此地不宜久留!”

  她一个人呆久了,不自觉的自言自语。

  谢瓷蹭蹭下楼,二话不说,拉着韵竹匆忙离开。

  韵竹疑惑:“小姐,怎么了?”

  谢瓷谨慎:“我总觉得三楼有蛇。忒吓人了。”

  韵竹吓了一跳,啊了一声,说道:“书屋里有蛇?”

  不过又一想,也不是不可能,春日雨多,天气潮湿,有蛇也不奇怪。府里都多了呢!

  她也怕那玩意儿,立刻:“那我们可要赶紧回去了。”

  二人正准备上马车,就看掌柜的追了出来。

  “等一下。”

  谢瓷回身,露出一抹得体的浅笑,她轻声:“掌柜的有事么?”

  掌柜的将谢瓷的帽子递给她,微笑:“您的东西忘记了。”

  谢瓷恍然想到自己摘掉了帽子,她有些羞涩,不过还是得体矜贵的浅笑:“多谢掌柜的。”

  掌柜身形圆润,笑起来跟弥勒佛似的,十分和气,他道:“您太客气了,应该的。另外,还有这个。”

  油皮纸包裹的一本书,谢瓷疑惑:“什么?”

  掌柜的微笑:“谢小姐,您的书。”

  谢瓷:“可是,我没买什么啊。”

  还被那毛骨悚然的感觉吓到了。

  忒惨!

  最近不宜出门。

  掌柜的面不改色:“这是小店给您的赔礼。”

  谢瓷:“………………”

  掌柜的将书交到丫鬟韵竹的手里,指指楼上,转身回了屋子。

  谢瓷顺着他的手势抬头一看,啊了一声,后退一步,险些摔倒。

  韵竹立刻扶住她,主仆二人瑟瑟发抖。

  入目所见,一条青蛇盘在窗户的位置,足有她腿的粗细,凶狠的看她,吐着芯子。

  谢瓷忘乎所以,三步两步窜到马车里,生怕晚走一步,就要被蛇吃掉。

  “快走快走!妈呀,这书屋,我再也不来了!”

  她大口大口的喘息,像是失了水的小鱼。

  马车嗖嗖的离开,窗户开启,身材颀长挺拔,丰姿如宜的男子伸手轻轻的点了点盘踞在窗户上的青蛇,露出一抹浅淡的笑:“小青,你吓到小八哥了。”

  他目光深沉不见底,神采内敛,气质威严雅淡,目光远远的落在马车之上,仿佛可以看到那小八哥惊恐的模样儿。

  “有点意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娇花养成手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娇花养成手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