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算计
柠檬红茶2019-09-10 10:243,405

  谢云亭想到今日种种,只觉的颇为玄幻。

  陛下召见已然是罕有,不过,也不算奇怪就是。

  他进宫才晓得,比不止他一人,几位上峰也是在的。毕竟,也是有紧急的公务,也不单单会只宣召他一人。

  一切都那么正常,只是,临出门的时候却生出了变故。

  当时大理寺几位大人一同告退,就听身后突然传来陛下的声音。

  “听闻,谢卿有一千金?”

  只此一句,却足以让谢云亭立刻汗湿了背脊,他当时嗫嚅嘴角,感觉有什么掐住自己的脖子,竟是一句话也说不出了。

  不过很显然,陛下也没指望他说什么,反而是平静的笑了一下,摆摆手,示意他们出去。

  很平静。

  然而越是平静,越是恐怖。

  他蹙眉,紧张的呢喃:“好端端,陛下怎么会提起阿瓷呢!如何会提起呢?”

  谢云亭紧张,宋氏更紧张。

  如此别有深意,若说无事,哪里是寻常?

  她不知如何是好,低语:“这可如何是好!天家是什么意思啊!”

  宋氏一时慌乱,直接捏住了谢云亭的肩膀。

  谢云亭:“哎!”

  他汗丝儿落下,低语:“媳妇儿轻点。”

  他媳妇儿劲大,他又颇为文弱,竟是受不住。

  宋氏赶忙:“我看看,是我不好。我就是……”

  不等说完就被谢云亭拉住手,他制止道:“我知晓你是急了。”

  这可事关他们闺女,如何不急?

  夫妻二人一时间竟是不知如何是好。

  谢云亭惯常都是温和却有主意的,他更胜于谢云方,几乎是谢家的主心骨,但是这个时候竟是不知说什么才是。

  眼看三更天的锣鼓敲响,他叹息一声,说道:“早早休息吧。我明日还有重要公务。”

  想到闺女,又道:“至于阿瓷,且走且看。许是我们想多了。而且陛下这三五年越发的淡定,也不太沉溺于女子之事。也可能是为两位皇子相看?毕竟,两位皇子的年岁,配阿瓷也是合适的。”

  话虽如此,谢云亭自己却不怎么相信的。

  如说配皇子,他们家的身份又差了些。

  不过却足以安抚住宋氏,他低语:“走吧。”

  这么久没见,夫妻二人本是该耳鬓厮磨一番,只可惜被皇帝这么一句话搞的,两人倒全然没什么心思,只心事重重睡下。

  谢云亭夫妻没有休息好,谢瓷倒是睡得安稳,因着她昨日有些发热,又受惊,宋氏倒是没有将她唤起。

  谢瓷生生睡到中午才起来。

  韵竹端着水进门,伺候她洗漱,不多时,谢瓷就从一个小花猫变成一个水灵灵的小姑娘了。

  她歪头问道:“哥哥在家么?”

  韵竹摇头:“不在的,他一大早就去书院了。”

  谢瓷浅笑:“要不哥哥怎么会是鹿鸣书院第一公子呢!只说这好读书的劲儿就知道他付出多少心思了。”

  这话可不假,虽然谢家不是什么高门大户,但是谢言却仍是以才学兼备被称为鹿鸣书院第一公子,可见实力。

  谢瓷又道:“哥哥这般喜欢读书,我也不能落后。”

  话是这么说,谢瓷用过膳就去了书房。

  “韵竹,帮我找一下之前练狂草拿的那叠纸。”

  韵竹动作飒块,立刻翻找,不过却道:“小姐,您不是说那是市面上最便宜的纸吗?”

  谢瓷:“就要那个。”

  随处可见又便宜,这才查都查不到,没有任何指向性呢。

  “墨也要最差的。”

  韵竹记性好,很快找到,又替谢瓷研墨,随后退出了门。

  谢瓷眼看韵竹走了,抹平了智障,左手提笔:“嘿嘿,今天就模仿一下周勉之先生的字好了。”

  这位周先生是什么人呢?

  六年前的金榜第四名,现任江南盐运司副使。

  读书人,有才华,所著的书也不算差。

  但是有时候真是给你打开一扇窗,门肯定就关的死死得了。没道理你处处都好啊!所以周勉之有才华,但是却也有致命的缺点——好色。

  如果不是这坏毛病,以他的才华和能力,决计不会是现在的位置。

  当然,好色的人也很多,也不是人人都搞成他这样,主要是他还有一个问题,不要脸。

  很不要脸。

  睡了人家姑娘,还要给人家画一幅画,写一副淫词艳曲。

  这就是下贱了。

  正是因此,这等品行,还留着做官,也算是陛下不拘小节了。

  当然,龙椅上那也不是什么好相与的。

  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和下流好色痞子,很难说谁更坏。

  谢瓷模仿周勉之的字,书写起来:四年前,细雨缤纷,宅门避雨,得遇一个婀娜女子,肌肤胜雪,眉如黛发如丝,颇具已故京中美人梁媛媛姿态。更妙在,美女预言吾前途如何。当时以玩笑言,今朝又看,竟是言中,想来莫不是仙子……

  开头尚且正经叙述,后期便胡言起来,云呀雨呀,颇具周勉之风格。

  写到最后,谢瓷感慨:“果然读书有用啊。”

  寺庙三年,她仍是四体不勤五谷不分。不过胜在读书多,各种书,正的杂的,应有尽有。

  没事儿闲着模仿别人自己,也是谢瓷的乐趣之一。

  虽然不能说十分相似,七八成是有的。

  而谢瓷也相信,依照两位皇子的功力,并不能看出这是假的。

  毕竟,他们没事儿也不会研究别人的字。而且,后面这些不堪入目的言语足以让人警惕心降低。

  这张纸,她下了两个钩子,而这两个钩子都足以将两位皇子勾到江南。

  一来,她也曾亲耳听二皇子说过,他对当年名震京城的花魁梁媛媛很有兴趣。只可惜,他年纪大可以出宫了,人家梁媛媛已经死掉了。不得见。

  而二来,美女可断前程,对于现在想要知晓自己有几分胜算的皇子也至关重要。毕竟,病急乱投医嘛!

  先勾走二皇子,大皇子还能不追去?

  二皇子身边的侍卫之一可是大皇子埋得钉子呢!

  一来一回,小一个月。

  呵呵!

  她有了缓冲的时机可以给他们制造新的麻烦了。

  谢瓷笑嘻嘻的将信封封好,唤道:“韵竹。”

  韵竹哎了一声进门,她道:“小姐,怎么啦?”

  谢瓷微笑:“我馋五宝斋的桂花糕了,你去帮我买一些。”

  韵竹立刻:“好呢。”

  谢瓷又道:“你扮成男装,外地来的学子模样儿。”

  韵竹:“???”

  谢瓷笑:“记住要向掌柜的打听,哪个书局收手稿,就说你有周勉之的新作要出售。若是那位掌柜的买,你就顺势卖给他。”

  五宝斋掌柜兄弟二人,兄长正是二殿下身边的心腹红人,马屁精一个,鬼心眼儿也多。这种人,只要看到这手稿,必然是可以想到寻访江南的。略一撺掇,二皇子必然出行。

  韵竹吞咽了一下口水,说道:“小姐,为什么……为什么这样做?”

  谢瓷虎下了脸色:“你不听我的话?”

  韵竹:“自然不是,只是这事儿……”

  谢瓷认真:“你听我的没错,好好乔装一番,不要让第三个人知道。”

  她越发的正色几分:“你要知道,我做的这些,都只是自保而已。现在有些话不能多说,往后我会告诉你的。韵竹,你是我最信任的人,你不要辜负我。”

  说到这里,韵竹立刻挺胸,她认真:“小姐放心好了,我一定做好!”

  谢瓷知晓,韵竹这丫鬟是忠心又伶俐的,正是因此,她才敢交付与她。

  而事实上,谢瓷猜测的也没错,韵竹果然做的很好,十分的顺利。

  回来不仅带了五芳斋的桂花糕,还生生的多拿了五两银子呢!

  喏,这正是卖手稿的银子!

  果然是个机灵的。

  谢瓷高兴。

  果不其然,也就两三日的功夫,谢瓷“不经意”的问起谢言,果然得知两位皇子都离京了。

  一前一后,与所预料一点都不差。

  谢瓷想到这两个蠢货快马加鞭抵达江南找不到人,默默的笑了起来。

  韵竹眼看他们小姐晓得古古怪怪的,有点不太懂。

  小姐最近奇奇怪怪的呢!

  外面传来脚步声,韵竹迎了出去,不多时,回来道:“小姐,是老夫人那边的宁夏姐姐。”

  谢瓷抬眸:“有事儿?”

  “老夫人请您过去一趟。”

  谢瓷也不耽搁,立刻起身,带着韵竹来到主院。

  这几日祖父祖母舟车劳顿想要休息,因此并不需要他们过来请安。

  正好儿谢瓷也是身体不爽利,又唯恐传染他们,倒是也没过来。

  不过今日听到两个缺德冒烟儿的皇子都滚蛋了,谢瓷觉得自己一下子就神清气爽。

  米饭都能多吃好几碗的。

  她刚进外屋就听到屋里笑声不断,倒是热热闹闹。

  谢瓷掀开帘子,果然家中女眷已然都在。

  谢瓷笑眯眯凑上前,说道:“是我来迟了么?”

  老夫人含笑:“不迟不迟,阿辞来祖母这边。身体可是大好了?”

  谢瓷乖巧的靠过去,说道:“好了呢。”

  老夫人:“那敢情儿好,不耽误出门。”

  她笑道:“刚与你娘、大伯母说起,明日打算一同去寒山寺上香祈福呢。你最近诸事不顺,一同去吧,也好生的拜一拜。”

  未等说完,就看谢瓷的脸色崩了一下。

  她结巴:“寒、寒山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娇花养成手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娇花养成手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