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情诗
柠檬红茶2019-09-10 10:243,287

  藏头诗、藏尾诗、字谜诗、连句诗……诸如此类。

  各种风格,应有尽有。

  被人隔空尬撩是什么心情?

  想必除了璟帝,无人可以说清。

  不过此时他低头看着手中的宣纸,表情淡定,仿佛一切与他无关。

  江德海伺候在一旁,头都不敢抬起,更不敢多看陛下的神态。许多人文雅士,学子举人也会时常做一些文章歌功颂德,只是这又与现在不同。

  火辣的情诗,但凡精通诗句大抵就能看出诗中表白的人是陛下。

  这是何其大胆!

  江德海几乎不敢想,陛下会不会将写诗那位大胆的主儿剁成一百八十块喂鱼。

  “江德海。”璟帝开口。

  “奴才在。”江德海立刻前进一步。

  璟帝手指轻轻摩挲着情诗,一字一句:“明天早晨之前,朕要看到有关谢瓷的所有资料。”

  他并未多看江德海一眼,声音温醇低沉:“从小到大,事无巨细。”

  江德海:“奴才这就立刻去办。”

  璟帝视线仍在情诗之上,眼神深邃莫测,他的指尖轻轻滑过藏头诗,若有似无的扬了扬嘴角,神态不明。

  安静的室内,静谧的可怕。

  许久,他缓缓道:“有点意思。”

  ******

  接连下了几天的淅沥小雨,终于迎来了一个大晴天,谢瓷一早坐在镜前任由韵竹梳妆。

  叫谢瓷来看,韵竹真是世上最好最好的丫鬟了,又忠心又手巧又力气大。在韵竹的打扮下,谢瓷很快的就从清晨乱蓬蓬一脸懵懂呆乖的小邋遢变成了精致无双的小美人。

  谢瓷对着镜子照了照,很衷心道:“韵竹,将来谁要是娶了你,真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韵竹抬头看向镜中,镜中的小姐分外的认真,一双大眼睛黑黝黝的满是真诚。她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我才不要嫁人,我要好好保护小姐。没有我,小姐怎么办?”她忧心忡忡的操心道:“小姐干啥啥不行,又长得好看,一般人哪里照顾得好您啊!”

  谢瓷:“………………”

  虽然是实话,但是,也考虑一下人家小小的自尊心嘛!

  不过,韵竹真是如同她所说的那样,上辈子一直保护她,直到她死。

  谢瓷起身,伸手摸摸韵竹的头:“往后,我一定会帮你找一个最好的人。”

  韵竹没忍住,笑的更加厉害。小姐还没有她的个头高,但是这样惦着脚尖儿摸她头故作长辈的样子实在是太好笑。

  她带笑:“好。”

  谢瓷舒了一口气,随口问道:“宋婉今天到吧?”

  韵竹立刻颔首:“听说是中午能到。”

  谢瓷若有似无的笑了一下,小嘴儿轻轻抿了抿,喃喃:“你说她这次来……是不是为了和哥哥议亲?”

  她仔细想过了,先头两家可一直没有说过定亲的事情,可见哥哥和宋婉不是早早定亲。虽然如此,宋家却在半年后退亲的时候拿出了彼此的庚帖。她仔细想过,上一辈子她没有遇见陛下,因为中毒休养了很久,也时常昏迷,连记性都差了很多。

  若是这时候发生的定亲,那么她不知道也是理所当然了。

  “这个……”韵竹迟疑一下,在谢瓷耳边低声道:“前几日我偶然听到夫人和桂婆婆说起过此事。”

  谢瓷瞬间抬头。

  韵竹对手指:“我真不是故意偷听的,只是过去送东西的时候不小心听到的。”

  谢瓷:“你都听到什么了?”

  韵竹打量谢瓷没有生气,学舌道:“夫人有心要让表小姐嫁给大少爷,可是一来担心大少爷不喜欢;二来也担心家里不愿意。毕竟,宋家是商户,谢家毕竟是书香门第。所以这次才会邀请宋小姐来小住一段日子。原本宋小姐每年也会来小住一两次,倒是也不突兀。这次让他们彼此多接触一些,许是就能看出合不合适。若不合适,双方也不多浪费彼此的青春,早早各自议亲。”

  谢瓷长长的睫毛眨了眨,轻轻的“哦”了一声,低语:“果然如此。”

  “其实……”韵竹更加迟疑,不过还是忠心的开口说:“我倒是觉得,表小姐嫁进来不好。”

  “为什么?”谢瓷好奇的看向了韵竹,他们二房的人都觉得宋婉嫁进来很好,甚至连祖父祖母也称赞她贤惠又温柔,虽然出身差了些的,但是当真是个好姑娘。

  倒是不知,韵竹为什么不这么想。

  韵竹:“我知晓小姐和表小姐感情不错,可是我还是要说的,表小姐这个人有点怪。”

  想到这里,韵竹越发的担忧。

  谢瓷轻轻靠在梳妆台上,带笑问:“不如说说她哪里怪?”

  谢瓷的声音软糯又甜,给人很熨帖的放心与舒适感。

  韵竹其实也说不出表小姐哪里怪,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表小姐透着一股假。而且,她曾经看到表小姐在背地里阴郁的盯着他们小姐,一脸嫉妒。

  可是等她揉揉眼睛,再看过去,又仿佛一切都不存在。

  她打小儿就是个小乞丐,是才五岁的小姐坚持要带她回府,救了她,改变了她的一生。所以她格外的在乎小姐,一丁点蛛丝马迹,都特别紧张。自从上次似乎看到表小姐表情不对,她就格外留意这个人。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神经过敏,越是留意,越是觉得表小姐未必和表面一样。

  当然,她也知道自己是个紧张大王,再说也没什么证据证明她的想法,所以她不怎么敢乱说。若不是今次小姐的眼神太过鼓励,声音太过真诚,她大抵也会藏在心里,默默盯住表小姐,不会主动说出来的!

  谢瓷听着韵竹说完,浅浅的扬了扬嘴角,说道:“你说的有道理。”

  韵竹睁大了眼睛,震惊:“小姐相信我???”

  谢瓷反问:“我不相信你,难道相信她吗?”

  韵竹一下子就眼红了,她咬唇:“小姐……”

  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谢瓷柔声:“我每日和你在一起,自然知晓你是什么人。但是我却并没有每日和她在一起。又哪里敢说她是什么性格呢?而且……”

  谢瓷视线瞟了一眼帘子,面不改色的撒谎:“你说的事情,我自己也发现了,只是我也担心是自己太过敏感,不过现在看来,根本不是我想多了。难道我们两个人还能都看错了?”

  上一辈子,她开始确实没有发现宋婉的问题。其实不是宋婉藏的太好,而是她把宋婉当成亲人,所以才不防备她。

  而今,她有了防备,她是绝对不会容许宋婉还在他们家兴风作浪。

  谢瓷再次瞟了一眼帘子,再接再厉:“我想,她应该嫉妒我吧?不止是我,也包括阿韵姐姐。她不止一次在我面前挑拨我和阿韵姐姐的关系了。我原本没太放在心里,再说我整日和阿韵姐姐争,她这么说,我还觉得挺解气呢!但是过后儿细想想,又觉得自己很过分。其实阿韵姐姐也没有对我多坏。”

  这话倒不是假的。

  话音刚落,敲门声响起。

  “阿瓷。”温柔的男声响起,谢瓷眼眸闪了闪,主动来到门口:“哥哥,你怎么过来了?”

  她其实早就发现他站在门口了。

  谢言:“表妹到了,娘让我喊你去前厅。”

  谢瓷诧异的扬眉,说道:“那怎么是哥哥来叫人啊。”

  她笑眯眯:“哥哥今天不是去书院么?”

  看来家中是真的有几分想要撮合哥哥和宋婉了,若不然,也不会让她哥哥回来。

  谢言眼神微动,不过很快的,温和的笑:“今天请假了,不过我想起书院有些事情,所以等一下就要走。”

  他细细打量妹妹,眼看妹妹没有继续多说表妹的事情,他自然也不多问。只是开口道:“你帮我与娘说一声,午饭晚饭都不必等我了。我会晚一些回来。”

  谢瓷甜甜一笑,说了一个好。

  谢言深深的看了妹妹一眼,动了动嘴角,似乎想说什么,不过最终还是放弃。

  他淡然浅笑一下,转身离开。

  韵竹有些担心:“小姐,你说大少爷是不是听到我们的谈话了?”

  谢瓷扬眉:“我就怕他听不到。”

  就算这辈子宋婉没有做上辈子那些事情,也不代表谢瓷就要原谅她,就要任由她嫁进来。

  她没有一瓶毒药毒死这个仇人,已经是她看在舅舅和表哥的面子上了。

  谢瓷扬了扬嘴角,说道:“好了,走吧,我们去见一见我这个好表妹吧。”

  谢瓷带着韵竹很快的来到宋氏的院子,远远的,谢瓷就看到一身月白色襦裙的少女坐在厅中,她长发垂肩,发髻上只一只碧玉的发簪,十分的素雅。

  不知宋氏说了什么,宋婉捻着帕子掩嘴,笑容温柔恬淡。

  谢瓷远远的看着她,只觉得过往种种如同飞速一般出现在她面前,一帧帧晃过。

  不过很快的,宋婉看了过来。

  原本模糊的宋婉渐渐清晰起来,那个回忆里耀武扬威的宋婉温柔小意的坐在那里,恬静美好。

  宋婉看到谢瓷,立刻起身,小碎步急切的奔了出来,一把拉住谢瓷的手,言笑晏晏:“表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娇花养成手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娇花养成手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