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驾到
柠檬红茶2018-08-15 12:003,318

  韵竹与巧莹小心翼翼的将谢瓷扶起来,此时谢瓷的脸蛋儿肿的更厉害,房间里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也不知她们砸碎了什么。

  谢瓷嗤了一声,说道:“弄得跟抄家似的。”

  她垂着头,看不出表情。

  不多时,张贤妃去而复返:“你私库的钥匙。”

  她张扬:“那么重要的东西,说不定你就锁在那里面了!”

  她盯紧了谢瓷,厉声:“交出来!”

  谢瓷安静的看着张贤妃,“我若给你,东西丢了算谁的?”

  张贤妃立刻抬手,又要打人,只是这次韵竹却直接站在了谢瓷面前,替她挡住了这一巴掌。

  张贤妃恨急:“你是什么东西,也敢挡出来?来人,给这贱人杖毙!”

  宫中自有宫中的规矩,而除却帝王,其他人不过都是附属品。饶是张贤妃也并没有权利直接打杀一个宫女。若是追究起来。怕也是不妥当。只是张贤妃实在是有些绷不住,她厌恶谢瓷受宠,更厌恶她不卑不亢的态度。

  正是因此,她感觉自己的火气一下子就窜起来了。

  有那么一刻,她是想要谢瓷立刻去死的。

  “我看谁敢!”

  谢瓷拉住韵竹,神态冷了下来:“张贤妃,你嚣张够了没有!这里是后宫,不是你们家后院。不管如何,总归有太后娘娘操持。您这算什么!青天白日的就要排除异己杀人了么!”

  谢瓷可不怕什么,她道:“我看,我该找太后好好评评理!”

  “你现在用太后压我?”张贤妃神色莫辩。

  谢瓷:“我只是相信,太后娘娘不是一个是非不分的人!更不是一个公器私用的人!太后娘娘与陛下是让您好好的处理后宫事物,不是让你们借着这个由头排除异己,残害人命的!别说韵竹,就是其他人,我惠宁宫的任何一个人,您都休想动一下!您是妃,我是嫔。您打我一下,我认了。但是国有国法宫有宫规,就算要处理也是我惠宁宫自行处理。随随便便打杀一个人,您还有没有规矩了?”

  谢瓷立在那里,背脊挺直,不卑不亢。

  “就算太后在,你当我怕?”

  张贤妃:“太后既然让我处理,我就可以杀任何人!来人,给我把这个丫头杖毙!”

  “我看谁敢!”谢瓷也完全不示弱。

  她若是怕了或者怂了,可能大家还不在乎许多;但是谢瓷这样坚定,倒是让宫人不太敢动手。

  毕竟,惠贵嫔现在是陛下最宠爱的人。

  而她现在这样坚定,若是真的找不到什么证据,那么倒霉的可就是他们了!

  眼看现场僵持下来,许婕妤越发的高兴,恨不能跳起来,这个谢瓷敢不给她面子,她这就让她知道后果。

  杨贵人凑在她耳边低语:“还没找到。”

  许婕妤:“我安排人的人盯住了,他们没有带出门,没有机会丢掉的。一定还在。”

  她扫了谢瓷一眼,低语:“我看她这么小家子气,穷巴巴的,说不定得了礼物就放到库房了。别担心,贤妃娘娘一定可以拿到钥匙的。只要打开库房,还不一清二楚?”

  杨贵人低语:“希望吧。”她心中隐隐生出一股不好的感觉。

  而此时,张贤妃依旧嚣张。

  “你们是死人吗?给我动手!”张贤妃尖锐:“给我动手!”

  徐淑妃立在门口,安静的看着张贤妃,嘲弄的扬了扬嘴角。

  真是一个泼妇。

  而此时,张贤妃冲动的上前一步,一把拉过谢瓷,“把库房的要是交出来,你这小贱人,跟你好好说话不懂是吧?”

  “你放开我们娘娘!”几个宫女也冲了上来。

  “好啊,我看你们是要造反!”张贤妃:“我要杀了你们,我要把你们全都杀掉。”

  “杀掉谁?”清冷的男音响起。

  众人的动作皆是一顿,几乎是慢动作的看向了门口。

  所有人立刻跪下请安,动作倒是齐刷刷的。

  璟帝看着这院中一团乱,微微眯眼,最后视线落在谢瓷的脸蛋儿上,她本就白瓷儿一般,现下鲜明的五指印在她脸上。

  他眼神深邃了不少。

  “这是干什么?”

  张贤妃一愣,随后立刻哭了出来,就要靠上璟帝:“陛下……”

  还没等靠在他的肩头,就被江德海公公抬手挡开。

  璟帝眼神漆黑不见底:“闭嘴。”

  他直接看向徐淑妃,“淑妃。”

  徐淑妃立刻:“今天早晨,许婕妤与杨贵人报称看到惠贵嫔在房中藏了蜜香膏。因此我与贤妃不敢大意,前来搜查。因为惠贵嫔不肯交出库房钥匙,起了冲突。”

  她回答的简单干练,但是却也是不利于谢瓷的。

  虽然她厌恶张贤妃,但是却也知道,谢瓷有一句说得对,不能仅仅凭借口供就这样搜查。而关键是,他们现在还什么都没有找到。

  而既然不合规矩,就相当于是她和张贤妃绑在一条船上。

  虽然她偏帮张贤妃,可皇帝不是傻子。

  他瞬间抓到重点:“许婕妤与杨贵人如何知道惠贵嫔这里藏了蜜香膏?”

  他的视线落在二女身上:“你们亲眼看到的?”

  许婕妤立刻:“是杨姐姐看到的,她不敢说出来,我性子急,见不得这个东西伤了您的身子。因此主动拉着杨姐姐一同告发了她。”

  许婕妤先撇清自己,同时也变相的夸奖了自己。

  杨贵人此时有些骑虎难下,她道:“我是不小心看到的……”

  璟帝嗤笑一声:“那么隐秘的东西,很容易就被你看到。”

  杨贵人听到这话脸色一变。

  璟帝却并不需要她继续说下去,反而是转头看向贤妃:“你刚才要杀谁?”

  张贤妃攥攥拳头,低语:“是惠贵嫔的宫女,她十分不懂规矩,冲撞了臣妾。”

  她委屈的紧:“臣妾只是让惠贵嫔交出钥匙,她们就冲出来闹事儿了,臣妾真的委屈……其实臣妾也不是真的要动手。只是被气极了。胡言乱语罢了。其实我哪里会动手呢!一条人命呢!”

  谢瓷险些笑出来,这几位真是各个都要往自己身上贴点金,完全没有刚才的歹毒。

  “惠贵嫔,你有什么要说的?”璟帝的视线落在谢瓷的脸上,声音仍旧没有起伏。

  谢瓷:“我说过,可以随便调查,但是找不到所有人都要给我一个说法。”

  她伸手将自己的钥匙呈上:“陛下可以安排人调查。”

  多余的话,谢瓷没说,只是冷冷的小脸蛋儿满是冰霜。

  璟帝点点头,并未叫起,所有人都跪了一地,不敢随意乱动。

  江德海一摆手,身边几个小太监立刻进门。

  璟帝不管她们跪在院中,很快的进了门,不出所料,果然是一片狼藉,便是茶杯都被掀翻在地。谢瓷有一句话说的没有错,若说抄家,也不为过。

  他冷冷的坐在厅中,神态凛然。

  江德海一看便知陛下是真的恼火了,他不敢言道更多,立刻命人仔细调查。

  江德海是什么人,他手下的人更不是二妃带来这种存心打砸的人。

  不过一会儿功夫,他就从库房出来,摇头道:“并没有任何蜜香膏。”

  璟帝缓缓起身,停止在了淑妃的脚边:“没有任何东西。”

  淑妃低眉顺眼:“那是臣妾错了,不过,惠贵嫔书房很多不堪入目的书籍,这般也是不妥。”

  璟帝嗤笑一声,缓缓道:“这是朕让她学习的。怎么?淑妃也要管吗?”

  徐淑妃一听语气不对,立刻磕头:“是臣妾逾距,只是臣妾确实不知,请陛下恕罪。”

  璟帝冷冷:“朕给你们份位,让你们襄理后宫是为了让你们好好的操持后宫,你不是排除异己的。”

  “臣妾不敢!”徐淑妃惶恐的红了眼,她低声:“臣妾真的不敢。”

  璟帝淡淡:“今日参与搜查打砸的所有宫人都拉到慎刑司审问,朕要知道所有的细节,从头到尾,一字不差。”

  说到底,他不相信任何一个妃嫔的解释,只相信重刑之下的交代。

  他转身回到厅中,说道:“谢瓷,进来伺候。”

  谢瓷赶忙起身,只是起的急了,倒是踉跄了一下,险些摔倒。

  不过她很快的稳住,进门立在璟帝身边,可纵然如此,小嘴儿却抿的紧紧的。

  璟帝扫了她一眼,她大眼睛红红的,但是却坚定的很,没掉一滴泪。一边脸肿了起来,发丝凌乱,真是可怜巴巴的女孩子。

  “沏茶。”

  谢瓷咬着唇,转身去烧水备茶。

  外面传来叫嚷的声音,不用想也知道是璟帝将淑妃贤妃带来的人都拖了出去。

  谢瓷很快动作起来,壶水袅袅,谢瓷轻轻扬手,茶叶清香。

  此时已然夏日,燥热难耐,她选了适合的竹叶青,碧绿的茶色落出点点青翠。

  手气茶落,谢瓷似是没忍住,一滴泪吧嗒一声, 落入杯中。

  谢瓷似乎被这变故吓到了,她竟是呆住了,不知如何是好。

  璟帝的视线落在被子上,二人一时无言。

  不过也不过那么顷刻间,谢瓷扑通一下跪下,垂着头告罪,瘦弱的小肩膀看着越发的惨。

  璟帝眉心微蹙,说道:“起来。”

  他低沉:“谁让你跪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娇花养成手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娇花养成手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