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人人都有左右为难之时
潇可乐2019-05-17 16:462,364

  “求鲜花”、“求打赏”、“求收藏”,“求月票”

  他说完,也便转身离开了,是死是活的决定,还得沙松他自己想明白。

  可这沙松本就是个倔强之人,哪里会如此轻易就服输呢?

  他抬头瞪了一眼,那虽是下人,却显得那样高高在上的顾房。

  今日,你踹我的这俩脚,他日定叫你加倍奉还!

  张管事带着众阿子离开了阿母大院,紧赶慢赶的用了四天的时间,终于是赶到了安城。

  到了安城后,便是径直从西门一路到了这皇城德偏门之外。

  “哇,这里的高墙可比阿母院大多了”

  “是啊,是啊,不光是高墙,其他什么都是比阿母大院的好啊”

  ……

  “大家静一静,静一静”

  待瞧着众人都下了马车后,张管事便甩动着手中的拂尘,示意他们都安静下来。

  “天儿也都不早了,阿子按着顺序,跟着我走,小阿母们按着顺序跟着赵管事走,都了吗?”

  “了!”

  “待会都记着,不管你是左脚先踏入了这皇城的门,还是右脚先踏入的,但只要是进了这皇城的门,就把嘴巴给我管严点,要是让我听着谁乱嚼舌根子,不好好做活,便是慎刑司伺候,还有不论是见了哪位宫中的主,都得跪下来行礼,都了吗?”

  “了!”

  “多的我就不再说了,以后就生死有命富贵在天,看你们自个的造化了!”

  张管事说着,又甩了手中的拂尘,而后转身,走向通往皇城的偏门。

  张管事带着阿子走的是左边的小门,赵管事则是带人走着右门。

  二人带着众阿子和阿母在过了第一道门后,便分开俩边走去。

  虽此时天色已晚,二人还是先将众人都分别带到了事先分配好的各处。

  其他被分配各处的,都已收拾收拾就歇下了。

  唯独这杨元风还没有,只因此刻的他正跪在慈祥宫宫外。

  “太后,那被分来伺候五皇子的书童已带了过来,现正跪在宫外,您看是否召见?”

  “底子都干净吗?”

  “回太后的话,是皇帝吩咐必得从阿母大院择人,那阿母大院的人,底子比脸都干净的”

  这句话,太后已经问了不下十遍了。

  想来,还是放心不下五皇子。

  “干净就好,干净就好,如今夜也是深了,哀家也就不必瞧了,差人将他带去五皇子处吧”

  “是”

  伺候太后的嬷嬷领了命令后,便退了下去。

  差人去吩咐了杨元风,并将他带到了五皇子之处。

  这边,德胜只从得知张管事与顾家的事情后,到现在都一直不能释怀。

  张管事也与他说了,他能考虑的时间不多了。

  今年一过他便要出宫了,在那之前他还没考虑好的话,便只能另寻他人了。

  “张管事真与你如此说?”

  “是啊,常彦,你说,我该如何抉择啊?”

  夜里,德胜又将常彦拉了出来,与他席地座谈。

  从前,有什么事他都没能有个商量的人。

  但好在现在,常彦进了安城,总算也是能有个说话的人了。

  “这事儿,可不好办,送人进那顾家,若只是做奴仆也就罢,可偏偏是……”

  当德胜将这件事讲与他时,他也表示不能接受。

  那顾少的孽债就源与这种见不得人的勾当,而今又是无限的循环。

  难道,就真的不怕再出第二个顾少么?

  “偏偏这种事儿,又轮到了我的身上,哎”

  德胜与常彦一起躺在了一块空地上,望着满天的星空。

  从前,他们在阿母大院时,有了什么烦心事都会爬上树,一起看星星。

  但先是在皇城里了,他们可不能在和从前般爬上树。

  否则一个弄不好,就会被墙那边巡逻的侍卫当成刺客的。

  “艾,对了”常彦望着满天星星,突然想起了什么,一下子就坐了起来。

  “那杨元风,不是分去做五皇子的侍卫了么,我们可以找他帮忙啊”

  “杨元风?”

  对于杨元风,德胜还是不太了解的。

  只是常彦突然提到,德胜这才想起,他被张管事调去伺候五皇子了。

  “是啊,杨元风,你走的早,对他肯定不了解,但就我的认识,他是个主意多,且非常激灵的人,我们找他帮忙,说不定,他能想出个好的解决办法吧,而且,他如今还是五皇子的伴读,以他的身份,一些事情行起来,肯定也比我们方便吧”

  “可是,五皇子先如今已被圣上厌弃,禁足与太后宫里,怕是杨元风帮不上什么忙吧”

  常彦的想法虽然是好的,也只是因他不知这五皇子如今是何处境。

  但德胜心里却是明白的很,他们是指望不上杨元风的。

  “啊?那……那该如何是好啊?”

  听了德胜的话,让常彦又犯了难。

  他本还羡慕着杨元风的,如今,却是觉得遗憾了。

  “算了,现在想不出,也不急于这一时,你且先回去休息着吧,明日平旦一过,便要起来做伙计了”

  “那,好吧,哥哥你也早些回去休息把”

  常彦与德胜二人告了别,便各自回了自己的休息之处。

  各宫各院的烛火差不多都熄灭了,唯独这这边承明殿里,还灯火烛明。

  “圣上,这是德妃娘娘送来的莲子汤,为着您费心批奏折,特意熬的,您尝尝”

  今儿值夜之人是太监蓝荣晨,瞧着北圣帝在盯着一个地方好久都不动,便端了这莲子汤上来。

  但北圣帝并没有收回思绪,依旧是刚才的那个姿势。

  “圣上?您今儿夜还是宿在这么?”

  虽然圣上一直如此,但蓝荣晨还是不得不问上一句。

  毕竟,是太后吩咐过的话。

  北圣帝收回思绪,继续翻着自己手中的奏折,道了一句:“蓝荣晨,你跟在朕身边多久了?”

  “回皇上话,至今有五年了”

  “那是何时变得这样多嘴?”

  “奴……奴才该死”

  听到北圣帝的这一句,蓝荣晨连忙跪了下去,连着磕了好几个头。

  虽他也知道,说这些话,定会惹怒圣上的。

  但还是不得不说,毕竟当初是太后提拔的他。

  “明日去慎刑司领五十板,今后就不用贴身伺候了”

  “是,奴才领命”

  蓝荣晨心下一惊,他是知晓这北圣帝向来都是杀伐决断的。

  可没想到,今日竟是用在了自己的身上。

  为的今日这俩句话,竟是把自己的前程丢了,也不知道,到底值不值。

继续阅读:第十七章:白发人送黑发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尘封那年:恩慈未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