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白发人送黑发人
潇可乐2019-05-17 16:462,536

  “求鲜花”、“求打赏”、“求收藏”,“求月票”

  为的今日这俩句话,竟是把自己的前程丢了,也不知道,到底值不值。

  圣上这是要拿他,来杀鸡儆猴了。

  “这都近一月余了,圣上楞是没见召过她?”

  虽这慎嫔知晓圣上一直是如此,从登基到如今,就没进过后宫。

  可有时碍于太后和太妃们的谏言,还是会召嫔妃去围房伺候的。

  而由于后宫的人本来就不多,前些日子又失了一个。

  她便借此机会向邬太妃推荐一人,由着邬太妃给送到圣上身边。

  可不曾想,圣上是自今儿都没召见过她。

  “是啊,而且在前不久的一日夜里,那蓝公公不知是为何,被罚去了慎刑司受罚,完事后也没见他在回圣上身边伺候了”

  “蓝公公是太后一手提拔的,如今也是有些年头的人了,圣上何以为他动气?”

  “瞧瞧你,模样倒也不差,怎的就揽不住圣上的心?哪怕是只宠幸一日也是好的”

  说着,她起身走向站在一旁的女子,围着她的四周,上下打量着。

  “模样倒是不差,可这胆子未免也太小,这般畏畏缩缩的,何以讨得了圣上的欢心”

  “主儿,这也没法子啊,本就是下人的出生,一下被主子您抬举做了皇上的妃嫔,论是谁都得这番模样啊”

  “算了,今日跟着一起,去给太后和太妃们请安吧”

  “是,娘娘”

  在这宫中,按例是要每隔十五日,就得去太后宫中拜见一次。

  之前一直未曾带着她,是因为皇上一直未曾召见过她,也就算不得名正言顺的妃子。

  但一直这么下去也不是个事,必得想想法子让皇上宠幸她。

  如今宫中妃嫔只十人,育有子嗣的只有三人。

  便是从浅邸出来的德妃娘娘的长公主以及二皇子。

  以及他的四皇子,和三公主。

  再有就是那死去栗妃的五皇子了。

  本来还有大皇子,二公主以及三皇子的,无奈却都是生下便是死胎。

  以及前不久的六皇子和七皇子的,一对双生子的皇子。

  本来都挺健康的,可惜小小年纪便夭折了。

  德妃是从前皇上还是王爷时,由如今的太后亲选的侧福晋。

  而她则是由邬太妃送到皇上身边的,另外的一些人,也都是送来充数的。

  要说这皇上,在登基之前,还不是这样的。

  虽也是对谁都不苟言笑,但好歹也让人侍奉在侧。

  只是不知道为何,自从六年前开始,他便是像变了一人似的。

  登基后到如今,更是不曾踏入后宫一步。

  不过庆幸的是,她在那之前便生下了四皇子和三公主。

  不然,如今这后宫恐怕是没她的立足之地了。

  当她赶到太后宫殿时,其她的太妃和妃子,也都陆陆续续的赶了过来。

  此时太后正在御花园里散步,她们便也在宫女太监的带领下来到了太后所在的地方。

  “姐姐,你瞧,那不是五皇子么?”

  “是啊,是五皇子”

  “这圣上不是将五皇子禁足了么,怎的……”

  “就算是被禁了足,也是在太后院里,你说话小心着点”

  俩个位份低一点的妃嫔走在最后,却也还是能看清,那跟在太后身边的便是五皇子。

  “臣妾给太后请安”

  “嫔妾给太后请安”

  众太妃和妃嫔们来到了太后的跟前,一道给太后行了个礼。

  只是这太后似乎并没有让他们起身之意,拿了块糕点递给了五皇子手中。

  “孙儿,这些糕点,好吃么?”

  “回皇嬷嬷话,好吃”

  太后看着五皇子,笑着点了点头,这才说道:“你们中,有些是先帝的女人,有些是皇帝的妃嫔”

  “可到底,都是女人,无论你们之间在怎么去争在怎么去抢都好,可为什么非得去伤害无辜的稚童呢?这些年过去了,哀家送走了不少皇子皇孙,哀家不止一次的说过不想再白发人送黑发人了,可你们,怎的就听不进去呢?”

  “太后,您这是怎么了?”

  太后一番话,叫众人心里一惊,可除了这德妃之外,无人敢开口。

  “哼,怎么了,元风,你来告诉各位娘娘”

  “元风?”听到太后唤了一声元风,一人在心里疑惑道,可却不敢开口,也不敢抬头。

  “是,太后”太后唤了一声元风,本一直站在五皇子身后不远的一人,便走了过来。

  “奴才杨元风,给各位太妃,娘娘请安”

  他先是给那些太妃和妃嫔行礼,而后才又说道:“奴才是不日前调来伺候五皇子的侍读,这些日子一直贴身伺候着,也因此让奴才发现了一些蹊跷之处”

  “何事蹊跷?”为首的德妃问道。

  在方才杨元风自报姓名时,排在最后的一个妃子瞧瞧的抬起了头,瞧了他一眼。

  “杨元风?”她本还以为是同名同姓,却不想……

  “便是五皇子的饮食和穿着,虽姑姑们会在饭菜送来的时候,以银针试毒,也因为这是在太后院里,所以也不怕有人会下毒,但正因为如此,便是给了一些人下手的机会”

  “难不成是有人给五皇子下毒?”

  杨元风道:“德妃娘娘,非也,此人并未在饭菜里下毒,否则银针一试,就暴露了,此人只是吩咐了厨房,饭菜里一滴盐不许放没,又或是有时放加倍量的盐,五皇子每每吃了,都告诉姑姑不是太淡就是太咸,但伺候她的姑姑并不信,当然其中也可能是因为其被收买的原因,并未告知太后,而五皇子又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不吃盐,又或者食不下,又哪里能行”

  “那,你方才还说,此人在衣物上也做了手脚”

  “对,五皇子的衣物上都被涂以了烁合香,至于这烁合香何用,想来各位太妃与娘娘们也是知道的”

  这烁合香原是用来给受了重伤且需要接受医治的人用的,作用便是能缓解疼痛。虽形同与麻醉的效果,但效力要比麻醉药的大。

  受重伤之人用了,麻痹其神经,就算是要截肢,也可以使其不知定点疼痛。

  这烁合香对于受重伤之人的效力都如此之大,又何况对于正常的健康之人。

  长久使用,必定会伤起神经,使其形同痴汉。

  此下手之人,未免也太过阴毒。

  “太后?”

  听了杨元风所言,德妃看向了太后。

  她不明白,明明自己是太后的人,为何太后不将这件事告诉她。

  “都听见了吧,此人的手法虽不狠毒,不至于一下便要了哀家这五皇孙的命,可若这样长久以往下去,便是要将哀家这五皇孙的气数耗尽,到那时,也只能是以为他骤然失去了母亲,因而接受不了事实,才会如此”

  “可,可这又是何人所为呢?”

  “事到如今,还是不肯自己站出来么?”

  太后没有理会德妃的话,而是端起了的茶杯。

  杨元风在回完话之后,也就在太后的示意下领着五皇子离开了。

继续阅读:第十八章:不出手则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尘封那年:恩慈未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