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不出手则以
潇可乐2019-05-19 09:482,309

  杨元风在回完话之后,也就在太后的示意下领着五皇子离开了。

  太后的一番话说完,众嫔妃们都面面相觑。

  除了真正下手之人,谁也不知,到底是谁竟敢将手伸进太后的宫殿里。

  只是,在场的人中,有一人的心思根本不在这里。

  不仅仅是因为这件事与她无关外,更是因这里有一个人的存在。

  那个人的存在,竟让她一时之间不知该是喜还是忧了。

  “德妃,虽皇帝已即位俩年,但至今未立后,而因你是众妃之首,这后宫之事也就交与你来料理,哀家也是寄予你很大的期望,但,如今你却是叫哀家失望之极”

  太后说完,便将手中的茶杯重重摔在了桌上。

  众嫔妃也是因此一颤,为首的德妃更是直接双膝跪在了地上。

  “太后,此事却是臣妾失察,臣妾甘愿领受一切责罚,但请太后您不要动气,免伤了身子”

  “来人,将瑜嫔带到哀家跟前来”

  “这,这,太后您这是何意啊?”

  “哼?事到如今你还敢问哀家是何意?”

  听着被太后点了名,这瑜嫔立马慌了神。

  只见俩名太监朝她过来,将她架起,而后便是毫不留情的将她拖到太后的面前。

  “嗔太妃,这瑜嫔不知哀家何意,你且给她说道说道”

  “太后,您这不是拿妾身开玩笑了么,这瑜嫔自己都不知自己犯了什么错,妾身又怎能得知呢?”

  虽在太后点到这嗔太妃时,也有俩名太监朝她走去。

  但她毕竟是太妃,此时对她还动不得粗。

  而这嗔太妃的神情,也是瞧不出一丝紧张,与那瑜嫔的慌张神情正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瑜嫔,你可好生瞧瞧,这便是你忠心侍奉的主儿,哀家在给你一次机会,若今日你自己道清了事由,哀家也好去皇帝那求情,免你一条死罪,可若……”

  太后这话虽是对瑜嫔说的,可她那视线却是扫向了一旁的嗔太妃。

  “太,太后,此事确实是嫔妾所为,是嫔妾借着嗔太妃的名义,不知天高地厚地将手伸进了太后的宫里,但嗔太妃确实对此事不知情,此事只嫔妾一人所为,与嗔太妃无关,还请太后只责罚妾身一人,切莫怪罪嗔太妃”

  “你倒是忠心”

  “你,你,枉费我一番苦心安排你在皇上身边伺候着,你怎的就生了此等龌龊之心”

  太后的一句话还没说全,一旁的嗔太妃就连忙走了出来。

  先是指着跪在地上的瑜嫔说道一番,而后自己也是跪了下去:“太后,瑜嫔虽是妾身举荐给皇上的,但妾身确实是不知这瑜嫔竟有胆子犯糊涂之事啊”

  “罢了,虽事实如何,哀家都很清楚,但事到如今,你们还不承认,那便只好一道去了慎刑司吧!来人”

  太后的一声令下,便有四人上前,将那嗔太妃,连同瑜嫔一起拿下。

  “太后,太后!”

  俩人不断的喊着太后,想要请求太后开恩,可太后却是道:“别让她俩吵了这宫里的清净”

  只一句话,底下人的下人便是明白了何意,拿出俩团布,直塞进了二人的嘴里。

  俩人开不了口,无论怎么哭喊怎么挣扎也是无用,只得任由着被拖去慎刑司。

  “今日这一番可都瞧见了?哀家不管你们平日里,私底下是如何去争皇帝的宠爱,但若是要有人再胆敢伤害哀家的皇孙,只要查出是何人所为,哀家不管她是谁,必定是要她九族都下去给哀家的皇孙陪葬!都听见了吗”

  “听,听见了”

  众嫔妃和太妃们都还跪拜在地上,经方才一事,此时更是心惊胆战。

  “还有,哀家已请了皇上的旨意,将你们这些太妃都遣去行宫里,有皇子的可去皇子封地,但你们可千万不要怪皇上,反而得多想想是谁,让你们能苟活至今的”太后说着,起了身,一步一步的在跪拜的妃嫔旁边走着。

  她方才是想给那瑜嫔一个机会的,只要她说出是嗔太妃指使,她大可以留下一条命。

  毕竟太后在这个年岁了,也不愿自己的手上,在沾上任何人的鲜血。

  谁知那瑜嫔竟是冥顽不灵,一口就认下了罪,还说与嗔太妃无关。

  那便只能让她俩都入了慎刑司了,真真是白费了她的一番苦心。

  “可有些人,非但不珍惜,却是想着法的去破坏,哀家真是不明白了,你们这些太妃膝下的皇子那个不是封了王,赐了封号的,皇上对你们如此宽容,可换来的是什么?是嫉妒,是怨恨,是陷害!今日你们不论是嫔妃也好,太妃也好,都给哀家听着,谁若再胆敢在哀家的眼皮子底下犯事,休怪哀家手下不留情!”

  “妾身谨遵太后教诲”

  “嫔妾谨遵太后教诲”

  “臣妾谨遵太后教诲”

  “都起身吧”

  “谢太后”

  “德妃,近日接连发生的事情,确实叫哀家对你太失望了,因此,这段时间你也不必在作手与后宫之事了,好好在自个宫里反省吧!”

  太后围着众嫔妃走了一遭,又回到了德妃的跟前,瞧向她的眼神,慢慢的失望。

  “是,那臣妾先告退了”

  德妃退了下去,太后转身又是一挥手。

  那些太妃的身旁便是多了几个太监和几名侍卫,接着太后便道:“众太妃们,便由他们替着收拾收拾,赶在宫门下钥之前出宫吧!”

  “这……”

  几个太妃你瞧瞧我,我瞧瞧你,一时间各怀鬼胎。

  这太后久不理后宫之事,没想到今日一出手,便是要将她们赶出宫去。

  这明面上说的好听,是向皇上请了旨意,可是看着这架势,分明是要赶她们走。

  但毕竟太后都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份上了,她们若不走,怕是会与方才瑜嫔与嗔太妃的的下场一般。

  此时太后有着皇上的旨意在手,她们也就只能见好就收了。

  几为太妃相视一眼,谁也不愿做出头鸟,便只好都向太后行了礼退下去了。

  而留下来的嫔妃们此时也都还低着脑袋站在原地,楞是敢抬头的。

  如今已是六月的天,有些怕热的嫔妃面颊上已出现了汗珠。

  但没有太后的话,她们谁也不敢轻易乱动。

  直到太后在瞧不着那些太妃的身影后,才道了一声:“慎嫔,哀家听说月前你举荐了一人侍奉皇帝,可为何迟迟不见此人来给哀家请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尘封那年:恩慈未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