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沙松之去处
潇可乐2018-09-27 09:242,438

  “那是自然”常彦回笑,也将自己的手搭在了德胜的肩膀上:“咱们是兄弟嘛,当然要一起走了”

  这次被点走的阿子有二百八十余人,阿母有三百二十余人。

  经过一天得整顿后,现如今都挨个排在了阿母大院外。

  依着次序,一个一个的上了护送他们进安城的马车。

  此刻在院外,也有不少寻常百姓起了个大早,就在此候着了。

  其中有不少是来凑热闹的,而有些人则是来送行的。

  因为他们当中有不少人,都将自己的孩子送进了这阿母大院。

  不论是迫于无奈,还是想借此还些银两也好,终归是自己的骨肉。

  虽然,他们不知,这众多人中,到底谁是自己的孩子。

  但还是依旧会在每年安城选人时和官家提人时,只要自己能来的,就一定会过来瞧上一眼。

  “今年这人数比往日多了不少”

  人群中有一人瞧着今日这踏出阿母大院的人,叹道。

  “是啊,听说是安城前不久发生了一件大事,让这阿母大院的人折损了不少哩”

  虽然这件事在发生之后,安城的保密工作也做的还算到位。

  但这世上,从来就没有透风的墙。

  况且,这阜阳城在梁国所有的城池中,也是能排的第三的位子。

  排在第一的则是安城,是历代皇上所居的城池。

  排在第二的则是梓菱城,这个城池是地理位子最好的城池,位于安城的左方。

  而这排在第三的就是阜阳城了,位于安城的右方,算是经济发展最好的一处城池。

  另外还要介绍一下排在第四的城池,也不容小觑。

  排在第四的城池为梨园城,也是梁国的百年老城。

  身为梨园城中之人,没人不会唱戏。

  就如身为阿母大院里的人一般,注定是要为奴。

  整个梁国不论谁家要搭戏班子唱戏,请的一定是梨园城中的人。

  而要为府上添奴才,就一定首先是阿母大院之人。

  “出了这阿母大院,以后的路怎么走,还是他们自己的决定,纵使这阿母大院设立,就是为了防止一些卖主的奴才,可也难保一百人中,不会有一人会生了坏心思。”

  “是啊,这世道,有了名和利在眼前,谁能保证谁不会做出什么大逆不道之事呢?”

  “行了吧,你俩就少说俩句,这太阳都快出来了,我们还是回去把,可别再晒了二位哥哥了”

  “大家都按着顺序,一个一个上马车,动作也都快点,别等太阳都下山了,还没出发”

  张管事瞧着阿子与阿母一个接着一个的出了阿母院,便在一旁大声的嘱咐道。

  在瞧着一人后,便低声对站在自己身旁的德胜说了一句话,而后就进了阿母大院里的一个房间里。

  那德胜也便超他方才瞧过的地方走去,片刻后将一人带到了他所在的房间。

  “是沙松?”

  “回,回张管事,是小的”

  见德胜将人带过来后,张管事便问了他一句。

  沙松也便唯唯诺诺的道了声是,连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自从他虽被点了出安城,却没分配之后,他就一直觉得不安。

  这俩天夜里,也都没睡好觉。

  现如今,整个人都比之前憔悴了不少,甚至连黑眼圈都出来了。

  刚刚德胜公公说张管事的唤他时,他的心就更是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知道吾为什么没将汝分配吗?”

  沙松听后张管事问他后,连忙摇头。

  张管事又继续道:“别以为汝那日叨咕的几句话吾没听到,按例,汝是要和那李文备一个下场的,但汝知道,吾为什么没这么罚汝吗?”

  听到张管事所说,沙松晃了晃眼珠。

  虽然迫于张管事的压力,他显得很紧张,可他的脑袋转的还是很快的。

  心想到,莫不是这张管事有什么特殊的差事要吩咐他去做?

  不然,又为何会唤他来这没有外人瞧见的房里?

  “张管事有什么吩咐,小的听着”

  “到也没什么事,只是觉得,定是不能让汝进了安城,否则来日,不知道要掀起多大的风浪,所以,吾有个更好的去处给汝”

  沙松的回答,显然也是证明了张管事心中的想法。

  这孩子,不是个省油的灯,

  若真是让他进了安城,以他这般心性,无论分配去了哪里,定是要闹出一些事的。

  “这……那……张管事的是要小的去何处?”

  张管事的话让沙松很疑惑,即不去安城,也不让他留在阿母大院,那是要他去何处?

  难不成,要想要了他的小命不成?

  张管事并没有直接回到沙松,而是示意了德胜,让他将人带过来。

  这沙松见张管事许久不开口,就连忙掀了衣袍,跪在了张管事的脚边。

  “张管事,您大人有大量,绕了小的一条命吧”

  见沙松以为自己会要了他的命,就连忙跪在自己的脚边。

  张管事摇了摇头,却依旧是没有开口。

  而是在德胜将人带过来后,才说道:“顾管家,这便是吾为顾公子挑的人,你且带回去吧”

  被德胜带来之人是顾家的管家,他进了门后,就瞧了瞧跪在地上的沙松,示意自己的手下,将人扶起。

  “张公公很守约,我们这差事也越发的好办了”

  “其实,阿母院也都有给顾家分配人的,为何还要从吾这走一道?”

  “都这数十年了,我还道张公公是明白人呢,这自然就是上一任的孽得你这一任来还咯,这么简单的道理,还需我来教公公吗?”

  在场的一共有六人,但能听都张管事与顾管家对话的人,便只有张管事,和顾官家以及他的俩个手下。

  至于德胜和沙松俩人,则是云里雾里,不知二人所云。

  “还有,顾少此次还让我来问问张公公,有没有物色好你的接承人呢?”

  张管事没有回话,而是以眼神瞧了一直站在一旁的德胜一眼。

  那顾管家也便知道了,就说道:“该吩咐他的,你可都得吩咐清楚了,如若他不愿,你可得抓紧另外寻人”

  “顾少要如此下去到什么时候?”

  “那就不是你能过问的事了,好了,时候也不早了,我就带他回去了”

  这顾管家说完,就转身出了门。

  俩个手下将沙松待着,一起走了阿母院的后门。

  沙松一直很想问一句到底是怎么回事的,但方才他一直都插不上嘴。

  直到他被人待上了马车后,他也得以开口,“顾,顾官家,这是,要去哪啊?”

  “到了你就知道了”

  瞧着沙松这番模样,顾官家也是懒得搭理他,回了他一句后,就闭上了眼睛。

  沙松见此,也就没敢再开口问他了。

继续阅读:第十四章阿子掌管的顾家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尘封那年:恩慈未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