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阿子掌管的顾家
潇可乐2018-10-02 22:332,251

  沙松见此,也就没敢再开口问他了。

  “师,师傅?方才那些话,是什么意识?”

  见张管事在哪顾管家将沙松带走后,就一直在盯着一个地方不动,德胜便开了口问道。

  “哎,孽啊,孽啊”

  张管事叹了口气,摇着头,德胜却是更加的疑惑了。

  “汝知道那顾家是什么情况吗?”

  德胜摇了摇头,表示不知,而且这官家的人,一向都是由阿母大院直接分配出去的,所以他对顾家是一点了解也没有。

  “吾已认定汝是下一任的管事了,一些事情,也该是告诉汝的时候了”

  他一边说着,起身走到了德胜的身边,语重心长道。

  “师傅……这……”

  听到张管事说任命自己为下一任管事,按照平常人来说,肯定欢喜不已。

  但德胜却不这么觉得,他不认为管事一位是多么容易的,便想开口推辞,但张管事却打断了他。

  “早在数十年前,吾这位子还是一位李姓之人的,那李姓也不知是什么时候,与那顾家老爷有了交情,更是为了自己日后出安城的事铺路,是百般的讨好那顾家老爷,后得知顾家老爷有一特殊的癖好,喜娈童不喜女童,便是不顾阿母大院的规矩,明着将许多阿子送去了顾家为奴,实际是为了迎合那顾家老爷的爱好,其中一个阿子也不知是用了什么法子,竟让顾家老爷甚是喜爱与他,如今更是成了顾家掌家之人,可自打他成为掌管顾家之人后,便是讹上了每一个任职管事之人,他不要明面上送去的阿子,而非得要以这种方式将人送去,每年一次,一次都不得拉下,所以德胜……”

  “所以师傅的意思是,将那沙松送去,是成那顾家的娈童?而且还要小的日后也照做?”

  在张管事与他说这些话之前,他一直认为张管事是一个是非分明之人。

  如今,听了他这番话,是大大颠覆了张管事在他心目中的形象。

  他不敢相信时间还有如此荒诞之人,更加不敢相信,自己一直追随的人,尽然会做此等不耻之事。

  他现在也才明白,方才张管事与顾家管家的对话是什么意思了。

  张管事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那就没有想过将这件事报与余太娘,又或者经官府报给朝廷吗?”

  “想过,但那顾家的势力确实不容小觑,一来,上一任余太娘并不敢插手此事,二来现任余太娘虽知此事,也管过,但不是以她的能力就能做到的,更何况她后来进了祠堂,三来,那顾家向来与官府的县令交好,只有一任清廉县令不收顾家的好处,阿母院便就将此事报了他,而他也管了,但最后落得了个死无全尸的下场,到后来,不论是那一任县令,再都不会冒着生命危险,有钱不赚,去开罪顾家了,至此这事也便只能顺着那顾家的意思来了”

  “此事太过荒诞了,师傅……”德胜听张管事把话说完后,就邹着眉头瞧向他,一边说着,一边摇头:“徒儿对您太失望了,这管事之位,吾不做也罢,您还是另找他人吧”

  说完,他便向门边走着,但是张管事叫住了他:“知晓此事的人,不做管事便是死路一条,汝可得想好了再回答吾”

  “师傅您!”德胜转身,一脸失望的看向这个平日里他最尊敬的张管事,为何忽然间觉得,他竟是这么的陌生,“您这么做,可是在将徒儿往死路上逼啊”

  “做不做与在于汝,但活不活也在与汝”

  张管事留下这句话后,便错过德胜,离开了这个房间。

  留下德胜一人,在此呆立半天。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从前他是有多么佩服张管事,如今就对他是有多么的失望。

  那个曾经说一切都得循着规矩来的人,而且也一直是最守规矩的人,又如何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难不成,是因不做管事,便只有死路一条吗?

  为了自己能活,便将他人推进火坑里吗?

  那么他呢,他也会成为张管事这样的人吗?

  昨天他才与常彦约定了,以后的路要一起走的,如今是要抛下他吗?

  难道,就真的没有别的解决之法了吗?

  转眼已到了晌午时刻,阿子和阿母们也都全部按着顺序上了马车。

  待稍作整顿后,马车便开始向安城方向行驶,带着阿子和阿母们开始他们的另一个人生。

  这边,顾家的马车也从车门行驶了进去。

  “顾少,人带来了”

  沙松在顾官家的带领下,七拐八拐的进来到了顾家的后花园。

  直到这一刻,他的脑袋都还是蒙的,而且连带着还有一些不安的情绪。

  双手直直的垂下,低着脑袋小心翼翼的跟在顾管家的身后。

  其实方才在知道他是顾管家之后,他就一直在想一个问题。

  这个顾家会不会是阜阳城中,那个由阿母院的阿子掌事的顾家。

  如果真的是,那,那他岂不是大难临头?

  对于阜阳城中的顾家,沙松也算是有所耳闻的。

  阜阳城中共有十户顾家的门户,其中唯由从阿母院出去的阿子掌管的顾家,为最大。

  至于其他,都是宗族旁之。

  他不会是这么倒霉,被送到了这权势最大的顾家家中吧。

  沙松如此不安的想着,不过一会就感觉到有一冰冷的东西,正抵着他的下巴。

  顺着这冰冷的东西一起传过来的,还有一股他不可抵抗的力量,将他的下巴托起。

  “这姓张的,可越来越会糊弄事儿了哈”

  沙松的头一抬起,迎面对上眼的是一手握长剑的男子。

  那男子手中剑的另一端,正是抵着他下巴之物。

  只见眼前这男子眉目清秀,面色也比寻常男子白了不少。

  一头乌黑秀发没有与旁人一样盘起,而是随意披落,露出的是额中的美人尖。

  身上也只着一件并未穿戴整齐的白色里衣,男子的胸膛就这么露在他的眼前。

  “你在瞧什么?”

  沙松盯着眼前的男子打量了半天,就此片刻间心里已经闪过了万般的想法。

  只不过,被男子的一句话给打断了他的思绪。

  “没,没……没瞧什么”

  “大胆,见了顾少还不跪下行礼”

继续阅读:第十五章沙松为顾十七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尘封那年:恩慈未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