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沙松为顾十七
潇可乐2018-10-12 17:042,264

  “大胆,见了顾少还不跪下行礼”

  沙松一句话说的是结结巴巴的,还没等他反应过来。

  一旁候着的顾管家就喝了他一声,吓的他一个激灵。

  反应过来后,立马跪了下去:“奴才沙松见过顾少”

  这,这不会就是他所想的那个顾少吧?

  只因这顾少二字,只是他一个人专有,旁人都不可叫得。

  那,张管事将他送来,又有何意?

  他想起方才在阿母大院时,张管事问顾家管家的一句话:“其实,阿母院也都有给顾家分配人的,为何还要从吾这走一道?”

  是啊,这到底为何?

  方才听着二人的话,他就已经是一头雾水了。

  此刻,更加是所有的不安都涌上了心头。

  “奴才?管家,告诉他,他是什么身份”

  顾少听沙松自称奴才,冷笑了一声,后收回手中的剑,转过身去。

  顾管家朝着顾少应了一声后,就转过对沙松到:“你如今来到顾府,便是顾府第十七个娈童,至此后称十七,可明了?”

  “娈……娈……”沙松听到娈童二字,是惊的连下巴都合不上了,这娈童二字也并未说全。

  他不可置信的瞧向那顾管家,仿佛是想问他,是不是他说错了,又或者是自己听岔了。

  可也是这时,他才注意到,顾管家的身后,房廊前,竟站着数名男子。

  这些男子,个个都低着头。

  但因为他是跪着的,所以,以他的这个角度,很容易看清这些人相貌。

  其中有不少人的面庞竟都是那么的熟悉,却又一时想不起名字。

  他的视线扫到一旁,又发现还有一男子坐在秋千上,俩个男子在他身后轻轻的推着他。

  在旁边,是一男子在抚着琴,一男子吹着笙。

  方才他走进来时,心思根本就没在这,因为也并未曾注意到。

  可如今,眼前的这一幕,简直让他叹为观之……

  “没错,从今儿起,你就是顾少的人了”

  “这……这……这不是真的,怎么会如此呢?”

  沙松怎么也不敢相信,他竟然会成了顾家的娈童。

  不可能,他一定是在做梦。

  “事实就是如此,管家,找个人在这看着他,让他跪上三天三夜,一滴水也不许进”

  顾少说着,将自己手中的剑随意往地下一丢,便走开了。

  他一要离开,那些方才站在房廊之下的人,也都一道跟在了他的身后。

  抚琴之人停下了自己手中的琴,吹笙之人也停下,荡秋千之人也下来,一道跟在了顾少的身后,出了这个院子。

  “是”顾管家向着顾少离开的方向行了礼,而后又道:“顾房,顾然,你俩在这里轮流看着他”说完后他也就离开了。

  虽平日里沙松的脑袋比谁反应都快,可此刻这件事,却是让他无论如何都接受不来。

  也反应不过来,他怎么就成了顾少的娈童。

  又怎么就要被罚在这里,跪上三天三夜呢?

  “别以为汝那日叨咕的几句话吾没听到,按例,汝是要和那李文备一个下场的,但汝知道,吾为什么没这么罚汝吗?”

  张管事方才在阿母大院与他说的话,又一下都涌了出来。

  “难不成,他是因为听到我说的那些话,所以将我送来这里?”

  “怎么会是这样的?不能是这样啊”

  “谁能告诉他,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沙松一下瘫坐在了地上,嘴里喃喃的念叨着。

  “沙松,沙松,喂,沙松”

  “十六爷,您这是做什么啊,还不快跟着顾少去,小心受罚”

  “没事,我认识他,就与他说俩句话,劝劝他,你们也好省心了不是么”

  方才顾少离开时,只有一人没有跟上去,便是去年入了这顾府的十六。

  可虽说他已经是顾少的人,在这顾家也有一定的地位。

  但除了吃穿方面,其他一概都不及下人。

  就如这顾房来说,虽是表面上对这顾十六表现的恭敬,但话里话外的,却是各种讽刺之意。

  但对于现在的顾十六来说,一俩句冷言冷语以算不上什么大事。

  顾十六说罢,顾房撇了撇嘴,一脚就踢在了跪在一旁的沙松身上。

  “想什么呢?没听见十六爷喊你呢?瞧你这贱样”

  瞧着顾房踢了沙松一脚,顾十六也只能是看着,不好开口说什么。

  他说沙松贱样,其实也连带着说了他一嘴。

  平日里,他自己也没少受下人的欺负。

  他们这些人,都只是表面上的风光,实际却是比下人都不如。

  他连自己都护不了,又如何为沙松开口呢?

  如今,他倒是宁愿被净了身分去安城做奴役了。

  可惜,命不由己。

  他这一生,也只能是待在这顾家大院里了。

  沙松在被顾房踢了一脚后,也回过了神,只是神情还有些恍惚。

  “沙松,你可还记着我?”

  “你,你是”沙松抬头看向顾十六,疑惑道:“你是,莫不是常……常锡?”

  沙松看着他,脑海里回想着,终觉得他面熟。

  不敢确信自己心中所想,只是小心翼翼道,但顾十六却是给了他肯定的答案。

  “对,我是常锡,你还记得就好”

  “你……你怎么?”

  “沙松,这都是命,你得认,也得要记住,自今日起,你便是顾府的十七了”

  “不,我不要做什么十七,我……”

  听顾十六说让他认命的话,他想都没想,就否决了。

  但还没等他把说完,一旁的顾房抬腿就又是一脚踢在了他的身上。

  并唾了一口,道:“今日你既进了这顾府的大门,便生是顾府的人,死是顾府的鬼,那由得你想与不想!”

  “是啊,以后你就是顾十七了,可莫再想这些,还有,从前也有人与你一般想,也付出了实际行动,但到最后,不但是丢了性命,甚至最后连死了也没能出这顾府的大门,十七,是死是活你可得想好了”

  见沙松如今这般,与他刚进顾府时,没什么俩样。

  不同的是,他比沙松胆子小,这些话,只敢在心里想想,万万不敢当着众人的面说出来。

  他说完,也便转身离开了,是死是活的决定,还得沙松他自己想明白。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尘封那年:恩慈未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